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4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发现了北河油田的那支勘探力量很快转战临黄,他们确实在临黄发现了石油,可是临黄的石油产量很低,开采难度也比较大,油的品质也不怎么样,结果就是临黄油田并没有发展起来,结果北河油田也被耽搁了。
  包飞扬等人抵达北河以后,得到的待遇和在临黄的时候差不多,北河石油的陈纪良和北河石化的李继儒都没有出面,包飞扬就算是一个傻子,也知道临黄和北河的石油人已经联合起来,是有预谋这样做的。
  不过他还是和在临黄一样,好像并不知道北河油田的人实际上并不喜欢自己一样,依然按部就班地在油田里转悠,或者看看现场,或者看看资料,走访一下油田的老工人,参观一下油田的历史展览馆,召开一个老工人座谈会等等,偶尔还拜访一下朋友,总之,要想从包飞扬的考察行程当中看出问题来,根本没有可能。
  不过,这样的考察行程并没有能够持续多久,在北河油田考察的第三天,包飞扬等人突然被一群工人在厂里堵上了,他们围住包飞扬,大声嚷着“我们要上岗”、“工铲党不顾工人的死活”、“还我石油”、“北河油田是北河的油田”等等口号。

  由于事发突然,陪同接待的北河油田的人急忙想要保护包飞扬等人回去,不过被包飞扬阻止了,他越众而出,走到人群最前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前,握住老人的手,缓声问道:“老人家,你们有什么事情,慢慢说,说清楚了,组织上一定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的。”
  老人瞪着浑浊的眼球,盯着包飞扬看了片刻才道:“你就是省里来的大官?你是大官的秘书吧,我们要见大官,我们有情况要反映。”
  旁边陪同的北河油田副总经理郑安世马上大声呵斥道:“你们胡说什么?这位就是省里来的考察团团长,省体改委的包主任,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向油田反映,不要冲撞领导,你们负不起这个责任。”
  包飞扬看了一样这个郑安世,直觉情况有些不对。郑安世的话看起来是呵斥这位老工人,可是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政工干部,他应该很清楚在这种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公开上级官员的身份,因为这会让群众反映意见的情绪更加强烈。
  更何况郑安世这句话里面就有一个巨大的陷阱。RS
  丛睿笑了笑,毫不客气地说道:“这当然不能作为目标,我们是能改办的,又不是勘探队,你要是定这个目标,我们还有什么实现的希望?”
  包飞扬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来这里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找到日后那一个巨大的陆上油田。虽然说那时候国内需要的石油主要依赖进口,北河油田哪怕成为陆上第一,在石油总的消费量中,所占的比例也并没有多高,不像以前的大庆,那是可以占到半壁江山的。
  但是北河油田同样不容小窥,虽然它本身的产量并不能够影响大局,但是在石油和相关产业主要被“两桶油”垄断的格局下,如果有一个北河油田这样的例外,肯定可以让这个市场更加的活跃和合理。
  在包飞扬的记忆当中,日后两桶油垄断了油气产业的上游,一方面,他们凭借垄断在国内混得风生水起,根本不需要像其他油气企业那样不断地去找油,开发采油炼油技术,只是凭借垄断赚取利润。
  别看两桶油都是世界五百强排名最前列的,采油工人也能打硬仗,但是在一些关键领域和技术上,两桶油和世界巨头还有着很大的差距,比如日后美国人采用的开发页岩油和页岩气的技术,一举颠覆了石油产业的格局。两桶油就根本这方面的积累。
  另外,在油气开采领域、输送领域、炼化领域,乃至环保等方面,两桶油就像很多国企那样,比较懈怠,技术实力和管理水平都跟世界先进水平差很多,时常爆发极其严重的环保和安全事故。
  一方面,他们利用垄断大赚特赚,办公楼大厅的吊灯据说就花了几千万,但是与此同时,他们却大喊炼油亏损,每年从中央财政拿到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的财政补贴,这简直就是个大笑话。
  而在寻找油气资源方面,他们又动作迟缓,一直到十几年后,国内油气资源已经非常紧张的情况下,才满世界花高价买油,付出了很多额外成本  。
  而让很多国人最诟病的地方则在于,国内成品油的价格竟然比美国还要高,要知道美国可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他们消耗的汽油在全世界占据了很大的比例。
  可见,两桶油的垄断经营,无论是对于油气产业本身,还是对油气产业的下游、最终消费者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现在包飞扬看到一个机会可以打破这种格局,所以他必然要去尝试一下。
  这个机会就是临黄油田。
  和临黄油田不同,北河油田的所有权还有一部分是属于石油总公司的,但是他们委托地方管理,地方也拥有一定的权力。而临黄油田是直接划给了地方,而包飞扬的想法就是在北河油田的油气资源被发现以前,将北河油田并入临黄油田,然后进行重组,使其成为一个由西北省国资控股的地方油气集团,避免日后轻易就被两桶油收入囊中。
  当然,这个意思包飞扬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告诉丛睿和尚晓红,他希望能够将北河油田和临黄油田合并重组,然后集中力量,对区域内的油气资源进行勘探开采,期望西北省的石油产业一个大的提升。

  丛睿对包飞扬的这个想法并不以为然,他直言不讳地指出:“这个想法虽然很好,但是石油勘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投入极高,风险极大,你就算能够将两个油田的资源整合在一起,也未必能够干成这件事。更何况北河与临黄两个油田向来不和,他们也不会支持合并。”
  丛睿在石油系统工作过,所以对一些材料上面反映不到的情况也十分清楚,更何况这两个地方打的笔墨官司也不少,在历年的材料档案中,都可以看到他们告对方状的材料。
  包飞扬笑道:“这就要靠你了啊,丛科,你现在可是能改办石油天然气科的负责人,你可不能懈怠啊!”
  丛睿没好气地瞪了包飞扬一眼,直咧咧地道:“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我怕什么?再说了,我们能改办有这个什么石油天然气科吗?我怎么没有听说啊!”
  一路闲扯,很快到了临黄市火车站,刚刚走出出站口,就看到外面有人举着个牌子,上面写着能改办几个字。这个年代手机的普及率还很低,所以接人很不方便,哪怕是熟人接站的时候,也可能举着个牌子,好让要接的人看到。

  丛睿笑道:“呵呵,看来临黄的人还是蛮好客的,没有让我们吃闭门羹啊!”
  尚晓红瞥了丛睿一眼,娇声笑道:“有我们的丛大嘴巴在,他们敢那么做,不是找死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