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2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冀良青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谁说不是呢?要没问题,为什么害怕丨警丨察,那就站出来配合一下啊,这也正好对上了冀良青的想法,只要i这个萧博瀚有问题,华子建也就算彻底的洗不干净了,一个市长,在这样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充当犯罪分子的保护伞,太嚣张,也在没救了。
  冀良青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那幢别墅,嘴里轻声的‘啧啧’两下,这萧博瀚真够奢华的,转念一想,冀良青又叹了一口气,唉,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接下来这个影视城怎么办?恐怕是保不住了,这还是多少让冀良青有点难以释怀的,多好的一个项目啊,要是真的建成了,他对新屏市的经济拉动具有难以估量的作用,现在十有**是没戏了。
  也只有想到这个项目的时候,冀良青的心中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也有一点点的难受,华子建倒下去固然不是一件坏事,但为了让他倒下去,却连带这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自己这个书记是有责任的,但战车已经开动,自己又哪能完全掌控呢?
  冀良青再一次暗中叹口气,看着别墅发了好一会的呆。

  别墅里现在也是很安静的,只有萧博瀚和华子建坐在宽大的,豪华的客厅中央,那意大利真皮沙发上就他们两个人坐着,显得有点空旷和过份的宽大。
  华子建已经不在喝茶了,他喝够了,刚才苏曼倩还给他简单的弄了一点吃的,一个肉丝面,还有两个煎鸡蛋,华子建到时没有发现,原来在人饿急了的时候,这么难吃的饭自己也硬是能吃完。
  还好,苏曼倩是有自知者明的,没有问华子建香不香。
  不过华子建还是很佩服苏曼倩的镇定,到底是当过大姐大的人,面对外面几百丨警丨察的包围,还能如此从容淡定,真是难得啊。
  后来苏曼倩又上搂了,华子建就笑着对萧博瀚说:“你这个老婆不简单啊,我看一点都不紧张。”

  萧博瀚也笑笑,说:“这个女人还算好的,要是换做孟玲在这里。那一定早就喊起打打杀杀的话来了。”
  华子建摇着头说:“就你们几个人,嘿嘿,还算冷静,真的干起来,估计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萧博瀚摇摇头说:“说良心话,我一直在犹豫,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要是最初真干起来了,那时候武警都没有来,就凭新屏市这百十个丨警丨察,恐怕还挡不住我们。”
  华子建有点难以置信的看来看萧博瀚,说:“吹牛是不犯罪的。”

  萧博瀚哈哈哈的大笑说:“你见过我吹牛吗?”
  华子建摇摇头,这还真的没有见过,从自己认识萧博瀚的第一天起,这也很多年了,不管是萧博瀚在那种状态下,自己确实从来没有听他吹过,他一直都是一个很低调的人。
  “这就对了,不是我小看新屏市的警方,他们这上百个人里面,有谁真正的对着人开过枪,对这点,我是表示怀疑的,而我们这里的十来个人,除了苏曼倩没有动过枪,还有的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但我不希望走到哪一步啊。”
  “是啊,谁都不希望那样,你在国内还有这么多的产业,这么多的员工,你那样做,就算你能逃掉,可你对得起他们吗?”
  萧博瀚点头承认,说:“你说的一点不错,所以身外之物有时候是会害死人的,我是担忧这些,这些产业,都是兄弟们用命换来的,我不想一跑了之,但要说到坐牢,我就更不愿意了,矛盾啊,人生总是有这么多的矛盾。”
  华子建也沉默了,确实是这样啊,自己何尝不是每天都在面临选择,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生的过程就是不断地进行选择的过程,只要是人生的选择,便只有对与错两种可能,没有中间道路可走,无论是对还是错,都只能由自己来负责。对了,不必庆幸;错了,也不必哀怨。对与错的交织正是人生的内容。
  即使你在作出一种选择的时候战战兢兢慎之又慎,生怕出错,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一定可以免了出错。相反,当你站在岁月的梢头回头看去,却往往会发现,你自己的身后竟赫然站立着那么多的错误哂笑着。有些人生选择,其对与错,很快便就会判然明了。而有些选择,其对与错则需要较长的时间甚至要你穷尽一生的岁月来评判。更甚者,有的选择只能留待后人去评判了。
  选择的错,有的尚有弥补的可能;而有的却是错了就永远地错了,不会留给你任何弥补的机会。

  华子建想,这就像自己今天的选择一样,这个选择在大多人来来说,都会人为是一种疯狂的,不可理喻的,但他们是莪能知道自己的内心啊,人生的每一次选择都是一场战斗:尘世与天国、魔与神、肉与灵的交战。
  “你在想什么?在后悔吗?应该不是,你不是这样的人。”萧博瀚看着沉思中的华子建,轻轻的问。
  华子建自嘲的笑了笑,拿起一只香烟来,说:“我没有后悔,为什么要后悔,我至少是按自己的心在做,何况你也答应了我,一个小时之后,你就会放弃抵抗,是的,也许你会受辱,会难过,但总算活着,这一点很重要。”
  萧博瀚悠悠的说:“有时候啊,活着其实比死去还累。”
  “我不否认你的观点,但活着才有希望,人生不正是为了希望而奋斗吗?”
  萧博瀚流露出苦涩的一笑,如果事情不是按自己预想中的结果进行,一会自己该怎么办?自己恐怕要第一次对华子建食言了,自己只能那样,自己会控制住华子建,把他送出去,然后轰轰烈烈的干上一场,宁做用碎,不为瓦全。
  萧博瀚扭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那个钟,离自己刚才所说的时间已经不足15分钟了,他那漆黑的剑眉略微的抖动了一下,又再一次环顾了一下在大厅几个角落依然不动的属下,他有点留恋,有点不舍,可是他很难有其他的选择了。
  他对一个正在窗口张望的黑衣男子说:“飞龙,看看上面几个弟兄的怎么样?”
  这个叫飞龙的黑衣男子点点头,从大厅走上了楼梯,他的表情阴冷,但很凝固,没有一点点的变化,但只有他们几个明白,这是萧博瀚发出的一道指令,那就是要加强上面的防卫,一楼肯定是守不了太长的时间,那巨大的玻璃窗户很难抵御重型武器的攻击,还有这个门,也不是一般居民的防盗门,所以有这样几个点的薄弱环节在,一楼会很快的沦陷。
  萧博瀚在看着另外一个人说:“聂风远,你也来陪华市长坐坐吧,也算是告个别,今天柳林市带出来的兄弟也只有你一个到场,好歹你们算半个老乡吧。”
  聂风远咧开嘴笑了笑,在他的身上焕发出一种粗犷豪放的男性魅力,他从一个拐角的地方走了过来,很恭敬的给华子建倒上了一杯茶,什么都没有说。
  但他的心中也已经明白,自己需要坐在华子建的身边,在必要的时候,自己要快速的制服华子建,这个活肯定是自己来做,萧大哥是绝不会亲自动手的,别人也不能动手,他们没轻没重的,万一伤到了华子建也会让萧大哥心中不忍,所以只有自己动手了。
  他在华子建接过了茶杯之后,就坐在了华子建的身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