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6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主任,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一次北河石化遭遇停电的威胁,表面上看是北河市南郊的双塔供电站的设备需要检修,不过我听说这个供电站的站长和北河石化的李继儒是连襟,说不定就是这个李继儒的这个连襟想要为他报仇,故意搞出来的事端。”在前往北河的车上,丛睿说着自己刚刚打听过来的消息。

  丛睿的大嘴巴惹人生厌,不过机关里从来都不缺少这样的人,他同样有很多志同道合的狐朋狗友,虽然上一次他们去北河市调研的时间并不长,可也让他发展出不少信息源,上午北河石化的告急电话打过来,吃了个午饭的功夫,他就已经打听到不少消息。
  包飞扬正在看一份电力厅那边提供的,有关北河、临黄两市的电力供应资料。西北省的经济发展水平虽然一般,不过因为他们盛产煤炭,所以电力供应向来是比较充足的。当然,因为这时候的输配电水平还比较低,地区之间还存在比较大的差距。比如临黄的电力供应就比较困难,哪怕临黄作为**老区,受到很多照顾,但是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依然存在一些问题。
  北河的情况比临黄要好一些,基本上够用,但是在用电高峰期,也需要拉闸限电,才能够保证重点单位的用电。而北河石化在国内虽然排不上号,但也算北河市重点工业企业,是得到优先照顾的,以前很少会发生这种停电的事件。
  这一次双塔供电站突然发来一份通知,说是因为设备故障,需要从明天开始,停止对北河石化等单位的供电。北河石化因为一把手李继儒被调走了,新的负责人还没有确定,厂里的其他人又都六神无主,不敢拿主意,所以就将电话打给了即将进驻的工作组的能改办。
  北河石化的化工设备都是连续运转,不间断生产,一旦停电,临时停车,必然会给企业造成极大的损失,所以包飞扬闻讯以后,电话沟通无果,决定带着丛睿等人,立刻赶往北河市。RS
  包飞扬等人抵达北河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在抵达以前,包飞扬已经用电话通知北河石化的厂领导和各部门的负责人到公司开会。
  “包主任,我们已经再三与供电站进行沟通,甚至还请市里的领导出面,不过供电站说设备存在安全隐患,他们也没有办法。”北河石化临时负责工作的副厂长秦名华略显焦躁地说道。
  包飞扬看了他一眼,从常理上来说,李继儒被调走以后,秦名华也是受益者,他有极大的可能就此转正。但是从改制角度来说,北河石化并入新的石油工业集团,自主权要受到比较大的限制,秦名华为代表的北河石化人都有可能反对。
  另外,李继儒的表现虽然不像郭广大那么强势,实际上他对北河石化的控制力也很强,跟他不对路的厂领导,基本上都被排挤走了,所以这个秦名华以前也是李继儒的亲信,很难说李继儒会不会安排他们继续抵制改制,从而为他的回归铺路。
  正常来说,省里这么大的动作,哪怕最后改制失败,李继儒也很难回归,但是如果省里面有领导愿意为他们说话,那就还有复起的机会。
  “秦厂长,厂子这边有什么安排没有?”包飞扬问道。
  秦名华苦着脸道:“这种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厂里面虽然有四台柴油发电机,但那是为了应对厂内线路问题而准备的,一年就用个两三次,功率也小,如果这次真的停电,这两台发电机是没有办法保证关键设备运转的。”

  包飞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伸手在表盘上点了点:“秦厂长,我是问如果四个小时以后,供电站真的拉闸断电,这过去的十个小时里,你们有没有为断电做好什么准备?”
  秦名华脸色一白,连忙说道:“这、这、我们一直在和供电所联系,希望尽可能挽回局面,如果真的停电,厂里、厂里也实在难以做出有效的安排……”
  “按照你这么说,除了和供电所联系,你们就没有做其他的准备?”包飞扬皱了皱眉头  。
  秦名华心里一紧,虽然包飞扬看起来很年轻,但是他的身份,以及那些传闻都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他低下头小声说道:“也不是没有准备,要停电的消息传开以后,厂里的工人有很多议论,我让干部们去做大家的工作,让大家不要忧虑,省里的领导马上就到,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秦厂长有心了!”包飞扬冷冷地看了秦名华一眼,从秦名华的话,以及北河石化众人的表现来看,他们就算没有没有参与这起停电危机的策划组织,恐怕也存了要看他笑话的意思。

  拿掉郭广大、李继儒等人,固然起到了立威的效果,但同样也会造成能改办与基层单位之间的对立。相比郭广大等人,李继儒在北河石化的影响更加正面,很多人都为他的遭遇抱不平,自然也对包飞扬等人没有什么好感。
  相比而言,包飞扬也更为欣赏李继儒的工作能力,但是当他的能力成为改革的阻力时,能力越大,意味着阻力越大,就更加需要清除。
  现在还不清楚这起断电危机背后的内幕,但是北河石化的人想让他坠入麻烦当中,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北河石化因为停电事件,影响了正常的生产,那么肯定有人会说是改制带来的混乱,虽然不一定就会让省里改变主意,可是这样的麻烦多来几次,不要说改制会受到影响,他包飞扬肯定没有办法继续干下去。
  北河石化的人,打的恐怕就是这样的主意。
  包飞扬心里冷笑,丛睿则毫不客气地说道:“呵呵,秦厂长你也快五十岁了吧,怪不得你只能做副厂长,有点什么事情就等着上级来给你擦屁股,你这屁股可真够高贵的!”
  秦名华脸色变了变,回头怒视丛睿:“你——”
  “你什么?难道不是吗?停电通知都已经过去十多个小时了,你们没有办法解决供电的问题,连停电的准备都不做,就只知道告诉大家不会停电,省里会给你们解决问题,那还要你们这些厂里的干部做什么呢?”
  丛睿的语速很快,丝毫不给秦名华等人辩解的机会:“别找借口,借口人人会找,不过企业要的是会做事的人,如果你们只有借口,不去做事,那就别占着位置,给其他人让一让,反正改制最重要的就是给每一个人都有上升的机会,不想做事的人还是让一让比较好。”
  “包主任,这难道就是省里的态度,省里这是要将我们都捋掉吗?”北河石化的人都认识丛睿这个大炮筒,也不敢跟他作口舌之争,当即有一个人满脸愤懑地责问包飞扬。
  在他们的印象当中,包飞扬常常面带微笑,显得非常和蔼可亲,也很好说话。
  包飞扬看了说话的人一眼,然后笑了笑,声音轻缓却不容置疑地说道:“呵呵,省里没有捋掉大家的意思,相反,省里面希望将我们西北的石油产业做大做强,各位都是老石油人了,只要大家努力,肯定有发挥才能的舞台。”

  “但是——”包飞扬话音一转,声音微寒地说道:“对于那些不干事情,甚至阻挠改革的人,省里面意思,就是全都一捋到底,绝不纵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