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6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杰先急了。敲了门进了梁健办公室,站在办公桌面前,犹豫了好一会,终于开口问道:“梁书记,这娄山煤矿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梁健抬头问他:“什么打算怎么办?”
  陈杰说:“罚款的事情啊!”
  梁健哦了一声后,没了动静。陈杰见梁健这种反应,更急了:“难道就这么算了?”
  这回,梁健头也没抬,就是问他:“娄山煤矿的罚款是多少来着?”
  陈杰愣了一下后,回答:“按照方案中的算法的话,是二十三万!”
  梁健听了,又问:“我们欠娄山那边的老百姓多少钱?”
  陈杰又是一愣,回答:“如果安置房那块不算的,大概有两三百万吧。”

  “那相差很远嘛!”梁健说道。
  陈杰还想再说什么,被梁健拦住:“他们不交就让他们拖着吧。给他们的通知中,应该有说明,滞纳金是怎么算的吧?”
  陈杰点头。
  “另外还有什么事吗?”梁健抬头问他。
  陈杰摇了摇头,然后云里雾里地出去了。出了门,站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但又不太明白,要是想靠滞纳金去堵那个窟窿,那得等多久啊!
  三十万的滞纳金当然没多少,可不是还有个按星期来的环保测评嘛!这一笔一笔的,加在一起可也不能小觑啊!
  不过,这法子也不是长久之计。迟早,省里的电话要打到他这边来。看来,自己还是得早做打算啊!梁健抬起头,靠进椅子中,叹了口气。

  一天后,三大煤矿的调研之旅开始。
  队伍很浩荡。除了梁健和娄江源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领导十来个。这还不算主任副主任通讯员这一类,如果全部加上,有二三十个。
  调研的路线,梁健是交给了陈杰去做的。他拿来给他过目的时候,他之扫了一眼,就签了字。
  第一站,是娄山煤矿。
  娄山的位置离太和市区并不是很远,开车过去,大概五十分钟左右。这一路上,刚开始,交通还算便利。出了城区后,大概二十公里左右,这柏油马路先开始便窄,然后坑洼,再最后,连柏油马路也没了,只剩下了黑乎乎铺满了煤灰的泥路。一路过去,煤灰四扬,几乎看不清前面。
  梁健坐在车里,一手抓着车上的把手,一手扶着坐垫,努力维持平衡。好不容易到了娄山煤矿集团的门口,下车的时候,梁健的脸都有些白了。再看其他人,都差不多,没比梁健好到哪里去。
  前面有人过来准备握手,梁健瞄了一眼,就将目光赚到了娄江源身上,说:“这么大一个企业,门前的路却这么不像样,这和企业形象有点不符啊!”
  这话不轻不重,不高不低,正正好就落进了刚靠近的那个胖子耳朵里,他咧开的嘴里,一颗大金牙,在努力穿透厚重雾霾洒下的微弱阳光里,闪着金光。
  梁健知道,这大金牙肯定听到了他的话,而这话原本也是说给他听的。梁健不是小气的人,可要真小气起来,却也不是光心里念念的。且不说娄山煤矿其他如何,梁健和他之间的梁子可是在第一条天上任的时候就结下了。当时那场面,梁健可是时刻都不能忘啊。

  不过,说这话倒也不全是为了磕碜大金牙,确实也是这条路不像话,娄山煤矿不像话。来的路上梁健就问过陈杰,这条路原本是水泥路,不过这些年被那些大卡车肆虐来肆虐去的,又没人去修缮,就成了这模样。这俗话说的好,谁家的孩子谁负责,谁干的事谁承担。这路成这样,他娄山煤矿可是“罪魁祸首”,他不承担谁承担。
  一旁的大金牙听到这话,脸上那泛着油光的肥肉抖了两抖,脚下的步子顿了一顿,才重新迈上来,堆起笑,双手往前面交叉一放,微微躬身,颇是谦恭的说到:“梁书记批评得是。回头我就找工程队,把这条路修起来。”
  大金牙这话,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梁健看了他一眼,说:“久闻胡董事长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大金牙脸上的肥肉又抖了抖,笑容更盛:“梁书记说笑了,我就是个下九流的商人,哪里有什么大名。”
  “胡董事长不必谦虚,在这西陵省,乃至全国,你的名字可比我的名字响亮多了。”梁健微微一笑,朝他说到。大金牙依然笑着,正要接话,被梁健抢断:“行了,我们也别在这站着说话了,胡董事长带我们去参观一下吧。”
  大金牙自然识趣,要不然也没有今天这成就。与其他几人简单招呼过后,立即就带着梁健往前走。流程是早就沟通好的,没有什么突发事件,不管是大金牙临时突击,还是原本就是这样,这娄山煤矿里面却是井然有序,当然更深的东西,却不是这样一次走马观花的调研能看的清的。当然,梁健也没这指望。

  两个小时后,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自然也看不到。陈杰走上来问梁健:“梁书记,这边已经差不多了,我们是马上去下一个点还是在这里先休息一下?”
  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这休息一下,自然就是要吃饭了。大金牙马上插进话来:“梁书记,大家走了这一上午也累了,要是您不嫌弃,就在我们厂区的员工食堂吃个饭,休息一下。”
  梁健听了点头说好。大金牙忙吩咐人去准备。一行人准备往食堂出发的时候,梁健却忽然问他:“前几天,我们市政府的魏副市长过来,也是在员工食堂吃的饭吗?”
  大金牙脸上的肉又开始抖了:“是的。”
  梁健微微一笑,说:“看来胡董事长很节俭嘛!这是个好习惯,要保持。”说到这里,话锋忽地一转,问:“胡老板今天准备了多少酒?”
  大金牙楞了一下,梁健的声音不小,后面的人也楞了一下,唯独娄江源看着大金牙,眼里含着些促狭的笑意。看大金牙一时错愕的脸,娄江源忽然觉得颇为畅快,以前这张脸上永远是堆满了笑,可却让人看着恶心。如今终于有了些不一样的表情。不过说来,也是自己这些人没那个魄力,一般人哪里敢这样跟这大金牙说话,这太和市市政府里面,除了少数几个脾气臭的,哪个不是捧着他说话,起码表面上也是过得去的。可今天,从下车开始,梁健已经让这大金牙难堪了多次了。哎,娄江源心里忽然叹了一声,怪不得他梁健能做市委书记,而自己只能做市长。不过,还真是解气,这梁健还真是对胃口。

  娄江源这边想着的时候,回过味来的陈杰也突然凑起热闹来,不怀好意地笑着问:“对呀,胡老板你今天准备多少酒?我们这么多人,少了可不够喝。”
  大金牙跟官场中人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像这么在上班时间内肆无忌惮地的讨酒喝的,估计也是头一回见。不过,他也是“久经沙场”,只一瞬间的功夫就已经恢复如常,笑眯眯地回答:“酒是小事,只要梁书记想喝,多少都有。”
  “好!这话我爱听。”梁健说着就转头吩咐陈杰:“你给市医院打个电话,让他们准备几辆救护车随时待命,回头有人喝多了,就直接从这拉去市医院,不然要是吐在市政府大楼门口,太难看!”
  日期:2016-02-26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