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4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一头撞到这里来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变成卧槽马。”张文定自嘲一笑,便岔开了话题,“老板你这次到省里来,是有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啊,跑交通厅。”木槿花摇了摇头,显然这一趟交通厅跑得不是很顺。

  张文定知道,这只是公事,木槿花应该还有个私事也不是很顺利。若只是交通厅的事情,白珊珊不可能说不知道。
  他没有多想,直接问:“明年的高速公路计划?”
  木槿花道:“嗯,随江还有两个县没通高速,明年至少也要拿下一个啊。”
  石盘省去年年底的时候定了个规划,五年之内,全省所有的县都要修高速公路。

  这个规划一出,下面各市现在对于这个高速公路建设项目的争夺相当激烈,不仅仅有需要的县里不停地往交通厅跑,就是市里,也不仅仅只是分管交通的副市长的事情了,大市长都相当重视,甚至市委书记亲自出马也正常。
  这不,随江的市委书记就亲自出马了。
  在这种事情上,平时合作愉快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会达成共识,平时关系相当僵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也会达成共识。
  高速公路这种事情,早一天修好,就早一天受益,谁也不愿被排到第五年去,都想被纳入第一批建设的名单中去。可以想象,交通厅要被下面各市骚扰成什么样子了,更可以想象,交通厅面对下面各市的骚扰,会头疼成什么样子。
  交通厅是个相当牛逼的大厅,但是再牛逼的大厅,同时面对全省各市的压力,也会头疼不已的。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去的风声,说是这两个月,就要定下明年高速公路的计划,各市闻风而动,搞得交通厅的大厅长都不敢在厅里办公了。
  大厅长不在厅里办公,副厅长们自然不可能随便乱答应什么。
  像随江这种交通状况良好的市都还有两个县没有通高速,别的市可想而知,这些利益怎么平衡,确实是个大问题。

  对这些情况,张文定有些是了解的,有些是不太清楚的。
  但是,眼见木槿花都亲自到省城跑这个事情了,他猜也能够猜得出来难度有多大,感慨道:“最近交通厅的门槛都快被踩烂了吧?”
  木槿花难得地发了句牢骚:“他们的门槛就没有好的时候。”
  木槿花在去随江工作之前,在省纪委也是手握实权的,只不过负责的是各市,而不是省直,但在省里也是有些人面的,现在都说出了这种话,可见在交通厅的遭遇有多么不顺心了。
  “交通厅怎么说?”张文定想了想,还是这么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说?摆困难设障碍他们最拿手。”木槿花说得相当不客气,“元厅长现在是谁都不见,随江想要拿下这两个项目,难度不小啊。”
  元厅长就是石盘省交通厅的大厅长,姓元名朝,很有意思的一个名字。

  这种时候,就算有人知道了元朝正开着的手机号码,打通了人家也不一定会接电话,接了电话也可以说在京城或者什么别的地方,总之一条,不是关系特别好的人,元大厅长是不可能露面的。甚至极有可能,元朝真的已经躲出了石盘。
  张文定道:“只要一个县的名额,高管局应该能够拍板吧?”
  木槿花摇了摇头,就说起了这里面的道道。
  石盘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的局长是省交通厅的副厅长钟镇强,但交通厅里还有另一位副厅长何艳分管着高速公路基础建设、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等方面的工作,这两位副厅长之间不怎么融洽。
  而且,明年的计划是省里的规划,上哪个县不上哪个县,计划内的钱,交通厅自己能够作主的最多也只有一半,另一半,那是由省领导指定的,在这种情况下,大厅长不表态,钟镇强和何艳又斗得欢,高管局真的没多少自主权了。
  况且,就算是高管局能够拍板,又是那么容易拍给你随江的?
  听到这么一个情况,张文定也是颇为无奈。
  他只能摇摇头,道:“要不,别人争取高速公路,咱们就争取省级公路和农村公路,多搞几个项目也是好事啊。”
  木槿花笑了起来:“你倒是会想,交通厅的项目,哪个市都只会搞一个,高速公路是一个,省级公路也只有一个!农村公路,这个,市里不会搞吗?”
  这也确实,跟高速公路相比,省级公路实在不算什么,至于农村公路,那就是个渣。
  况且,现在随江早就做到了村村通公路,虽然还有不少村子里的公路网有待加强和延伸,可这点投入,各区县自筹一部分,市里再拨点款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当然了,能从省里要到钱,那也是很好的。可是,如果要用高速公路来作交换,那真就是丢了西瓜捡芝麻了。
  张文定笑着道:“这不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你能够拿得下来多少公里的省级公路?”木槿花看着张文定,不管高速公路拿不拿得下来,如果省级公路有门路,那都得想办法搞到手。
  张文定赶紧摇头道:“老板,你也太高看我了吧?这样吧,我到省公路局问问,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跟高管局相比,省公路局的自主性要大上不少,交通厅对公路局的干涉要少许多。这主要是因为高管局的权力实在太大,厅里的目光都盯着高管局呢。
  大家都知道,交通厅是贪腐的重灾区,而高管局,则是重中之重。
  金桥银路草建筑,房地产业的利润都已经让人口水直流了,更何况修桥修路呢?
  省里要修高速公路,在高速公路的路线选择上,交通厅都没什么决定权,更别说高管局了。但路线确定下来之后,具体怎么修,由谁来修,就是高管局的事儿了。
  公路局在修公路这个事情上,有些公路,他们是可以制定路线的。

  木槿花嘴里说着交通厅的项目一个市只会给一个,可一见张文定似乎有路子,马上就想把高速公路和省级公路都拿下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更何况,省级公路,那也不是蚊子肉,而是肥肉!
  张文定的回答挺痛快,却不是木槿花最想要的。
  木槿花对张文定是有恩的,恩情还很深厚,只是再深厚的恩情,也不能拿来随便折腾。拿下一个省级公路和拿下一条高速公路,都是领的一样的人情,可得到的实惠却相差太大,极不划算。

  动用了省长大人的亲妹夫,居然只拿到一个省级公路,木书记觉得这买卖怎么算怎么亏。
  “那你先跟公路局探探,高管局那边,你也得想想办法。”木槿花一脸严肃地点点头,“随江的发展,真的拖不起了。”
  日期:2016-12-13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