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4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被这个话搞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这话太不像木书记的风格了。
  随江的发展,跟沿海城市相比,确实是拖不起了,但如果在石盘省内,也那么说的话,排在前面的几个市肯定是毫无压力,可排在后面的那些市,绝对就压力山大了。
  一直以来,张文定得到了木槿花许多照顾和支持,他是愿意尽力为木槿花办事的,不过,这时候也不能答应得太肯定,只能说:“那我再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路子。”
  跟木槿花说话,张文定不用太含蓄,这是长时间以来形成的习惯。
  木槿花对他这个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道:“那你放在心上,有什么需要的,就给我打电话。”

  别人的忙可以不管,但木书记遇到困难了,张文定肯定得想办法帮忙。
  他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有个同学就是省公路局的副局长,据说有可能会调到高管局,但最近张文定没和她联系,也不太清楚,所以没有明说。不过,就算是没调到高管局去,以她公路局副局长的身份,在交通系统内部,牵个线搭个桥,应该还是问题不大的。
  从酒店出来,张文定揉了揉眉心,暗想自己这也算是揽了个大麻烦了。
  交通厅哪有那么容易打交道?
  木槿花那里的准备应该是做得很足的,现在的问题是,除了随江,别的市的准备同样很足,但准备做得足,可派不上用场也白搭。木槿花现在应该是有点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意思,而不是对方味口太大。
  以前是老纪检,现在又在随江干市委书记,还是文家的人,木槿花的底蕴不可谓不厚,但以这份底蕴,在交通厅都吃了瘪,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为了自己的事情,张文定不愿动用武家的关系,可为了木槿花的事情,他不想动用也得动用了。

  因为他欠木槿花的人情,人情这玩意儿,最是不能欠。
  不过,武家的力量也不能随便乱用,尤其现在武贤齐在石盘干省长,虽然有着诸多方便,却也同样有许多要顾忌的东西。
  张文定欲用武家的力量,也得好好想一想应该怎么去用。毕竟,他只是武家的女婿,还是很不受待见的那种,武家的力量,可不是他想用就能用的。
  最主要的是,纵然是武家允许他用,他也不知道怎么去用,他除了找武玲,也就只会找武云了。
  唉,还是太势单力薄了,现在人在省城,得多经营出点人脉来才行。反正在地税局服务中心也出不了啥成绩,倒是请客吃饭什么的很方便,请人到省内各市去游玩,各市地税局的接待也会很尽心,比较方便经营人脉联络感情。
  至于别的利益方面,走一步看一步吧,虽然他自己没产业,可圣金鲲公司老板的老公这个身份,还是很有用的。
  这个念头一起,他顿时觉得心中一轻,对于未来才有了个目标。
  再对比一下一门心思想在地税局内部搞出点什么名堂来的思路,就觉得自己以前还真够白痴的,一个搞服务的部门,服务好领导就好了,别想着搞风搞雨,合理利用自己的优势,实现利益最大化才是王道。

  这个利益,不是捞多少油水,而是拓展人脉。
  想着这些,张文定就开始查找他那位在省公路局当副局长的同学。
  他那位同学名叫赵世豪,名字挺男性化,却是个女同志,长得高,也长得胖,人不漂亮,却很豪爽。
  省公路局是副厅级单位,接受交通厅的领导,赵世豪是正处级的,其豪爽是受到了全班同学的一致认可的,还在学习的时候,就帮班上一个同学的家乡批了条路。这也是张文定愿意去找她的主要原因。
  赵世豪确实豪爽,接到张文定的电话,很痛快地答应明天晚上一起坐坐,对于手握实权的省公路局副局长来讲,这么毫不迟疑地应答确实是相当够意思了。
  张文定想了想,没有叫人作陪的打算,这个事情,先听听赵世豪的意见要紧,若是一个不好,作陪的人别有心思,那就又要多一重变数了。毕竟,他在白漳没有什么特别知心的朋友。

  现在全省除了省会白漳市之外,还没有哪个市所有的县都通了高速公路的,这个竞争之激烈,用脚后跟都能够想得出来。
  如果作陪的人工作在白漳,可人是在别的市长大的,或者就算不是别的市的,也有可能有些关系,到时候横插一杠子,就太郁闷了。虽说这种情况比较少,但也不得不防啊。
  如今这世道,一起嫖过娼的都靠不住,更何况只是共过事同过窗?
  赵世豪倒是没料到张文定只请她一个人,原以为怎么也会有好几个人的饭局,大家认识朋友联络感情,顺便谈点小事情,却不料张文定摆出来这种两个人的架势,看样子是有大事情要谈了啊。
  她只是不明白,公路局和地税局之间,没什么大的业务往来啊。
  一见面,张文定就道:“这才多久没见,师姐风采更加动人,这是有什么喜事了吧。”
  赵世豪笑着道:“你摆出这个阵仗,一开口就甜得死人,师姐有点心虚。”

  张文定的玩笑话那是张口就来:“这有什么好心虚的,我们这么纯洁的男女同学关系,我想,姐夫应该是不会想歪的。”
  赵世豪道:“那可说不定哦,你比你姐夫帅,又比他年轻。”
  张文定知道在开玩笑这个事情上面,他怎么都不会是赵世豪的对手,所以这个玩笑就到此为止,笑着请赵世豪入座。
  “就我们两个?”赵世豪坐下后,看了看,明知故问。
  张文定忍不住就调笑了一句:“两个人好啊,再来个第三者就不美了。”
  赵世豪道:“你少撩拨我,小心我追到你地税局去啊。到时候,你们地税局又要出名了。”

  张文定道:“这个我求之不得啊。搞白的还是红的?”
  赵世豪道:“红的吧,孤男寡女的,搞白的醉了可怎么办?”
  “你要相信我的人品,更要相信我的党性。”张文定说着,招手就让服务员上酒菜。
  酒菜很快上来,张文定先敬了赵世豪一杯,便开始聊起在党校时的同学生活,一番回顾,倒还真有几分怀念的感觉。
  酒过三巡,张文定就动情地说道:“师姐,真想还和你再同学一次,再好好地享受享受你无微不至的照顾。”

  在省委党校的时候,班上有不少同学都对张文定颇为照顾,赵世豪也是其中之一。
  赵世豪就哈哈笑了起来:“借你吉言,希望能够有那个机会。”
  赵世豪比张文定大七岁,以他们现在的年龄和级别,再到省委党校当同学的机会几乎为零,张文定说那个话,却是直指中央党校了。
  至于说张文定将来的发展,赵世豪也是相当看好的,当时他们那个班上,张文定可是名符其实的小师弟啊。那么年轻的实职副处,谁都知道背景不简单,将来的混上个厅级应该是没难度的。
  年轻有前途的人,谁不想结个善缘呢?
  身在官场之中,都明白多个朋友多条路的道理,反正大家不是一个地方的,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张文定道:“会有机会的。”
  赵世豪道:“你肯定是有机会的,来,干。师姐祝你大展鸿图早日进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