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2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一身厉害的功夫,我估计黑明珠身旁的保镖如果单挑都打不过她,张自是从小就练习泰拳,本身骨头硬,有天赋,从小打到大,黑明珠看来不是她对手了,如果有这么一个帮手,做我的保镖,呵呵,十个八个打手都靠近我不了我身边啊。

  我说道:“我看我会努力把你弄出去的,不过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不会有那么快的。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再被带到禁闭室那里去了。”
  张自扑通一声跪下来,朝我们两个磕头:“谢谢两位恩人!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我急忙扶着她起来:“别这样,我们没帮到你什么呢。”
  她硬是不起来:“能让我知道两位恩人的大名吗。就是我死在这里了,如果不知道两位恩人大名,我死不瞑目。”

  我说道:“好吧。我叫张帆,和你同样,姓张。她叫朱丽花。”
  她给我们磕了一个响头,我急忙扶着她起来了。
  已经到了下午的时刻,防暴队的人都纷纷的来上班了。
  那帮家伙,就是瓦莱那群家伙,准时来门口要人了。
  朱丽花马上拉着她的人马过来堵着瓦莱她们。
  瓦莱怒了,骂道:“朱队长!我之前是敬你,你也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这监狱长可是叫你们别乱来了!你们想要违抗命令吗!”
  朱丽花说道:“这是女囚吗?”

  瓦莱顿了一下,心里有些吃惊,有些心虚了吧,但是嘴上依然道:“什么这是不是女囚,这不是女囚是什么。难道是狱警不成!”
  朱丽花说道:“她叫什么名字。”
  瓦莱说道:“这关你们什么事吗,她叫什么,怎么处理管制她,收监,都是我们监区的事!快点放人给我们!”
  朱丽花说道:“你们监区,好像没有这号女囚吧。我已经通知了监狱长,这女囚说她不是女囚,是被人弄进来这里关着的。”
  瓦莱脸色变了,有些难看,她说道:“放屁!这是那女囚胡扯的吗。那些女囚,天天都说,一个一个的都说自己是冤枉的,你怎么不去一个一个的查,全查清楚整个监狱里,是哪个是被冤枉了进来。全是关久了,脑子有问题的,要不然也不会有个精神病医生进来这里给神经病女囚看病了。”
  这家伙在说我啊。
  她骂的真不是一般的难听啊。
  我说道:“瓦莱,你骂谁的呢。”

  瓦莱说道:“谁接我骂谁!”
  她气势汹汹,大有吞了我们的气魄。
  我说道:“瓦莱,我是心理医生,不是精神病医生。”
  她说道:“对,那你把这个精神病女囚给治好吧,她还说她自己在泰国打架全国第一呢。”
  我说道:“瓦莱,我问你,她叫什么名字。”
  瓦莱说道:“她叫什么名字,这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听命来要人。我只负责要人去交差,其他的我不管。”

  我说道:“呵呵,这不合规定吧。”
  朱丽花说道:“你们来要人,女犯的名字都不报,那我们怎么放人?”
  瓦莱问道:“你们去我们监区要人,你们要了她们名字吗。让她们报名字了吗。”
  朱丽花说道:“那是你们监区工作不到位,这就怪你们自己了。”

  瓦莱说道:“你是故意了!”
  朱丽花说:“不是故意,是工作必须程序。你去把女囚的资料拿来,对应上,我就让你们带走。最好让监狱长签字一下。”
  瓦莱说道:“朱丽花!别太过分了!”
  朱丽花道:“我是公事公办,没有的话,请离开。”
  瓦莱她们是拿朱丽花她们没办法的。
  看来,瓦莱她们真的是心虚无奈了,她们根本没有张自的任何资料。
  本身,张自并不是囚犯,她们哪里来的张自的资料。

  而现在让瓦莱说出女囚的名字,她们明知道她叫张自,但是,她们敢说吗。
  万一说了,去一查,根本查不到这号人,更麻烦。
  但是,她们现在心急火燎的想要把张自带走,带走了的话,无论是弄死或者赶走外面,都不会有事了,但是现在张自在我们这里,我们是她们的敌人,她们自然就害怕紧张了。
  瓦莱心一横,一挥手:“抢人!”
  哟,刚被揍了一次,又横起来了。

  不过,横起来也没用,和防暴队的打架,就是以卵击石。
  她的手下们听到命令后,都纹丝不动,没人动。
  大家都傻傻的站着,没人动。
  因为谁都不想被揍。
  前车之鉴。
  被打的还疼着吧。
  瓦莱看着自己的人都不动,她倒好,自己钻到了队伍的最后面的位置。
  没办法,谁都怕疼。

  朱丽花的人一排站过去,威风凛凛,在她们面前,瓦莱的这群人,成了一群胆小鼠辈了。
  瓦莱没办法了,只能含恨离开。
  她们离开了后,朱丽花问我道:“那现在,怎么办。”
  我说道:“还能怎么办?报告给监狱长,副监狱长,等等大领导们。”
  朱丽花马上去办了,像朱丽花那么有正义感的人,也就最适合做这样的事了,她也不怕得罪人,得罪了人,她也能摆平。
  平时如果是其他的事,我求着她求个半死不活的她都未必会帮我,但是看到张自是被冤枉坐牢,要被人弄死,她自己动了恻隐之心,她更是动了正义之心,所以她会尽力努力的去办好。
  但是她这样的性格,注定,会得罪很多人。
  朱丽花打报告上去了。
  丁佩那边,也打报告上去了。
  丁佩指责防暴队的朱丽花违抗命令,竟然不放人。

  朱丽花打报告上去,发现一个不是女囚的普通群众,被误带入了我们女子监狱,被关在d监区里。
  朱丽花的这报告,发给了好几个人。
  当即,领导层马上掀起了轩然**。
  监狱长,副监狱长开会,马上让带张自过去。

  我已经叮嘱好张自如何回答了,千万不能说要帮人杀人而近来的,不然,张自也麻烦了。
  就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晚上喝酒多了,上了辆货车,也不知道钻在哪个位置,就晕晕沉沉的睡进来了女子监狱,也不知道怎么到了d监区,就被抓着关起来了,这么说就行。
  丁佩她们固然是知道事实真相不是如此,但她们比张自更加担心**上身。
  我们d监区的监区长丁佩,指导员我,几个队长都被叫去问话了,都一个一个问谁认识这个女的。

  我反正是摇头的。
  丁佩也摇头。
  大家都摇头了。
  监狱长突然拍桌子怒道:“在你们监区的,你们都不认识,是吧!”
  丁佩一脸黑。
  被骂了个不敢出声。
  监狱长问道:“那她到底是不是女囚!”
  丁佩看着瓦莱,问道:“是女囚吗。”
  监狱长问丁佩:“你问她干嘛!你不知道吗。”
  丁佩说道:“监区里那么多女囚,我也不认识那么多人啊。”
  日期:2016-09-22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