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5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局里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别说徐浩一个副局长不愿得罪人去改变,纵然是一把手钟少华要改变的话,都是会阻力重重。
  现在的搞法是哪个处室要用车,直接就开走了,如果真的是所有的车钥匙都交还给了服务中心,用车的时候就会造成一些不方便,这些不方便,往往就会被那些处室的人夸大,跟领导诉苦,甚至有时候还会成为逃避责任的借口。
  省里厅局的那些实权处长们,哪个身后没有硬扎的靠山?
  局领导行事,也不能想当然,真要把那些处长们逼得日子不好过了,恐怕局领导的日子也好过不了。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才是真的好啊!
  对于这一点,张文定现在也已经有了非常清醒的认识了。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明白武贤齐为什么会把他放到省地税局服务中心来。
  当初的说法,是对他的惩罚,这个是一方面的原因,但绝对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还是要对他进行磨练,要让他通过在省地税局的磨练中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和见识上的困乏,还有就是,让他真正地融入官场这个圈子,习惯官场中的常规做事手法,学会和领导、和同事和平共处。

  夜深人静的时候,张文定对这一路的经历作过细致的回顾和深刻的反省。
  他在随江开发区的时候所取得的成绩,跟他的能力其实并没有多大关系,主要还是武玲和武云的帮忙,然后徐莹借势高歌猛进,才有了开发区的速猛发展;在随江市委组织部的时候,他更是谈不上有什么工作成绩了,只能说表现得中规中矩,身为副科长,甚至还闹出了跟科长打架的丑事,若不是有武家的背景,恐怕那时候他就要背个大处分了;至于在旅游局的日子,确确实实是干出了成绩,这个不能否认,但干出这个成绩也不能说明他某方面的能力可以,至于综合能力嘛,一下到安青县,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还记得刚去安青任职的时候,他先后就得罪了两个县委常委,那时候还觉得威风无边,现在想一想,他一个新人,既不是县委书记也不是县长,只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居然就那么目中无人,别的县委常委也好,副县长也罢,谁愿意和他深交?
  纵然是他在随江市委党校的同学,当时的安青县委常委邓经纬,虽说关系还过得去,却也不如在市里的时候那么自然,人家不敢跟他走得太近,怕影响团结啊。
  后来,不管是安青撤县建市之前还是之后,他张文定的工作总是干不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刚去的时候已经给人留下了非常坏的印象,在班子中得不到团结的力量,只靠着孤家寡人去奋斗,怎么可能把工作干好呢?
  个人英雄主义,是没有用武之地的,众人搭柴火焰高啊。
  老话说得好,一个人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个颗钉呢?
  现在,他在省地税局机关服务中心,只能管一管车辆,油水最多也只是从修车加油上面想办法,加油现在都是油卡,由车队队长统一管理,他一个服务中心副主任,和车队队长之间还隔了个交通科的科长,堂堂副处级领导,总不能连那点小钱也看得上眼吧?

  何况,他本来就没有在单位捞油水的想法。至于说办公和党务方面,他就更不可能打什么歪主意了。
  所以说,这个位置,对他的磨练来说,还真是最合适的了。
  正如他和赵世豪所说的,地税局是帮省里收钱的,不像那些帮省里花钱的部门,所以也就没有下面市里天天来人总是找他跑项目了,这也是为什么武贤齐不把他放在财政厅、交通厅这些大厅局的关键所在。
  至于他自己要帮别人跑项目,那个又另当别论了。
  只要不是他本单位,跟外单位的相关人员多接触,那也是一种人脉拓展方式,对他以后的发展很有好处。
  如果把他放在一个忙碌又有实权的位置,他恐怕就不会沉淀下来这么想了。他到底还是意识到了,起势得太容易,人往往会不知不觉中变得骄傲啊!
  想通了这些之后,张文定满心苦涩。
  原来,自以为的了不起,竟然比镜花水月还不真实,只是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恍若一场美好的大梦,大梦一旦醒来,所有的一切都化作嘲讽的大嘴,发出难听的音波,用棉花塞住耳朵都能听到。
  佛门禅宗有顿悟一说,张文定就仿佛顿悟了一般。
  回过头再看自己以往对武贤齐的感观,只觉得惭愧不已,原以为武贤齐一直看不起自己,却不料原来他一直都用心良苦。
  一个人想了许久,他又打坐静心了两个小时,终于下定决心,给武云打了个电话:“周末去你们家吃饭,你爸妈都有空吧?”
  这是张文定第一次主动要求去武贤齐家里,武云接到这个电话很高兴,也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也没有多问,很快回答道:“我爸不清楚,我妈肯定有空。”
  张文定也明白,武贤齐这么大的官,虽说吃饭喝酒之类的应酬比那些小官员少了许多,但要操心的事情却多得多了,时间真的不是他们自己的了,别说周末了,就是明天晚上有没有空,现在都说不好。
  能不能见到武贤齐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他主动过去,这个举动是表示他和武家的关系又近了一步,确切地说,是和武贤齐这一支的关系更近了。
  张文定道:“那行,我周末就过去啊。”
  “嗯,知道了。”武云顿了顿,又道,“你明天有空没?”
  “有事?”张文定问了一声,马上又道,“有时间,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吧。对了,早就想跟你说的,过几天我和几个党校同学有个聚会,他们男的有女伴,女的有男伴,就我一个,到时候你帮我江湖救急一下行不?”
  武云道:“这个问题不大,但你得帮我个忙。”
  “你还用我帮忙?”张文定嘿嘿笑道。
  武云一开口就给张文定出了个难题:“帮我说服我老爹老娘……让我去支教!”
  “你还想着这事儿啊。”张文定有点无语,这丫头真是从小没吃过苦,不知道困难生活到底有多难过,支教,支教是那么好支的吗?
  “我一直想着,真不想在家里呆着了。”武云的声音中透出一股无奈的郁闷。
  “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你认为我有那能力么?”张文定笑了起来,“周末去你家,看看你妈怎么说吧。我会帮你敲敲边鼓,成不成可不保证。”

  武云叹息一声道:“我老爹老娘怕我吃苦,可我必须得去。我起了这个愿心,如果不去,心念难以通达,你知道后果的。”
  张文定听到这个话,脸色一正,不得不重视了。
  他没想到,武云的修行已到了这种程度,不知不觉中,他沉溺红尘,而武云却已走在了他的前面。武云现在都已经到了一念动起愿心的地步,这是张文定一直想要却一直摸不到门径的高度。
  不过,他却是相当明白的,一旦起了愿心,那就得去达成这个愿心,如果愿心达不成,轻则修为再无寸进,重则修行根基坍塌,甚至神智混乱也说不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