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8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勉强笑了一声,说你客气了,寨黎苗村是你的家,也是虫虫的家,不管是为了谁,我都有足够的理由站出来。
  雪瑞说你们做得很棒,我相信即便是我,也不可能做得更好。
  顾老板请我们入座,然后说道:“我去外面抽根烟,你们慢慢聊哈……”
  他是个识趣的人,知道我们有要事得谈,所以主动避嫌。
  看着顾老板将门给关上,我说道:“他是个不错的朋友。”
  雪瑞说对,他是我父亲最好的朋友,跟陆左哥也是挺好的朋友——事实上,在陆左哥未发迹之前,他对陆左哥有过提携之恩。
  简答聊了几句,我直入主题,说道:“雪瑞,事实上,我们这一次过港岛来,事先并不知道你父亲出了事;我们过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找许鸣的,这家伙欠了我们一点儿债,我和屈胖三准备把这家伙给干掉……”
  雪瑞说是因为寨黎苗村的事情么?
  我说有一部分原因,还有一个,是许鸣组织了好几次针对我们的追击和谋杀,这事儿我们得还回来;另外就是他此刻成立的新邪灵教召集了许多邪灵教的余孽,开始渐渐死灰复燃,并且与国际上的好几个邪恶组织合作,组成了一个大联盟,如果现在不把他干掉,只怕以后就麻烦了。
  雪瑞瞪眼,说他真的已经重组邪灵教了?

  我说对。
  雪瑞沉默了一下,说你们现在有没有什么计划?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他朝着翻了白眼,而我则有些尴尬地说道:“之前的想法,是过来,看看能否找到许鸣的下落,然后直接上去干翻他,不过临时知道你父亲的事情,所以就赶过来处理这事儿了。”
  雪瑞问你们为什么怕丨警丨察?
  我说我们是通过假证过关的,而且现在在大陆,我们的身份很敏感,盯着我们的人很多,躲在暗处更安全一些,我们暂时不想露面,被人知道——对了,那几个人你是怎么处理的?
  雪瑞说每人为了点儿蛊毒,然后警告他们,谁要是敢乱说话,会死得很惨。
  我说管用?
  雪瑞的表情有些冷,说我在他们身上下的虫蛊,能够听到他们的话语,希望他们敢尝试,不然我没有杀人的理由。
  瞧见脸色阴郁的雪瑞,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种恬淡自信的美丽,我不希望这些因为仇恨和暴力给毁了去。
  不过现在看来,估计很难。
  说完这些,雪瑞看着我,说我妈咪死了,父亲的身体糟透了,需要长时间的调理,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在想许鸣应该会很好奇,或许会忍不住露面,所以我希望你们去我家守着,等他一露头,我们一起行动——我不确定现如今的许鸣到底变得多厉害了,所以依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未必能够拿住他。
  我笑了,说引蛇出洞,这一招很不错。
  雪瑞说我明天就会着手处理母亲的丧事,许鸣从名义上来说,是我父亲的堂弟,到时候在丧礼上他一定会露面的。
  我说希望是吧。

  商量妥当之后,我们出门,与顾老板交代了一番,他让司机送我们离开。
  当我们抵达李公馆的时候,这儿十分热闹,李氏家族的人来了许多,都在这里等待着,满心疑惑,李家湖重病不见客,雪瑞刚刚回家又不见了人影,就剩下一管家在这里应付着,十分疲惫。
  我们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绕了一个圈,翻墙而入,然后来到了李家湖的房间里。
  雪瑞则去应付那些亲戚。
  至于李太的遗体,则停在了医院里,雪瑞找了人在那里等着,有任何情况,都会给她汇报。
  她也是经历过变故的人,并不是不出闺门的大小姐,处理起事情来,倒也井井有条。
  我们进房间里的时候,李家湖已经醒了。

  见到我们进来,他想要坐起来,结果给眼疾手快的我给拦住了,我帮他弄好被子,然后说道:“李生,不用如此客气,你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需要多休息。”
  李家湖看着我们,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已经听雪瑞说了,如果没有你们,说不定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笑了笑,说吉人自有天相,你命不该绝,就不会死。
  李家湖惨笑了一声,说什么吉人,对不起,今天真的让大家看笑话了……
  我摇头,说李生,这件事情,是许鸣那个王八蛋的错误,你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你得好好活着,只有这样,才能够看到许鸣倒下去的那一刻。
  提到许鸣,李家湖有点儿面目狰狞,说我还是太仁慈了,如果趁他羽翼未丰的时候,早点儿处理这个白眼狼,或许就不会有现如今的事情。
  我说怪只怪那家伙以前表现得太人畜无害了。
  李家湖说你们小心点,许鸣现在的势力很大,我听一位商场上的朋友说,他跟兄弟会在香港的一位大人物关系很好,能够动用的力量,超乎常人的想象……

  我说你别担心,他有张良计,我有过云梯,这事儿是有心算无心,就看谁占了先手。
  李家湖说他不知道你们来了?
  我说我们来的时候易了容,除了你和雪瑞,还有在场的几人,天底下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李家湖身患重病,即便是扯了降头,依旧精神颓废,再加上妻子亡故,所以状态并不太好,聊了没一会儿便睡去了,而我和屈胖三则在房间里守候着,免得再生意外。

  到了半夜的时候,房门被敲响,随后雪瑞走了进来。
  她拿着电话,低声对我们说道:“留在医院的人来了电话,有人进了停尸房……”
  听到这个消息,我皱着眉头,说你留了谁在哪里?
  雪瑞说道:“阮助理,爸爸最信任的助理,跟了他二十多年,一直忠心耿耿……”
  李家湖已经睡着了,我不想打扰到他,踮着脚走出门外来,说人都应付走了?
  雪瑞叹了一口气,说来的都是爸爸和妈咪两边的亲戚,特别是妈咪这边,我外公外婆家也是港岛的名门望族,突然间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有些接受不了……
  我看着雪瑞,说别人我不管,你要稳得住,你是去过黄泉道的,知道生死之事,本来无常,应该看得开一些。
  雪瑞听到,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我伸手,想要抓住她的肩膀安慰,突然间又想起了雪瑞跟陆左之间的关系,稍微犹豫了一下,而这个时候雪瑞却自己靠了过来,说借你肩膀靠一下。
  她说罢,靠过来,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然后无声地抽泣着。
  过了一会儿,我的肩膀都已经蕴湿了,她方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说你别误会啊……
  我苦笑着说道:“你放心,我没有那么多的自信,知道自己是我堂哥的替代品。”
  雪瑞低着头,没有说话,深吸了一口气,方才看着我,说我们走吧。

  我说你父亲……
  雪瑞冷声说道:“他只要是还想在港岛混,就不会做得那般明了……”
  我没有再多说话,而是与她一起下了楼去。
  日期:2016-07-12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