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1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13 20:28:00
  ———————更新线———————
  牛升涂道:“要是我害死了什么人,来报复我,为什么不上我的身,反而上他的身?”
  牛升涂这话问得我一怔,老二在旁边低声道:“哥,别花椒错了人。”
  我一时间也暗觉确实有些地方说不通,便道:“牛伯父,主要是事情太怪,我也是多疑了,言语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没什么。”牛升涂道:“这弘德现在不是也不烧了,也不说胡话了么?多好。你们就在这里歇一晚上,看看情况,等到明天,确定没事了,再走。”
  我也怕老二病情反复,便道:“好,打搅牛伯父了。”

  “哎——”牛升涂摆摆手,道:“自家人,不说两家话。怀德,你去给两位弟弟安排下住的地方。”
  “是。”牛怀德笑容可掬,道:“两位弟弟跟我来。”
  我们跟牛升涂道了辞,便跟着牛怀德出去了。
  路上,听牛怀德说他们一家四代人都在这卫生所里住,除了过夜的病人之外,打杂的,帮工的,护理的,大约还有三十多人。

  空房子也有的是,我和老二住在一间屋里,牛怀德自己也去睡了。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总觉得哪里蹊跷。
  日期:2016-12-13 20:29:00
  老二也没睡着,问我道:“哥,我这一路上真是发烧说胡话了好几次?”
  “是啊。”我道:“莫名其妙的烧,莫名其妙的话,莫名其妙的又好了。”
  老二嘀咕道:“那这就出邪了。哥啊,等咱们回去以后,你还是赶紧学学《义山公录》吧,不然这出门老是撞邪可咋弄?”

  我道:“我也没撞邪。”
  老二道:“废话!你练的一身真气,诸邪不侵。我能和你比?”
  我道:“那之前咱舅带来的有辟邪的玉坠,你也不带,怪得了谁?要不回去以后,去茅山叫一竹道长给你画几张符,你随身带着。”
  “不要。”老二道:“咱们是相脉,咱舅他们曾家是山脉,茅山那边是命脉,虽说是关系亲近,可是相脉的人带别脉的东西来护身,传出去,陈家的脸面往哪儿放?咱爹就算是不说,心里头肯定也不高兴。我还宁愿多遭几次罪呢。”

  我由衷说道:“老二,有骨气。”
  老二得意道:“那是。咱小事胡乱来,大事不糊涂。”
  “得了吧。”我道:“你倒是会顺杆爬。”
  “说正事。”老二道:“哥,你觉得这个牛升涂咋样?”
  日期:2016-12-13 20:34:00
  我道:“表面上,看着一团和气,谦谦君子,又高深莫测。但是感觉上,不大好,总觉得他哪点有些笑里藏刀,口蜜腹剑。咱爹当年不愿意给他看相也是个大疑问,为什么不愿意给他看呢?后来,夹着张熙岳的情面,才看了。但是,今天他也没怎么提这事儿。”
  老二道:“是啊,总觉得这老小子哪里不地道。”
  我道:“睡吧,明天再说。”
  老二倒是没心没肺,一说睡,倒头“呼呼”就见周公去了。
  我满腹心事,反而睡不着了。
  默默运功调息,练了一阵,隐隐中,觉得有人在门外走动,想是卫生所里的人。
  练功已毕,精神亢奋,我更睡不着了,想到刚才有人在门外走动,而且像是故意轻轻走动的,我心中便狐疑起来,悄然起了床,推门出去。
  此时,已经近乎黎明,正是天色最黑的时候。
  日期:2016-12-13 20:35:00
  我瞥见院子深处,有一间屋子还透着光亮,便无声无息的闪身过去。

  到了近处,我便听见里面有人轻声问道:“他们都睡了吧?”
  我听得出是牛升涂的声音。
  接着又是牛怀德说道:“刘胜去看过了,都睡熟了。”
  我心中暗暗吃惊。
  只听那牛怀德又问道:“父亲,你觉得这两个人大半夜翻墙闯进来,是真病还是假病?”

  “说不准。”牛升涂道:“那个陈弘德一会儿发烧,一会儿说胡话,一会儿又好了,我看十有八九是装的。陈汉生那个老狐狸,我原以为他不把我夹在眼里,早把我给忘了,现在想想,当年我用药毒害他儿子,他可能知道了。这次,怕是派两个儿子来毁我的。”
  我不禁惊愕交加,听这话的意思,牛升涂当年用药毒害过我?
  却听那牛怀德问道:“父亲,你当年毒的是谁?”
  牛升涂道:“是陈汉生的二儿子,陈弘德。”
  日期:2016-12-13 20:36:00
  听见这话,我不禁心中一凛,暗忖道:“不是我,原来是弘德。怎么这事儿从来没有听老爹说过?”忽然又想起来,老二发烧说胡话的时候,有几句是口口声声在骂牛升涂下药害他,我原以为他是中了邪,难道竟然是在说自己?
  可为什么清醒的时候,老二却反又不记得了?
  只听那牛怀德问道:“当时陈汉生知道不知道?”

  “当时他应该是不知道的,否则,当时就该对我不客气了。”牛升涂道:“我当年找陈汉生看相,也是因为他神断的名声在外,想去看个前程,不料他却摆架子,就是不给我看。后来,我央求着张熙岳,卖了个情面,陈汉生才给我看。”
  牛怀德道:“看的怎样?”
  牛升涂道:“陈汉生的话忒阴损,说什么我急功近利,为人不实,刻薄寡义,又说我如果不改的话,晚年凄凉,子孙都难保,无可挽回。我听他满口胡言乱语的咒我,实在是气不过。又见那个陈弘德,当时才一岁多,在门口爬着玩儿,就丢了一个药瓶子,开了口,里面装的是老鼠药,想着小孩子都爱胡乱吃东西,说不得就毒死了那小崽子。”
  日期:2016-12-13 20:39:00
  我听得又惊又怒,差点立时就发作,转念一想,老二到现在还好好的,便又强行忍住,看看这两个恶人还说什么。
  那牛怀德不胜惋惜的叹了口气,道:“可惜了,那个陈弘德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牛升涂道:“当时陈汉生咒我子孙难保,我想着毒死他一个儿子,让他看看自己有什么好报。后来,陈弘德也没死,陈汉生也没有再找过我。这里面阴差阳错,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倒是心惊胆战了许久,后来不见动静,才又心安理得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顺风顺水的,子孙满堂的,想来陈汉生还是可恶,那就是个大骗子!”
  牛怀德道:“现在,他两个儿子来,估计是陈汉生已经知道您毒害他儿子的事情了,又或者是他现在的日子过得不如咱们,心生嫉妒,故意叫儿子们来捣乱的。”
  牛升涂道:“说的有道理,对于这事儿,咱们不得不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