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2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瓦莱这帮人,因为防暴队的人手下留情,也没伤到什么,爬起来后,骂道:“朱丽花,你等着!”
  然后一挥手,把自己的人狼狈的带走了。
  包括那两个被掐得快挂掉的女狱警,连滚带爬的逃了。
  我对朱丽花说道:“谢谢。”
  朱丽花说道:“这帮人对女囚下手真狠,完全不把人当人。”
  我说:“所以我说她们是畜生。”
  朱丽花说道:“先救女囚!”
  她赶紧的对地上晕倒的张自进行抢救,她们懂得医学救护,毕竟,都是练出来的,军队出来的。
  五分钟后,朱丽花说道:“她没事。”

  我说道:“那怎么还不醒。”
  朱丽花说道:“被药迷晕,哪会这么快就醒来。”
  我说道:“好吧。那是什么时候才醒来。”
  朱丽花说:“可能三四个小时后。”
  我说道:“那她们又要来要人怎么办。”
  朱丽花说:“如果是又要来要人,我真的是拦不住了。这次打架,如果她们闹上去,我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事,有什么样的后果。监狱长会不会处罚我们。”
  我说道:“可能真的会闹上去。”
  朱丽花手下过来,说有电话。
  朱丽花去接了电话。
  电话是监狱长打来的,瓦莱那群家伙果然把朱丽花揍她们的事上报了监狱长,监狱长倒也没有说打架的事,因为毕竟防暴队的人,都背景深厚,还是军队出来的,所以没有责怪什么,就是说让朱丽花赶紧的把女囚让d监区的人带回去。
  朱丽花挂了电话后,过来告诉了我,并且说,d监区的她们又要过来要人了。
  这次,是真的拦不住了。

  我看着晕迷中的张自,这次是保不住她了。
  可她如果被带走,就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我说道:“妈的,把张自弄醒!”
  朱丽花说:“怎么弄醒。”
  我说:“掐人中!泼水,泼冷水!快点!”
  也许,把她弄醒了,争取到让她说她为什么被关的时间,知道了被关的真相,也许我真的就能救到张自了。
  朱丽花说:“她醒来又有什么用,又要和她们打架吗。”

  我说道:“不是,我要问她几个问题,知道她被关的原因的话,可能就帮得到她了!”
  朱丽花说道:“好。”
  她让人去拿冷水,她也想办法把张自弄醒来。
  然后她说道:“这个点是饭点,不如这样子吧。你们几个,把防暴队的楼下的大门给锁了,我们就说中午大家都回去宿舍休息了,这里没人在。你们都走,全都回去宿舍!如果监狱长问起,就说我们中午都休息了,下午才能让她们进来要人。”
  她的手下们急忙说是,然后下去,出去了,反锁了大门。
  我们把这个办公室的门也关上了。
  过了十分钟左右,我在办公室里面偷偷往窗外楼下看,看到瓦莱又是带着刚才的一群手下,浩浩荡荡来要人,但是楼下的大门锁着,她们也没办法了,在门外遛了几圈后,只能悻悻的回去了。
  我说道:“她们走了。我们只能争取到中午午休的这点时间。”
  朱丽花说道:“她们那么拼命的要把这名女囚带回去,究竟为了什么。”
  我说道:“所以说,我觉得她们有惊天的秘密!”
  朱丽花说:“这女囚也没和你说。”
  我说:“做了那么多天的心理工作,今天总算要开口说了。不容易啊。”
  朱丽花说道:“她醒了!”
  张自咳嗽了几下,果然,是醒来了。

  张自醒来后,我松了口气,说道:“好在你没事。”
  张自坐了起来,说道:“她们呢。”
  说到她们,张自咬牙切齿的。
  我说道:“她们走了。朱队长把她们赶走了。”
  张自看了看朱队长,说:“谢谢你。”

  朱丽花没说话。
  张自对我说:“谢谢你”
  我说:“不客气。”
  张自说:“如果不是你事前和我说不要杀她们,我就杀了她们两个了!”
  我说道:“对,她们的确该死!”
  朱丽花去拿了一瓶水过来。
  张自一口气,喝完了。
  我说道:“下午上班的时候,她们就又会来要人的,到时候,我们真的没办法拦着了。你最好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她们逼迫迫害你的事,否则,我帮不到你了。”
  张自说道:“我不是犯人!我不是监狱的犯人!”
  我和朱丽花对视一眼,张自说她不是监狱的犯人?
  我说道:“你不是犯人?那你怎么进来?你不小心走进来这里的吗。”
  张自说道:“是她们把我弄进来这里的。”
  难道真的不是这里的犯人,所以我让她们去查她的资料,没有一个能查得到的。
  难道真的不是?

  我说道:“她们为什么把你弄进来这里?”
  张自说道:“她们让我进来杀一个人。”
  朱丽花对我说道:“你能不能不乱问。”
  我说:“什么叫我乱问,我乱问了吗。”
  朱丽花说道:“你这不是乱问吗。让她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不就行了,你这里问一句,那里问一句,怎么能搞清楚。”
  我说:“好吧。那,张自,你说说看啊。把这事情从头到尾说清楚。”

  朱丽花说道:“让她自己说,你闭嘴。”
  我闭嘴了。
  张自说道:“我爸爸是船员,经常出海,后来他因为工作,在泰国了,就把我们接过去。我就跟着家人去了泰国,我爸爸妈妈,还有我哥哥。可是我爸爸妈妈,都在那里染上了瘟疫,没有好好救了,都死了。”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我哥哥小时候就有残疾,还有另外的病,我在八岁的时候,就开始照顾我哥哥,钱都拿来治病了,我没有钱。我就去偷东西,没有吃的,我只能去偷。后来被一大群人给抓到了,那群人的老板,是管一个拳场的。你们知道什么是拳场吗。”
  我问:“泰拳?打架那种。”
  她说:“是是,泰拳。那群人说我偷东西,要打断我的腿,我哭着求他们,他们老板说,我竟然能翻过那么高的围墙来偷东西,骨头很硬,问我要不要学打拳,我问有没有钱,有没有吃的,他们说有,我就愿意了。我每天去拳场练拳,每天打架,被人打,半年后,我就开始上台表演,我是女的,但要我和男孩子打,我很少输的。从小时候开始,我就是拳场的招牌,所有的女的打不过我,很少有男的能赢我,除非是外面来的高手,当地的男的高手都打不过我。可是我们老板很心黑,给我的钱很少。后来我哥哥病死了,我就想离开了那个拳场。”

  日期:2016-09-2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