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2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书记很满意秋紫云的沉稳:“好的,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在一个,一会的常委会上一定要冷静下来,不管有人提出怎么无理的提议,你都要从容一点。”
  秋紫云在那面稍微的迟疑了一下,说:“我还是想保华子建。”

  王书记很无奈的说:“保不住,不管是你,还是我,从这次的整个行动已经让人感到有点诡异了,或许我们都没有办法左右这个局面,更无法左右华子建的前途了。”
  秋紫云一惊,说:“你的意思是说。。。。。上面还有人。”
  王封蕴犹豫了一下,不置可否的说:“总之记住,不要激动,不要急躁,保住自己才能保住别人,这就是我想给你说的话。”
  “行,我知道了王书记,我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秋紫云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新屏市的这次事情确实有点诡异,华子建也更是有点疯狂,这没有办法,这就是华子建的手法,一旦他认准了一件事情,他会变得疯狂的。
  但自己不管他这样做是对是错,自己总是认为他有他的道理,自己还是要维护他,可是现在的局势太过扑朔迷离,自己要沉住气,绝不能轻易的让别人抓住自己的辫子,王书记说的一点都不错,只有先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别人。
  王封蕴又连续的拨了几个电话,在他感到确实不会出什么纰漏的时候,他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心中稍微的轻松了一点点。
  也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王封蕴看了一眼电话,心里也是一愣,这是李云中省长办公室的电话,王封蕴思索着,还是接通了电话,他现在必须要谨慎,在这场严峻的博弈中,他还吃不准李云中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而且,整件事情好像一点都和李云中没有关系,这王封蕴也已经了解过了,省公丨安丨厅是季副书记动的,当然,作为主管党群,公检法的专职副书记,他有这个权利,因为表面来看这只是一次扫黑行动。

  从种种迹象上来看,李云中并没有参与到其中,但李云中表面没有参与,并不代表他真的没有参与,就算开始他没有参与,但在这个关头,李云中所面临的选择是有很多的,对他何尝不是一个良好的机会呢?
  所以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
  “老李啊,你怎么也还在办公室,注意身体。”
  李云中只是稍微的客套了一句:“呵呵,谢谢王书记,我刚进办公室,这个事情来的有点突然啊,我想听听书记你的看法。”
  “奥,你消息也不慢啊,事情是太过突然,我也是刚得到的汇报,现在整个事情我并不太了解,信息也是零零碎碎的,感到奇怪,这华子建怎么就和这是扯上关系了?”

  李云中淡淡的一笑说:“树欲静而风不止,有的事情由不得他啊。”
  “奥,此话怎讲?”
  “牵一发而动全局,因为华子建是性情中人,他只有这个一个选择,其实他本来可以向你我求援的,但他没有,这更像他的风格,这人啊,我们不得不说,看问题有时候未必比我们差。”
  王封蕴锁起了眉头,这李云中到底知道多少情况,他口中的话似乎另有所指:“看来云中你对华子建还是瞒了解的,我一直以为你看不上他,哈哈哈,我有点偏差了。”
  李云中平静的说:“过去啊,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看得上他,但人的看法和观念总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改变,现在我到人为这个华子建还不是那么太差,也许值得我们保上一保,你说呢?封蕴同志?”

  王封蕴的思维在飞快的转动,李云中今天的话让王封蕴再一次的惊讶了,李云中这样的态度真的有点出乎王封蕴的意料之外,他已经做出了最好的一种设想,但那个设想中的李云中是保持中立,两不相帮。
  这也是在王封蕴一定的阅历和经验中的出的结论,现在局势如此诡异,作为一个深通此道的李云中,他绝不会轻易的跳进这个漩涡中来,他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不管最后出现哪一种结果,都一定会对她有利,当然,这个前提是李云中此前并没有参与到这次事件中。
  而现在的李云中却摆明了另一种态度,他想要和自己联手一次,这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仅仅是一个华子建值得他如此吗?
  情况似乎不应该这样,自己知道,华子建在最近一年里和李云中关系有所缓解,但也应该只是停留在缓解的地步,他们具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作为乐世祥的政敌,李云中怎么能为了华子建而放下架子来和自己谋求一种联盟关系,有点费解啊。
  李云中在说完自己那段话之后,就没有在说话,他需要给王封蕴一个消化的时间,不错,谁能理解自己的想法呢?恐怕没有人能理解,就连刚才苏副省长在听到自己的电话时,也感到大吃一惊,多好的一次机会啊,就算明哲保身,也不能为救华子建而身处险境。
  是啊,没人理解自己,李云中很轻微的摇摇头,有时候一个王者,或者一个绝世高人的心境永远都没人明白,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千古知音难遇的感慨了,也只有自己这样的人,才真正的会有如此的心境,所以自己经常是落寞的,连最亲信的下属,连自己的子女都很难理解自己。
  但想到这里的时候,李云中的眼中那丝灰暗却一闪而尽,不,这样说太武断了,也不全是没有人理解自己,或许电话那头的王封蕴就会理解自己,也或许正在新屏市陷入重围的那个年轻人也能理解自己,因为他到现在都没有对自己求救,这也说明了他理解自己的处境。
  李云中的脸上益出了一点笑容,他对着电话说:“封蕴同志,华子建这样做我们姑且不论对错,但至少我们要理解他的难处,所以我想你不应该在犹豫什么了。”
  王封蕴开始有点明白了李云中的意思,这个人一直都给自己的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形象,自己对他也总是有雾里看花的感觉,可是今天情况不一样,他流露出了他的心意,他和自己一样,更舍不的一个像华子建这个优秀的干部被毁灭,他第一次在自己面线展现了他的毫无遮掩的想法。
  王封蕴有点惊喜的说:“云中同志,你的意思是我们联手保他?”

  李云中很快,也很坚定的说:“是的,有的话你可能不好说,那么就让我来说吧。”
  王封蕴掩饰不住心中的感动,说:“谢谢你云中同志。”
  他真的很感动,不是感动李云中要保华子建,而是感动于自己总算和李云中搭成了一种很微妙的谅解和相互支持,这好似一种政治上的配合,他不完全表现在华子建这件事情上,他将会对以后整个北江省的高层建筑大格局产生重要的影响。
  但王封蕴很快就让自己从喜悦激动中平静了下来,在他们这个级别的人群总,激动已经早就远离他们了,刚才不过是一次偶然罢了,喜怒不形于色才是他们索要的最高境界,喜不狂,悲不怒,这已经根深蒂固的贯穿在了他们的所有神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