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5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深吸一口气,道:“我一定尽力,明天见面再说吧。”
  第二天下午下班后,张文定前往武云订的餐厅,两个人坐在包厢里,让服务员出去了,有些话,不适合让别人听到。

  “你怎么会突然起了这个愿心?”张文定看着武云,脸上神色怪异。
  武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那次你去我们家,我说过要去支教,当然只是想去,但并没有放在心上。后来一段时间,也是懵懵懂懂,就在前两天,我才真正明白,这是起愿心了。”
  张文定嘴巴歪了歪,道:“搭把手。”
  搭把手就是稍微切磋一下的意思。

  武云坐着没动,只是点了点头,道:“你来。”
  张文定和武云刚认识的时候,武道修为是差不多的,但张文定还是略胜半筹,后来武云得到了吴长顺的指点,则隐隐压过张文定一头。再之后,二人之间的比斗,互有胜负,由于不是生死相争,倒也难以看出哪个真正厉害些。
  不过,不管二人之间到底谁更厉害些,张文定都不认为武云能够坐在椅子上不动接下他的攻击。只是,既然武云敢这么托大,想必她的修为最近是突飞猛进了。
  他没有急着出手,而是脚步慢慢移动,从武云左侧转到了右侧,脸色越来越凝重。他发现,不管是在哪个方位,也不管他从什么角度出手,似乎都不对,仿佛只要他一出手,武云就能够随时反击,并且会直击他的破绽。
  这种感觉很怪异,让张文定相当难受。
  以前和武云搭手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难道这就是一种全新的境界?
  光想也没有用,张文定到底还是出手了。
  他脚下一错,一拳奔向了武云肩头。这一拳的角度取得相当巧,并非攻其必救,却又让武云按现在这个姿势的话,不会那么容易就招架得住,若要反攻的话,那她必然会站起来。可要是站起来了的话,那她先前那么托大的坐着,就没有意义了。
  然而出乎张文定意料的是,武云居然真的就坐着没动,既不躲,也不还击,甚至连招架都没有招架,任由他的拳头落在了她肩上。
  只不过,拳头是落了上去,但拳头上的力道,却被武云给卸掉了。这种卸,并非以前他和她交手的时候那种技巧性的卸,反而更像是她本身的一种本能。

  张文定收回拳,愣愣地站着,惊疑不定道:“一羽不加,一蝇不落?”
  一羽不加,一蝇不落。
  这是一种武道境界,是指武道修为高深到了任何东西接近身体的时候,身体都能够及时作出反应的一种境界,传闻当年太极宗师杨露蝉就有这种境界,能掌托麻雀,但却让麻雀起飞的时候在掌中借不到任何力,再怎么扑腾翅膀,都飞不起来。
  武云点点头,脸色平静,看着张文定,道:“现在,能够答应我了吧?”
  “你一心习武,心无旁骛,能够比我先行一步……倒是我,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啊。”张文定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有些失落地感叹。
  以他现在的心境,工作上的成败、职务上的升降,都很难让他生出这样的失落之心,可是武道这方面,却是他执着的一个心结。

  “正因为我以前心无旁骛,没有真正的社会经历,缺少红尘历练,所以这一次,机缘到了,却也卡在这儿不上不下,只差临门一脚……”武云摇摇头,道:“我隐隐有种感觉,这次愿心一了,便会境界全开。”
  “嗯,我明白了。”张文定点点头,正要答应下来,马上又道,“这个情况,你只要给你爸妈一说,他们难道还会不放你走?”
  武云翻了个白眼,道:“第一,他们不一定能够理解这是怎么回事;第二,就算他们能够理解,但也不会相信,还以为是我为了出去编故事骗他们呢。”
  这个话就让张文定相当无语了,只能点点头道:“行,到时候我帮你说。不过,他们不相信你,也不一定就会相信我吧?”

  武云道:“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相信你肯定多过相信我。”
  张文定点头,暗想这个事情,看来自己是必须要帮武云了,实在不行,就找武玲,想必武玲的话,在武贤齐和曾丽心里,还是很有份量的吧。
  菜很快上来,吃了个半饱的时候,酒也分掉了一瓶之后,武云又说事了:“其实今天……是有个事情和你说说的。”
  “嗯?你说。”张文定就不明白,这丫头怎么就那么多事呢?
  武云看着张文定,迟疑了半刻,道:“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找个男人结婚?”

  还好这时候张文定没往嘴里塞东西,要不然肯定得喷出来。
  他不解地看着她,不确定地问:“你是说……结婚?找个男人结婚?”
  武云黑着脸道:“结婚怎么了?就只准你结婚,不准我结婚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结婚了,那黄老师怎么办啊?”张文定摆摆手,还准备再说点什么,可看到武云那仿佛要杀人的目光,赶紧识趣地闭嘴了。
  武云是女的,黄欣黛也是女的,两个人在国内是没有办法结婚的,要结婚,就只能找男人结了。而至于结婚之后,她们两个人想好的话,还是可以继续好,相信她们的男人也不可能管得住她们。
  所以说,张文定问的那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唯一的作用,就是让武云更加恼火和生气。
  嘴角歪了歪,张文定果断换了个问题:“你不是不喜欢男人的吗?”
  武云也是相当纠结:“我爸妈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我就算是装装样子假结婚,也要让他们心安啊。”
  这个理由,真的是再强大不过了,张文定就点点头,道:“那就找个人结呗。”
  武云道:“可我又不想结。”
  张文定道:“不想结,却又要考虑这个问题,你这个念头难得通达,对修行不利啊。”
  “这个跟修行无关,愿心发端不在这儿,没多大影响。”武云摇摇头,想了想,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去?”

  “出去?去哪儿?”张文定不明所以。
  “难道你还想在地税局上正处啊?”武云问了之后,不等张文定回答,便又点点头,道,“在地税局上正处也不错,上了正处再放出去,可以直接当县长了,反正你也在区县干过,不缺基层经验。”
  听到她这么说,张文定就心里一动,难不成武贤齐准备要把他从地税局给弄出去了?
  他笑着道:“你这个设想不错,不过……我今年才到的地税局,怎么可能马上又调整?”
  “这有什么,有人还四年八岗呢,平均半年一次调动。”武云撇撇嘴,不以为然道,“再说了,也不是要你现在就走,等小姑生孩子,坐完月子,怎么着都到明年了。”
  明年调动吗?张文定点了点头,这个倒是个不错的方案。
  对一般人来说,两年换一次工作岗位都是行大运也是压着线了,但张文定知道,对于背景强靠山稳的人来说,在副厅级之前,一年换一次工作岗位,甚至是两年提一个级别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