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怎么没听说?是哪个百姓说的‘开发区就是当官的摇钱树’?”徐敏霞打断了庄浩仁,“不会是某些人杜撰的吧?”说着,她凌厉的目光射到庄浩仁脸上。
  “我……我”庄浩仁‘我’了好几声,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他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柯兴旺。在这个过程中,他同时发现,冯副书记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冯志国看着庄浩仁这家伙就来气,这家伙可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今天怎么就充当了柯兴旺的急先锋?事前自己可是一点不知道,这家伙根本就没向自己汇报过呀。难道他改投门庭了?想着想着,他的眼神眯了起来,但却更加凌厉了。
  感受到冯志国眼中的“利剑”,庄浩仁急忙低下了头,心中期期艾艾不已。

  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但大家的心中都不平静,都在猜测着柯兴旺的最终目的,同时也在盘算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
  徐敏霞第一个跳出来,出乎柯兴旺意料。他知道自己的提议肯定会遭到一部分人的反对,但第一个不应该是徐敏霞,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现在不是才开始摆事实嘛!自己还没讲出处理意见呢。
  可不能让这个坏头开下去,于是柯兴旺微微一笑,说道:“徐副县长,老庄的话可能有些太直接,也有些用词不当,但反映的事实基本还是客观的。”
  “柯书记,庄浩仁怎么说别人我暂不做评论,但他说‘开发区就是当官的摇钱树’,我就不得不说话了。”说到这里,徐敏霞把头转向庄浩仁,“老庄,你说说,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分明是在说,说开发区党工委在从开发区捞钱,说我这个兼职书记也在发不义之财。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徐县长,我,我绝不是这个意思。”庄浩仁支吾道,“是老百姓这么说的。”
  徐敏霞冷笑一声:“老百姓?不要把什么都推到老百姓身上。哪个老百姓说的,什么时候说的?你要是说不清楚,那我就认为是你杜撰的,是你在影射开发区党工委。”

  “我,我没有,真的没有,百姓都……”庄浩仁再次把求救目光投向柯兴旺。
  可不能让这个娘们把这事搅黄了,这样想着,柯兴旺马上说道:“老庄,你的话说的确实有语病,怪不得徐副县长生气,会后要向徐副县长道歉。”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会议继续进行……”
  就在紧急常委会进行的时候,楚天齐和宁俊琦正在一个小饭馆吃早点。今天早上,楚天齐从开发区出来,宁俊琦从玉赤饭店出来,两人约好了一起到这个小饭馆吃早点。
  在进小饭馆的时候,好多吃饭的人都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身上,顺便也观察着宁俊琦。他们二人都明白这些人为什么看自己,但是眼睛长在别人身上,他们又不能说什么,只好任由这些人这样了。
  两人直接进了一个小包间,以免被别人像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观赏。两人每人要了一碗稀粥,又要了一张糖酥饼和三张肉饼。糖酥饼是宁俊琦的,肉饼是楚天齐的。
  宁俊琦一边小口吃着糖酥饼,一边笑咪*咪的看着楚天齐。见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她笑着道:“慢点,没人跟你抢。”
  “我这不是怕误时间吗?”楚天齐一边说话,一边并没耽误吃饭。
  宁俊琦轻声道:“不着急,现在不才八点十分吗?八点半才上班呢。”
  “好,不着急。”楚天齐速度慢了下来,然后又说道,“俊琦,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别跟着了。”

  “不。”宁俊琦摇了摇头,“这事没商量,我就要去。”
  玉赤县委紧急常委会正在继续,会议室内的气氛又紧张了一些。
  会议室内众人面色各异,有人面沉似水,有人满脸怒色,有人面色平静,还有人嘴角带着微微笑意。
  牛正国坐在后排座椅上,眉头紧皱,偶尔脸上肌肉也要动上一、两下。
  自从进入会议室,牛正国就一直低头坐着。尽管会场内县委领导讨论热烈,但牛正国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听,他一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从一开始接到举报,到被上级领导督促,到两次约谈楚天齐,再到被领导督促。牛正国意识到,这绝对不是简单的举报,这里面掺杂着非事件本身的诸多因素。昨天晚上再次接到领导“从严、从快”的指示,今天早上就被柯兴旺请到紧急常委会上,牛正国心里明白,这是让自己做突击手、做急先锋呢。
  牛正国手里只有几张照片和一份打印的举报信,照片显示不出任何指向,举报信又只是匿名的。本来证据就很单薄,就不具备找当事人进行核实的条件,但上级领导有指示,牛正国也只得悄悄的找了楚天齐。
  不曾想,一夜之间或者说倾刻间,自己找楚天齐的事,竟然成了全县公开的秘密,而且还因些衍生出许多附属故事桥段。牛正国已经知道,自己不只是被动执行了领导命令,而是被巧使唤了。
  坐进会议室,再感受着会场上的气氛,牛正国深切的意识到,自己可能不仅仅是执行命令,不仅仅是被巧使唤,可能要被当枪使了。而把自己当枪的就是柯兴旺,就是上级领导,还有能左右柯兴旺和上级领导的人。
  虽然柯兴旺是县委书记,但牛正国并不真正惧怕他,因为自己的职业毕竟有一定的独立性,县委书记也不能为所欲为。但上级领导的因素,他不能不考虑,自己近几年的进步,哪次不是有赖于领导的支持?尤其近期升任副书记,更是领导大力提携的结果。
  上级领导在牛正国心中的地位很重,不只是因为对方的职务,也是因为对方的人品值得敬重。但这次的事情,发展到现在,让他对领导参与这件事情的目的产生了怀疑,对领导做法的合理性有了认识动摇。他不明白领导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知道举报信只不过是一个由头,是人们整治楚天齐的借口。现在举报事件本身并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有人想把举报的事做实,而自己就是这其中关键的一环。

  一会儿肯定会让自己说话,而这个人肯定就是柯兴旺。那自己究竟是应该按对方命题答卷,还是据实而答?如果按命题答卷,那么领导高兴、柯兴旺欢喜,自己也攒下了进步的小资本,但唯一对不住的就是楚天齐了。如果据实而答的话,是没有对不住楚天齐,也没有给楚天齐的支持者留下话柄,但却会得罪柯兴旺,重要的是得罪上级领导。
  是为前途着想,还是让良心安定?牛正国陷入到深深的纠结当中。
  会议室内已经静了好几分钟。
  这时,柯兴旺扫视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到牛正国身上:“牛副书记,你把案件的进展情况向大家通报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