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5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如果他一点表示也没有的话,那么其他人就会认为他过于软弱,那些反对改制的人就会变得肆无忌惮,座谈会很可能演变成为讨伐大会、攻击大会。虽然包飞扬确实愿意听一听大家的意见,以弥补方案的不足,尽量照顾大家的利益诉求,可是一旦演变到那种局面,就会出现为反对而反对的局面,那些原本立场并不坚定的中间派,也会站到反对的那一方,为方案的推行和实施带来额外的阻力。

  包飞扬抬头看了一眼,众人的目光各不相同,可是有一点很明显,那就是轻视,恐怕没有几个人会认同他作为这次改制行动的牵头人。其实龙林桂原本是要来为他站台的,可是因为今天下午有一个紧急的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不但龙林桂来不了,省府那边分管这个领域工作的副省长来不了,就连何昱也因为工作关系在那边待命,暂时来不了,只能包飞扬孤军奋战,难免会让大家产生一些误会。
  包飞扬微微一顿,继续说道:“我在这里先说两句,这一份改制方案,是在省委的布置下,由省体改委组织,我们能改办负责,经过比较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并且征询了石化系统各位领导和专家的意见,包括和基层石油人、石化人讨论以后,综合当前经济和改革形势,制订的一份改制草案。”
  “这份草案已经经过了省委涂书记、田省长和龙书记的审阅,他们提了一些要求,并且指示我们一定要多听取大家的意见,这也是召开这次座谈会的缘起。所以希望大家畅所欲言,只要是有价值的建议,我们一定会听取,并且龙书记,甚至涂书记都可能亲自关注。”
  底下的人顿时面面相觑,吴旗锐也和郭广大等人相互对视一眼,包飞扬这话有点扯虎皮作大旗的味道,要是大家说的话有可能被涂延安、龙林桂等人关注,想必等会儿发言的时候就会收敛多了。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相信包飞扬有能力将他们说的话捅到省委领导面前,不过大多数人的态度确实收敛了一些。

  看到大家都不说话,吴旗锐使了个眼色,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的吴有为顿时又兴奋起来,甚至连声音都有些变形:“我有意见,现在中央提倡给企业更多的自主权,以搞活经济,这份改制方案我还没有细看,可是我简单看了一下,发现这个方案提出的办法是将众多中小企业合并成为一个大型的企业集团,实行统一管理,这明显违背中央搞活经济的主旨精神嘛  !我认为不应该合并,而是要简政放权,给企业更多自主权,发挥企业的主人翁精神,才能够将企业做好。”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丛睿马上冷笑了两声:“呵呵,你这话未免也太片面了,中央还说要推进企业集团化改革呢,我们西北省石油和石油化工产业规模比较小,也比较零散,正需要实行集团化改革,以增强竞争力,走上发展的快车道。”
  “竞争?我国对油气资源和相关产业实行的是国家经营、集中管理,你这是要跟谁竞争呢?”吴有为马上反唇相讥。
  华夏石化西北省分公司的副总经理陈宇良笑着说道:“我们石化公司欢迎竞争。”
  包飞扬力主对石油产业进行改革,目标就是华夏石油和华夏石化这“两桶油”,正是因为两桶油的垄断经营,造成了很多恶果,比如在国内总体物价水平要比欧美更低的情况下,油价却要高过欧美国家;再比如“两桶油”依靠垄断经营就可以赚取丰厚的超额利润,这就使得他们在技术创新和开拓发展方面欠缺动力,使得这样两个总体规模在世界五百强中可以排名前列的大公司,实际技术水平十分有限,许多都要依赖和其它公司的合作,比如造成上千平方公里海域污染的渤海油井泄露,就是海油公司与美国康菲公司合作的。这就使得华夏在大量进口石油的同时,由于技术能力的限制,无法对国内的油气资源进行充分的利用。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页岩气,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页岩气的开采使得美国迅速从天然气进口国变成了出口国,在欧美和俄罗斯发生冲突时,美国的页岩气甚至成为缓解欧洲气慌,用来制衡俄罗斯的重要筹码。可是页岩气的开采技术掌握在美国人的手上,虽然华夏的页岩气探明储量和美国差不多,可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开采,结果还是要依靠从国外进口天然气,一个华俄天然气管道谈了很多年,成为俄罗斯在与华夏双边交往中的重要筹码。

  除了技术革新落后,垄断也使得两桶油在生产管理方面不思进取,炼油业务每年都要从中央索要高额的补贴;内部**严重,一盏吊灯居然上千万,甚至查出**窝案;业务拓展不力,对外投资屡屡失败,损失严重……
  能源是战略性行业,所以国家才会实行统一管理,可是由于缺少竞争,两桶油在控制了优势资源的同时,却没有能够起到相应的作用,只是低水平的控制。包飞扬希望西北石油能够利用自身得天独厚的条件,成为一条鲶鱼,可以刺激国内的石油行业更好地发展。
  不过这个目的并不好大肆宣扬,尤其是当着“两桶油”的面,要知道全国的油田都是属于两桶油的,只有临黄和北河比较特殊,要是他敢喊出这样的口号,说不定第二天两个油田就要被两桶油收编。
  他笑了笑道:“我们西北的石油、石化产业当然没有办法跟中央的老大哥竞争,不过石油和石化都非常需要规模化,我们要生存下来,实现规模化经营是必须,这个我相信陈总一定深有体会。”
  陈宇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是有这回事,不过临黄和北河两个油田合并起来的规模也不大,要形成规模,还不如并入我们石油公司。”
  郭广大抓住机会,紧跟着说道:“陈总说得对,如果只是为了追求规模,那我们临黄石油加入石油总公司就好了。临黄石油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临黄是老区,是为了照顾老区,如果成立石油集团,变成省属集团公司,那岂不是违背了这个初衷?”RS
  郭广大接着说道:“当然,我并不是说不能合并,不能划归省属,但是不是一定要合并呢?合并以后对企业和地方经济的发展有没有好处?至少我个人认为,直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有发现这样做的必要性。”

  临黄炼油厂的厂长张又安马上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大企业有什么好处?无非就是规模大,可以做大事情,但是大企业也有大企业的弊端,比如容易滋生大企业病,管理层级太多,增加了管理成本,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这些都是和当前改革的方向是相逆的。”
  “而小企业也有小企业的好处,比如灵活,决策效率更高,管理上更容易一竿子插到底,更有针对性。如果都归拢成为一个集团,下面有临黄的油田,也有北河的油田,临黄和北河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到时候集团要决策,到底是按照临黄的情况还是北河的情况来考虑?如果都要考虑,那是不是又破坏了政策的统一性?”
  “总而言之,我认为合并并不是什么好办法,合并本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也完全没有必要。”
  张又安说完以后,陈纪良和李继儒对视一眼,李继儒笑了笑说道:“呵呵,郭总和张总刚刚说的话都很有道理,正好我个人以前研究过企业合并这种方式,其实在国外企业并购与合并是很常见的,那些世界五百强大部分都合并过其他企业,可以说他们就是合并而成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