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8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雪瑞亲自开车,载着我们赶往了医院去,她开得很快,几乎一路狂飙,我瞧得有一些心惊,说雪瑞,雪瑞,稳住,不要被心魔给控制了。
  她这才稳了一点儿来。
  到了医院之后,雪瑞停好车,然后给阮助理打电话,他告诉我们,说他就在停尸房附近守着,那帮人还没有走。
  听到这话儿,雪瑞推开门,匆匆走了出去。
  我也想跟出去,屈胖三却一把拉住了我。
  他对我说:“有问题。”
  啊?
  我愣了一下,说你什么意思?
  屈胖三说那个人的声音有点儿抖,你没听出来?
  我说是不是冷的?

  屈胖三眉头一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样的语气,没问题才怪呢……
  雪瑞见我们没有下车,回过头来,问怎么了?
  屈胖三说道:“哦,我尿急,陆言先和你过去,我去撒泡尿过来。”
  他一边说,一边推了我一把。
  我瞧见他这般说,知道他不会跟我们一起行动的,不过想了一下也好,要万一有什么事儿,有人在外面照应着也不错。
  这般想着,我没有再停留,下了车,说别管他,懒驴拉磨屎尿多,从来不让人省心。
  我与雪瑞两人进了医院,然后朝着停尸房的地下室方向走去。
  路上的时候,我低声说道:“雪瑞,一会儿小心一点。”
  雪瑞不以为意,而是问我道:“如果来的,是许鸣,一定别让他跑了。”
  我说如果有埋伏呢?

  雪瑞一愣,说怎么会这么说?
  我说屈胖三怀疑那位阮助理被劫持了,在那里设好了圈套等我们呢,我的意思呢,是我先过去,你一会儿再过来,免得被一锅端了。
  雪瑞摇头,说这怎么行,这是我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你冒险呢,还是我去吧。
  我与她争执几句,发现雪瑞很固执,也就没有再坚持。
  反正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儿,我到时候直接一个地遁术离开就是了,谁也拿我没办法。
  前往位于地下室的停尸房路上,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觉得有几分阴森,穿过一条灯光幽暗的长廊,有一个空房间,左边的下方有一个铁门,那儿就是停尸房了,我们来到跟前,推了一下,发现那门是虚掩着的。
  我没有立刻进去,而是让雪瑞拨打了阮助理的电话。
  雪瑞打了过去,铁门后面传来了一阵铃声,然而却迟迟没有接听。
  铃声在空旷的空间里不断回响,无端生出了几分惊悚来。
  我没有再多犹豫,直接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
  雪瑞想往里面走,被我一把拉住了,随后我用长剑将门给拨开了去,那门在空旷的空间中,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吱呀声,我瞧见了里面的灯光,一明一暗,一股冷气从里面徐徐地吹了出来。
  我缓步往前,慢慢走进了里面去。
  缓步而行,停尸房里面的一切场景印入了我的眼帘之中,一排排的柜式储尸盒,然后还有推车之类的,随后我听到了手机铃声,是从那储尸柜里面发出来的。
  储尸柜?

  我皱着眉头,走了过去,瞧见那柜子并非严丝合缝地镶嵌在里面,而是露出了半截缝来,我伸手,将那柜子猛然往外一抽,瞧见一具脸色惨白的尸体。
  是阮助理。
  他平躺在了储尸柜的盒子里,喉咙给人切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从里面咕嘟嘟地往外冒,流满了整个盒子。
  我伸手,在他的脖子上按了一下,发现人已经死了。
  刚死不久。
  我感觉到自己踏入了一个陷阱之中,下意识地往后推开,然后左右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门外的走廊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并且隐约听到人有在低声说道:“报警电话里面,说凶手很悍勇,小心点……”
  丨警丨察?

  我看了雪瑞一眼,终于明白我们到底还是陷入了敌人的圈套之中去。
  雪瑞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撕下了衣服一块布,将所有留下痕迹的地方给擦了一遍,而我则没有再顾忌,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低声说道:“我们走,离开这里。”
  我想要使用遁地术准备离开,然而猛然一冲,却感觉撞到了铁板上一样。
  果然……
  布局的那人显然是知道我的手段,居然在停尸房里提前做好了布置,让我根本无法通过地遁术逃离现场。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雪瑞着急了,问我道:“怎么办?”
  怎么办?
  这个时候躲肯定是躲不了的,外面的丨警丨察应该也是圈套里面的一部分,甚至在我们抵达之前,就已经接到了报警,肯定会严格搜查的,而这个时候,阮助理的死,再加上我们在现场,想要跟对方解释,根本是行不通的。
  这就叫做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但不躲不逃,难道跟这帮丨警丨察刚正面?
  我们又不是许鸣,总不能行事肆无忌惮,随意杀人吧?
  雪瑞显然也是有这样的担忧,有些慌张地看着我,而我在犹豫了两秒钟,突然间灵光一闪,从乾坤囊中掏出了一串珠子来,剥下一颗,递在了雪瑞的手中,说用劲气将它给捏碎。
  雪瑞不知道我什么意思,而就在此刻,我也拿出一颗,直接捏碎了去。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冲到了铁门前,猛然一脚踹了出来。

  砰!
  铁门一响,好几人冲了进来,而在此之前,雪瑞已经捏碎了那个珠子。
  隐身念珠。
  这玩意是我们之前在天山神池宫里面陆左分给我的赃物,一共十二颗,每捏碎一颗,就能够隐身五分钟,遁去身形,让人瞧不见踪影。
  捏碎这珠子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扭曲的炁场将我给包裹住,随后瞧见面前的雪瑞也消失不见了。

  当然,这种消失只是视觉之中的消失,炁场感应之中,她依旧存在。
  不过这情况,面对着一帮丨警丨察,倒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一瞬间,停尸房里涌进了七八个丨警丨察来,手持左轮警用手枪,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很快,他们发现了储尸柜里面刚刚死去的阮助理,纷纷上前过去,而我则拉着雪瑞,离开了这里。
  两人心情沉重地离开了医院,来到了停车场,隐身效果并未消失,但我却能够感觉到身边这位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雪瑞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阮助理跟了李家湖二十多年,不但与李家湖的感情深厚,与雪瑞也是十分亲近,相当于她叔叔辈的任务,结果因为她的一个命令,最终给人予可趁之机,惨死在了这里,还被设计成陷害我们的局。
  这事儿,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一次严重的打击。
  一天之内,连续发生了两次这样的事情,无疑让人觉得头疼,这还只是我的想法,对于雪瑞来说,就更加严重。
  我们坐在车子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想起了屈胖三,说这小子去了哪里,怎么也不吱一声?
  这时有警车开了过来,雪瑞终于开口了,说我们得走了,留这里只怕会很麻烦。
  虽然没有当场逮到我们,但阮助理作为李家湖的助理,特别又是在李太刚刚跳楼自尽的情况下,肯定还是会牵连到李家的。
  日期:2016-07-1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