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扯了扯嘴角,李牧说,“说不准。你看周围,范围虽然大了些,但是如果有足够的兵力,还是能够设下埋伏的。”
  “那得至少一个连的兵力了。追咱们的可只有一个排,他们不会丧心病狂到投入一个连来搞咱们吧?”赵一云说。
  李牧意味深长地说,“一切皆有可能。”
  第七任务点可是像样多了,没有之前的第一第二任务点那么寒酸,就那么一杆红旗。
  也有红旗,大幅的红旗迎风飘扬着,上书几个大字——第七任务点。
  旗杆下停着一辆全地形突击车,两名全副武装的戴着凯夫拉防弹头盔脖子挂着95式自动步枪的士官站在那里,他们的胳膊上戴着袖标,袖标上面有俩大字——调整。
  他们站在全地形突击车旁来来回回地走着,对周遭警戒着。

  101小队趴在开阔地外的最后一道屏障里面,李牧左右扫了一眼其他人,低声说,“别看他们步伐随意动作轻松,一旦有风吹草动,子丨弹丨绝对会在一秒钟之内打到出现威胁的方向。你看他们走动的方向和面朝的方向,不管怎么移动,两个人都形成了角度,交叉火力。”
  “啧啧,人家特大也不是一无是处,他们的小组作战能力还是很强悍的。”石磊砸吧着嘴巴说。
  “看你说的好像特大就曾经一无是处似的。”赵一云低声说,“人家一年之内执行过的任务比咱们五年的加起来都要多。”
  “可以肯定,有些任务是咱们根本没有资格接触的。”杜晓帆说,“比如部署到新疆那边去参与反恐。”
  “这话不能说出来,不然猎人又要被禁了。”李牧沉声说道,话锋一转,“怎么看,把他们干掉还是……”

  “别开玩笑了班长,你看,人家分明是调整哨,是看着那些武器装备的,不是对头。”石磊说。
  “好吧。”
  李牧说完,便爬起来,朝那边高声喊道:“二位班长,辛苦了!”
  唰的一下,两支95式自动步枪在一秒钟之内同时之想了李牧。真的和李牧分析的一样,绝对在一秒钟之内。

  那两名调整士官看清楚李牧,松开了压掉了第一道火的食指。要知道,他们的枪机里可是有一发待发子丨弹丨的,毕竟看管着的是五套单兵装备。
  他们放下了枪口。
  李牧打了一个手势,其他人冒出来。这倒是让那两名士官是暗暗出了一身冷汗的,倘若是敌人,恐怕自己早已经被精准的射击射杀了。他们隐蔽前进的本事还是不能小看的。
  李牧大步走过,后面人跟着。
  立正敬礼,李牧说道,“两位班长,101小队顺利到达第七任务点,有什么指示?”
  人家是二期士官,李牧喊班长,一点也不过分。

  明显年长一些的那名中士指了指全地形突击车上面的装备,说道,“五套单兵装备,领走吧。”
  石磊走过去一看,说,“这不是我们带过来的装备吗,一件不少一件不多。怎么你们也不给配点别的,比如夜视仪啊望远镜啊单兵电台啊啊这些当然有北斗单兵终端那更好。哎呀呀,班长,这车是配给我们的吗,太好了,娘的,跑死老子了,有了这车……”
  他话没说完,那名稍微年轻点的士官扬起枪托作势就要砸过来,石磊吓得跳出了驾驶座。
  “不给就不给,凶什么。”石磊嘀咕了一句。
  那两名调整士官压根儿就跟没听到石磊的话一样,年长的那位从口袋里抽出一个信封,递给李牧,说道,“从你们领取到装备开始,对抗赛同时开始,完成信封里的任务,这次野外生存就结束。”
  李牧接过急忙打开来看,顿时吃惊地抬起头,看着年长士官:“对抗一个营的特种兵,奔袭十五公里抵达营区大门视为胜利?班长,你确定没有拿错信封?”
  “什么?”石磊大叫起来。

  赵一云和杜晓帆凑过来,看到了信里的内容,都有些昏阙的感觉。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真以为是拍戏呢吗草泥马的!
  “装备要不要?”年长士官却没有回答,而是指着全地形突击车里的装备,问道。
  李牧盯着他们看,但他也知道,他们只是执行命令,真正可恶的是背后指挥操控这一切的人。
  咬了咬牙,李牧说,“武装!”
  其他人恨恨地看着那两名调整士官,动手把装备卸下来,然后对号入座武装起来。他们从部队带过来的装备实际上就是一支枪和标配的备用弹夹以及防毒面具雨衣挎包战斗背心加一顶凯夫拉头盔,这实际上就是通常的战斗着装,没多少东西。
  那两名士官跳上车,年长的那位发动车子,启动走了两步,又停下,回头看向李牧,说了一句:“如果中途你们有人‘阵亡’,按照交战原则,你们可以就地‘掩埋’尸体。也就是说,阵亡的人,可以使用信号弹,我们会在十分钟之内赶到接回去。祝你们好运。”
  说完,全地形突击车就轰鸣着驶离了,很快就消失在远处树林的拐角处。

  赵一云把李牧的装备拿过来递给他,说,“薛猛不是说,只是一场观察我们战斗水平的野外生存吗,怎么会有输赢出现,这是明摆着耍人。”
  李牧飞快地把战术背心穿上,随即把95式自动步枪挂在脖子上,他发现导轨上加装了激光发射器,那是演习模拟装置。而凯夫拉头盔也不是他们带过来的制式装备,而是演习用的带有感应器的无迷彩头盔。再摸一摸战术背心后面,果然是装上了发烟包。
  这种模拟交战系统还是比较先进的,头盔上的感应器感应到激光光束,就判定命中,随即发烟包开始工作发出烟雾,表明已经阵亡或者受伤,必须马上退出战斗。
  “这是要来真的了。”杜晓帆调整着导轨上的激光发射器,扯了扯嘴角。
  李牧这时才说道,“老赵,你想想,这么些日子来,咱们有什么事情是没不分输赢的。”
  赵一云一愣,随即恍然苦笑。
  是啊,部队里有什么事情是不分输赢的呢,没有,就连撒尿,也要比一比谁尿得远,拉-屎也要比一比谁拉的多,拉得多说明吃得多,吃得多说明消耗多,消耗多说明训练刻苦,训练刻苦说明政治思想工作搞得好!
  饭吃不了几****干不了几下的,洗洗干净卷铺盖回家得了。
  古今中外,从来没有那一场战争是不分胜负的,所谓的平手,只存于谈判桌上。真正的胜者,永远都是那一位硝烟散尽之际,屹立在尸山血海里面的强者!
  “弟兄们,你们都听到了。”李牧从挎包里摸出信号弹,“只要拉开这玩意儿,他们十分钟之内就能赶到。也就是说,陆航的直升机不单单只是提供侦察支援了,妥妥的会有机降神兵。”
  也就李牧细心地注意到那位年长士官说话中的细节,从而从细节判断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