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8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委会还停了?搞什么鬼?”孔方站起身来,在地上来回踱着步,自言自语着。
  “笃笃”,敲门声响起。
  孔方头也没回,说了句:“进来。”
  屋门一响,一个声音传来:“孔书记,找你有点事。”
  听到这个声音,孔方就是一激灵,急忙回头看去。不错,身后站的就是他不想见到的人,也是大多数官员都不想见的人——县纪检委副书记兼党风廉政监督室主任牛正国。牛正国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孔方也见过,是县纪委工作人员。
  看到是牛正国一行,孔方马上满脸堆笑,迎了过去,并伸出双手,热情的说:“牛书记,坐下说,坐下说。”

  牛正国没有去握对方的双手,而是冷冷的说:“带我们去找一个人。”
  “谁?”孔方紧张的说。
  牛正国吐出了几个字:“办公室拿钥匙的人。”
  拿钥匙的人?孔方不解,但心中却一宽:看来不是找我麻烦,虚惊一场而已。
  由孔方带着,很快找到了拿各办公室钥匙的人。
  在牛正国要求下,众人来到了最后一排房子。
  牛正国一指最西边房子:“把那间打开。现在有人在吗?”
  “没人。”孔方马上回答,“自从楚……楚主任住过后,就一直空着。”在说到楚天齐时,他变得结巴了。
  孔方回头看了一眼孔方,带人向那间屋子走去。
  屋门打开,牛正国和一名手下进了屋子,另一名手下站在门口,孔方和拿钥匙的人被挡在院里。
  屋里人影晃动,只能听到“咔嚓咔嚓”相机拍照的声音。虽然相机声音并不大,但听在孔方耳朵里却是那样的响亮。随着相机不断的响动,孔方的心脏也跟着一颤一颤不规律的跳动着。为了平复心律,孔方只得在院里不停的小范围走动着。
  “孔书记,我走了。”不知什么时候,牛正国已到了身后。
  孔方赶忙转过身,说道:“牛书记,不坐会儿啦?”
  “不了,把门锁好,不要让人进去。”说到这里,牛正国一笑,“孔书记,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说完这四个字,孔方心中又是一颤:什么意思?
  快中午的时候,郑义平才回到办公室,楚天齐和宁俊琦跟着进了屋子。
  郑义平坐到办公桌后面。宁俊琦在给三人倒上茶水后,和楚天齐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说说吧,我到现在还糊涂呢。”郑义平笑着说,“当然,保密的地方我就不听了。”

  楚天齐马上接话:“县长,其实您都见了我给省文物局打的收条,也就没有太多保密了。您还记得我去年八月那次受伤吧?”
  “八月?哦,就是你那次脚上受伤,不是说脚里面本来就有碎骨,正好这块碎骨又碎了吗?”
  “是。”楚天齐点点头,“那次受伤,是因为我掉进了一个地洞,在地洞里发现了一块石碑。闲来无事,我就用白纸把上面内容拓了下来。后来是俊琦和夏局长把我救了上来,送到医院。对于这个拓片,我也没当回事,结果在无意中被俊琦发现了,她又让旅游夏局长看了,省文物局夏局长也就知道了。”
  “哦,怪不得,人们当时传什么的都有,你自己又说的稀里糊涂的。”郑义平插了话,“你继续说。”
  “因为要求被保密,我没有向任何人再提起这个事,自己也就把这事抛到脑后了。”楚天齐继续道,“在去年十二月底,也就是我被调来处理上丨访丨的前一天,两位老、少夏局长都来了。文物局夏局长说我发现了重要文物,省文物局给我五千元奖励。在把他们送走以后,我回到了屋子里。只见信封还平展展的放在桌子上,有几张钱却从信封口露了出来。我记得走的时候,钱是整整齐齐放在信封里的,而且还把信封口折住了。当时没在意,急忙数过钱后,一张没少,我也就以为是自己记错了。”

  “你看,就因为这么一个疏忽,差点把你自己搅进去。”郑义平嘱咐道,“以后可得小心了。”
  “是,县长说的是。只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谁让我得罪人多呢?”楚天齐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刚才,又等了这么久时间,就是在等省文物局传真,还有牛正国的复核结果的。省文物局经过确认,你提供的信封就是他们局专用信封,还把你当时所打收条复印件传了过来。牛正国带人去老幺峰乡拍照取证后,和所谓举报照片进行了比对。已经能够确认,举报照片就是在你当时所在房间拍的。据此,县纪委给出结论,举报照片为移花接木,对你的举报纯属臆想、推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说到这里,郑义平一笑,“你现在清白了,可以回去安心工作了。”

  “哦,好的。”楚天齐心里一松,长嘘了口气,但同时心里却是落寞无比。
  宁俊琦提出了抗议:“这就完事了?对天齐调查了这么些天,传的满城风雨,把他弄的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连个正式结论也没给?怎么着也得安慰一下受害人,那怕象征性的给点补偿也好啊。”
  郑义平笑了:“徐副县长也提这事了,可是被我给否了。”
  “为什么?”宁俊琦说话很急,“凭什么要发扬风格?”
  “凭什么?想要补偿也可以,可是党员干部私闯常委会是要给予处分的,有人提出最次也得来一个书面警告或是记过。”讲到这里,郑义平意味深长的说,“是两相抵消好呢,还是两人一功一过好呢?”
  楚天齐忙不迭的说:“抵消好,抵消好。”
  “哼,无赖。我那不是被逼的吗?要不是我及时阻止,说不准现在给天齐的处分已经全县通报,他现在也灰溜溜的离开单位了。”宁俊琦并不买帐。
  郑义平没有在意宁俊琦的态度,却说道:“不只是私闯会议室的事,一个党员干部偷听十多分钟县委紧急常委会,是不是也该给个处分呀?”
  “那不是赶上了吗?谁想听呀。”宁俊琦嘟囔了一句。
  “行了,别不知足。能还小楚清白已经不错了,有的人一辈子都背黑锅呢。”说到这里,郑义平话题一转,“小楚,既然能有证据证明自己清白,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呀?”

  楚天齐无奈一笑:“一开始我根本就没想到和奖励有关,就想着我没有收过任何人的好处,肯定是有人在栽赃陷害,满脑子都在想着是谁要陷害我。这还是昨天她回来了,让我换个角度想想,我才回去翻自己的东西,等到翻出这个信封的时候,才想起了奖励的事。”
  “哦,是这么回事?这还有人提出疑问,说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要抻到现在的。”郑义平点点头,“我当时就想,那不成傻子了吗?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日期:2016-12-14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