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7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主任,真的是太感谢你了!”包飞扬看到白光明起身要走,也跟着站起身来,笑着向白光明表示了自己的谢意。
  “别站起来,坐坐坐!”白光明冲包飞扬连连摆手,让他坐下,“包县长,你别那么见外。你是刘科长的朋友,就是我白光明的朋友。朋友之间,用得着这么客套吗?”
  他用手往茶几下面一指说道,“茶几下面有烟,你随便拿着抽。我先去看看部长有空没有。”说着他把桌上的笔记本一合,夹着在胳膊下出了门。

  包飞扬坐了有二十分钟,白光明就从外面回来了,一进门就笑着说道:“包县长,你今天运气不错。张部长现在正好有空,我这就带你过去。”
  领着包飞扬进了常务副部长的办公室,白光明就笑着介绍道:“张部长,这位就是咱们靖江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县长,包飞扬,包副县长!”
  张部长瘦瘦高高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年龄看上去有小五十岁。他抬起头望了望站在他面前的包飞扬,不露声色地笑了笑,说道:“小包同志,欢迎你。”伸手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道:“坐下吧。”
  然后他又微微侧头,看着白光明,吩咐道:“光明同志,你也坐下吧。”
  “谢谢部长!”白光明脸上堆着恭谨的笑容,挨着包飞扬坐下。
  包飞扬心中不由得一动。按理说白光明是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和常务副部长张山河关系应该很近,怎么看起来态度有点拘谨呢?难道说白光明和张山河不是一条线上的,还是白光明这个人在顶头上司跟前就是这副做派?
  包飞扬在琢磨张山河和白光明之间的关系时,张山河也在琢磨他。和白光明不同,张山河早两天接到省委组织部发过来的传真时就知道包飞扬只有二十四岁,只不过这个消息他并没有告诉白光明而已。他其实也非常好奇,想知道这个包飞扬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二十四岁就能够登上副县级干部这个位置。

  这时候见包飞扬虽然还没有说话,但是在举止从容有度,单单就这份心性来讲,已经远远超过和他同一年龄段的年轻人了。
  心里赞赏着,张山河嘴上却说道:“小包同志。按照咱们靖城市的惯例,普通副县长上任,一遍都是由干部科科长陪同上任。可是呢,干部科科长李友伟这两天在外地出差,暂时回不来,你就先在市里边等两天吧?”
  张山河的语气看似和包飞扬商量,其实是早已经做好了决定。
  看到张山河这样的态度,白光明不由得很是尴尬。尤其是他还特意向张山河提醒过,包飞扬下来,省委组织部的刘红艳科长专门打过招呼的。虽然说刘红艳只是省委组织部的正科级干部,职位不高,可是她却是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的科长,负责全省各地市县处级干部的考核。虽然说县处级干部的提拔,刘红艳帮不上多大的忙。但是如果得罪了刘红艳,她在某个县处级干部考评中加上一两句话,那是这个县处级干部的提拔很可能就泡汤了。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刘红艳的位置可能帮不上啥忙,但是足以坏事的。可是现在刘红艳打过招呼了,张山河却偏偏还对包飞扬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这就让白光明很是不理解了。RS

  其实这倒不是说张山河有意难为包飞扬,只能说包飞扬赶过来的时间太不巧,正好赶上张山河这个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心情非常不爽的时候。
  那么张山河为什么不爽呢?因为他中午的时候,刚刚被靖城市市委一把手齐少军叫过去谈过一番话,谈话的内容呢,就是齐少军齐书记通知张山河,在年底即将展开的干部换届工作中,虽然说以张山河的资格和履历,完全够资格再迈上一个台阶,但是为了市委工作的大局,还要委屈张山河老骥伏枥,在市委组织部再干一任常务副部长。
  张山河本来踌躇满志,冀望自己能够在即将到来的换届工作中上一个台阶,可是换届工作尚未正式展开,这个希望就硬生生地被市委一把手给打碎了。如果说他和市委书记有什么罅隙,市委书记齐少军有意整他,他张山河也就认命了,可是偏偏他张山河非但和齐少军没有什么罅隙,反而是齐少军的铁杆心腹中的铁杆。当初齐少军在下面干乡长的时候,他张山河就在齐少军手下干党政办公室的副主任了,就这么一路跟着齐少军从乡到县,又从县到市,他的职务也有普通的干部最后成为手握干部提拔大权的靖城市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有这样的铁杆关系,却要不能够在即将展开的干部换届工作中不能更上一层楼,反而留在原地踏步,这让张山河的心情能爽吗?

  对于市委书记齐少军心中的算盘,张山河作为老组工干部,倒是也能够理解。因为掌握批发官帽子的权力,所以组织部部长手中的权力确实是太大了,因此出于限权的考虑,中央曾作出一个规定,那就是地方各级组织部长最多只能干一届,而且还不能由本地人担任。一届干满之后,组织部部长要么异地交流,要么就提拔到副书记之类的岗位上去。
  和组织部部长不同,中央对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却没有做出相应的规定  。那么一个地方的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就可以不受届别和本地人的限制,只要能够获得上级领导的信任赏识,那么想在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位置上干多久就可以干多久。因此在一些地方的组织部就能够看到这么一种现象,组织部是铁打的营盘,部长却是流水的兵。城头变幻大王旗,组织部一把手经常异人,而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却如同坐地虎一般,巍然不动。

  如此一来,这些地方的组织部不免就出现一种有趣的情况,组织部一把手刚刚把地方上的干部情况摸熟了,可是调动命令也下来了,他要换地方去了,而二把手常务副部长却还留在位子上。这样长此以往,组织部的权力中心难免发生偏移,常务副部长手里的实权也一天重过一天。
  日期:2016-12-1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