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2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对这个聂风远也是比较熟悉的,上次遇到杀手的时候,就是这个聂风远暗中保护了自己好多天,他很少和自己说话,不过不管自己在什么地方,总能看到他的身影,最为好笑的一次是自己在土地局召开会议,没想到他也能混进去,坐在后面,拿着一个笔记本跟真的一样在那记录着。
  华子建就笑着和聂风远攀谈了几句,聂风远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很客气,也很谨慎的用最简单的语言回答华子建所有的问话,这样的对话后来华子建也觉得有点拘谨了。
  时间还在不停的走着,一点都没有体会到萧博瀚和华子建的心情,他们豪不留情的在接近着萧博瀚最后预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了,这五分钟对于萧博瀚来说是珍贵的,他的眼中也慢慢的飘散起了一层浓浓的哀思。
  这时候,萧博瀚就看到了站在楼梯上正在看着自己的爱人,他看到了苏曼倩眼中的留恋,
  萧博瀚的心如蚕食蚁爬般地痛楚,几分钟之后,自己就会丢下苏曼倩在茫茫不知中飘渺而去,留下现实的残酷与无奈,但这就是生活,无奈的现实与幻化的理想并存,那就是生活,人生旅途本就如此,孤单的个人也无法改变其复杂的生存背景。伤痛只是片刻,也只有在片刻过后重塑才可能展示自己的生存价值。
  时间凝固,空间定滞,生命本就短暂,已经完结的就让他完结。
  萧博瀚站了起来,他要让自己振奋一点,面对生命,面对死亡,回首黯然一笑,轻轻抹去,与阳光并存。
  华子建也下意思的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还有不到一分钟,真好,这也夜太慢长,也太难熬了,华子建神格懒腰,却突然的看到了聂风远眼中有一种能够很奇怪的神色,这神色很不正常,不是畏惧,也不是兴奋,倒像是充满了惋惜,华子建很想判明聂风远这眼光的含义。
  同时,华子建还看到了萧博瀚眼中也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凄凉,感伤的,诀别的目光,他为怎么会这样,不是马上就能结束了吗?
  华子建是有点不解的,他准备安慰一下他们两人,可是刚要张口说话的时候,华子建一下就完全恐惧起来了,他理解了萧博瀚在此之前一系列的安排,他理解了聂风远坐在自己身边的真实用意,华子建就在这一刻跳了起来,他不会任由萧博瀚这样走下去的,绝不能。

  但华子建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他没有完全离开沙发的时候,就看到了聂风远眼中冷光一闪,华子建没有看到他怎么出的手,但华子建却感受到自己的脖子上一痛,接着就看到了一片的黑暗,在后来,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萧博瀚那很飘渺的声音在说:“风远,你不会伤到他吧?”
  聂风远很自信的笑笑说:“看你说的,这怎么会,他就是睡上几个小时而已,我的手法你还不放心啊。”
  萧博瀚深吸了一口气说:“聂风远,把他送出去,其他人都退到楼上,准备开战。”
  枪声在飞燕湖空旷的荒野上响起,很密集,也很清脆,就像过年时候的鞭炮声一样,这样的时间持续着,纷乱的人影在别墅外面晃动着,不断的有战士中枪,血已经染红了别墅外面光洁的大理石地面,倒下去的人也不再是一个两个人了,地下的尸体很多,横七竖八的倒下很多的战士。

  激烈的枪战把这静怡的夜色撕成碎片,留下遍地尸体和团团的火焰。
  但不管怎么说,别墅里也只有10来个人,在他们面对绝对优势的警方的时候,他们还是慢慢的力不从心了,客厅那巨大的玻璃窗已经破碎,别墅的大门也让一个轻型手雷炸的四分五裂,身穿防弹衣的特种兵冲了进去,第一波倒下了三个,都是一枪致命,但剩下几个却躲在了死角,他们的微冲很强劲,比起楼上的手枪来说,更有封锁和压制的功效,楼上也不断有人发出最后的嚎叫。
  看到这样的机会,外面的武警也从窗户和大门冲了进去,而外面几百名丨警丨察用火力压住了楼上的射击,一串串的子丨弹丨打在墙面上,摩擦出耀眼的火星。
  进去的人越来越多了,而楼上的抵抗在几分钟之后也逐渐的沉寂下来,渐渐的,枪声稀疏,楼梯上也有犹如泉水的血液留了下来。
  当萧博瀚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的时候,他的对面站着五名满腔仇恨的武警战士,他们无法忍受心中的悲哀,就在几分钟之前,他们亲眼看到众多的战友饮弹身亡,这让他们伤心欲绝。
  他们看着这个最后的顽匪,每个人的手都在哆嗦,这不是害怕,而是仇恨和怒火,他们希望这个叫萧博瀚的人能抬起手中的枪,是的,他们很渴望他那样做,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把仇恨的子丨弹丨全部射进这个人的胸膛。
  萧博瀚的身上和脸上都是血迹,看上去很恐怖,他的一只胳膊显然已经被打断了,耷拉在身体的侧面,随着他摇晃的身体也在微微的摇晃着,而另一只手上,还有一把手枪,枪口还在冒着缕缕青烟。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枪里已经没有子丨弹丨了,他刚才已经把最后的一颗子丨弹丨射进了一个年轻战士的头颅。
  但他还是没有松开手丢弃已经没用的手枪,他惨然的笑着,这笑容完全破坏了萧博瀚固有的潇洒的英俊,有点狰狞,有点阴狠,他知道,只要自己手动一下,对面五杆微冲的枪膛就会冒出灼人的火焰,但在这个时候,萧博瀚还是抬起了枪口,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只有这样,他才能对得起身边倒下的兄弟,也才能对的起自己的名声和尊严。

  所以他抬起了手臂,枪口对准了几米开外的那五个武警,于是,枪响了,说不清多少颗子丨弹丨钉进了他的身体,很多,很多,他翻滚着倒下了二楼的扶手,在枪声停止的时候,萧博瀚就落在了地上。。。。。
  华子建一声大叫着跳了起来,他的眼前都是萧博瀚的血,他惊恐万状的睁开了眼,万分恐惧的四处看了看,不对,刚才那一且都已经消失了,自己正躺在家里自己最熟悉不过的床上,有一双眼睛,正在怜惜的看着他,这是江可蕊的眼睛,这眼光华子建在熟悉不过了。
  华子建依然有点晕晕顿顿的,他发着怔,摸摸自己的脸,在掐掐自己的耳朵,很疼:“我在那里?”
  日期:2016-02-2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