《权路巅峰》
第77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望海县虽然是属于沿海县市.但是却属于沿海经济塌陷区域,是沿海县市中少有的经济欠发达县,其实不仅仅是望海县,整个靖城市经济在江北省来说.都属于最落后的地区.为了扭转这个局面.从前几年开始,靖城市主要领导就提出了要跨越式发展.确立了五年任务四年完成的宏伟目标.可是呢,要扭转靖城市整体经济贫穷落后的局面又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靠本地工商企业,下面各县市根本完不成上级的布置下来的税收任务.最后就只有采取买税这种手段了.

  望海县也是这样,也是按照部门把税收指标分到各部门各单位,然后再由各部门各单位分解下去,层层分解,最后落实到个人,每个干部职工都有相应的税收任务,至于怎么完成这个任务.就只有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了.
  其中望海县工商贸口,是望海县税收任务的大头,分去了全县整个税收任务的近百分之八十.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本来工业商贸就是缴税的主体大户.承担将近百分之八十的税收任务也在情理之中.可是问题是,望海县这些企业经营状况非常差,实际缴纳税款最多也只占任务数额的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说,还有将近百分之四十总额高达一千五百万的税收任务,就要靠工商贸口这些干部职工去想办法完成了,也就是说,只有通过"买税"这种方式来完成任务了.

  可是税收这东西,并不是说你想买就能买的到.需要完成税收任务来粉饰政绩的地方非常多,而税收充裕的地方却只有那么几个有限的地方,你买我买他也买,自然难免僧多粥少,有些地方即使手里拿着高额手续费,也不见得能够买到水源,就好比望海县现在的情况.
  而望海县这里,税收任务又是与工资奖金乃至个人的升迁挂钩的.完不成买税任务,非但个人升迁问题不考虑,而且工资奖金一律按比例减发.就拿望海县工贸口来说,到目前只完成了买税任务的百分之二十,也就意味着他们这些干部职工,平均只能领到百分之二十的工资,什么时候补足任务额度,什么时候再补发剩余的工资.这可是要了老命的东西,自己领不到足额的工资养家糊口不说,在单位更是会被下面那些少拿了工资的干部职工指着鼻子骂娘  !明明是领导,却落得跟灰孙子一样.

  这些情况,包飞扬在靖城市的时候就已经通过白光明的堂弟白光辉了解的一清二楚.白光辉是望海县后沙乡财政所的副所长,他通过白光明的引荐到市委小招来看包飞扬,也算是提前烧冷灶.包飞扬才二十四岁就是副县长了,未来前途必然不可限量.白光辉如果能够攀上这层关系,那么将来自己的地位必然会随着包飞扬的升职而水涨船高.
  不过白光辉给包飞扬介绍望海县的情况时,却也留了埋伏,并没有把焦梦德的强势讲出来.毕竟在白光辉看来,包县长太过于年轻,万一他不小心把自己告诉他那些关于焦梦德的话讲出去,以焦梦德的做派,他白光辉还要不要在望海县混了?
  但是即使白光辉有所保留,但是对于包飞扬来讲,所获得的信息也就足够了.尤其是买税这一块,对于熟谙商业运作的包飞扬来讲,自然是一个重要武器.这时候既然焦梦德有意给他难堪,包飞扬当然要拿出这个重要武器进行还击.
  "在这里,我给大家透个底.就我个人来讲,引进五六百百万投资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距离咱们工商贸口一千二百万任务缺口,还有不少差距.所以我计划引进的五六百万投资任务该如何分配,就看各部门的表现了!"
  硬邦邦地撂出这句话后,包飞扬目光炯炯的扫视着会场.

  会场上一片哗然!
  了不起!太牛叉了!
  所有人都的在惊叹!怨不得人家年轻轻的就可以当上副县长了,能够弄来**百万税务额度,这样的人才什么地方不抢着要啊?那个临县不是有个什么副局长,本来只是一个副科虚职,就因为从东海市弄来了两百万税收任务,不是一下子提拔到副县长的位置上去了吗?
  不过在惊叹的同时,更多人在骂娘!在骂自己单位一把手的老娘!你他奶奶的跟着焦梦德走的倒是痛快.现在包县长这五六百万税收任务要看着各部门的表现来分配,你太奶奶的这一提前离会,恐怕连一根毛也分不到了吧?奶奶的,本来即使平均分配,也能保证至少一半工资到手,现在全他娘的泡汤了.
  可是一把手都留在会场的那一十三家企业的干部却欣喜若狂,连声夸赞自己的领导有水平,屁股坐得住.这种情况下,本部门的税收任务不说足额完成,包县长怎么着也得给弄个百分之**十吧?这下子好了,在连续十六七个月只能领百分之二三十工资的苦逼生活之后,终于可以在老婆孩子面前硬气一回了!
  把下面的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包飞扬嘴角上露出一抹微笑.对他来说,即使足额完成一千二三百万税收任务也不算什么难题.可是如此一来,又怎么可以奖近罚疏呢?而只完成五六百万税收额度,就可以很好地完成对分管部门的分化拉拢.一句看表现,就足以让围聚在焦梦德身边的庞大队伍分崩离析.毕竟这么多正科级的企业领导,能够再进一步的只是极少数,大部分这辈子也就在正科级干部上终老了.这个时候,经济利益的诱惑的作用显然要大于虚无缥缈的升职,更何况对他们来说,如果不能让下面的干部足额拿到工资,下面的干部职工闹将起来,他们自己的位子也并不牢稳.焦梦德毕竟只是县委副书记,在望海还不能一手遮天,到时候真的场面太难看,焦梦德并不见得能够保住他们!

  这时下面一些干部已经急红了眼,少部分有手提电话的,已经拼命在拨打单位一把手的电话.没有手提电话的则起身就往外跑,要去找单位一把手回来,看看能不能做一些补救,挽救一下在包县长心目中的印象!
  “什么,姓包的说他能弄来五六百万财税收入?”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这五六百万名义上是招商引资任务,实际上是分摊下来的财税收入,就算以增值税全税百分之十七的税率计算,五百万税费对应的产值就是小三千万,这还是半年的数字。要知道,望海县这几十家县属企业加起来,半年的产值也不过三千来万,包飞扬这样一个年轻人,初来乍到,凭什么就能完成这样一个在他们看来完全不可能的任务呢?
  也有些人想到包飞扬的来头,这样一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就能够担任实职副县长,在县政府班子当中排名第四,仅次于县长和常务副县长,显然是有些背景的。也许五六百万税费对他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但是对于包飞扬这个有来头的副县长,或许就不叫个事儿。再者说来,包飞扬虽然年轻,但是毕竟是实打实的实权副县长,又是在县属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大会这种特殊场合,又怎么可能信口开河呢?如果心里没有一点把握,敢硬邦邦的撂出这番话吗?所谓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