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4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石油行业有什么好弄的?”涂小明非常奇怪地问道。他向包飞扬打听这些消息,一方面确实有人向他打听这方面的事情,另外,他也担心包飞扬会乱来,就像上一次的雅达利事件一样,最后闹得不可开交。
  听说包飞扬可能选择石油下手,他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十分的疑惑:包飞扬什么时候会看到困难退缩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包飞扬笑道。他当然不会畏难,不过对他、对西北,甚至对华夏来说,对西北省的石油产业进行整改,这是一次绝无仅有的机会,他必须要把握住了。RS
  临黄作为革命圣地,在华夏享有很特殊的地位。几十年前,临黄因为群山环抱,地势险恶让革命的星星之火得以蛰伏、发展,并最终燎原。几十年后的今天,临黄的地理环境则成为临黄经济发展的巨大障碍,因为交通不便、资源匮乏,虽然中央一直对临黄的发展给予了高度重视,投入了大量资源,西北省也竭尽全力,不过临黄的发展依然缓慢。
  七十年代中期临黄发现油田,从中央到地方都给予了高度重视,石油部更是将临黄油田的开发当成了一项政治任务,不过投入巨量资源,历经数年的努力之后,却证明了临黄油田只是一块贫油田,临黄地区并没有形成丰富油气资源的地质条件。
  一直到九十年代,临黄油田持续了将近二十年的勘探开发才告一段落,在增长成为第一要素,先富带动后富理念的指导下,从中央到地方都开始有意思地优先法阵条件优越地区的经济,在这一波发展中,临黄明显落后,甚至成了西北省的后进地区。
  虽然还是有很多领导会在不同的场合呼吁发展临黄,但是临黄的先天条件决定了同样的投入,在其他地方可能取得比临黄出色很多的成绩,而同样的资源投放在优势地区,可以让gdp得到明显的增长,在临黄却可能什么动静都没有,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中央和省里的选择也就可想而知了。
  因而这些年革命老区、老少边穷地区几乎成了同义词。
  虽然在经济资源方面,中央和省里出于地区平衡、投入产出的效益等方面考虑,不能够对临黄进行额外的投入,不过在政策、政治资源上,依然不遗余力。

  临黄油田就是如此,国内各油田陆地上的都属于石油总公司,唯独临黄油田是属于西北省和临黄市,也是中央对临黄的支持。
  实际上,临黄市甚至有可能独自拥有临黄油田。不过,临黄油田由于规模太小,实际上经济效益并不好,甚至还要政府往里面贴钱。临黄市根本背不起这样一个包袱,所以才将归属权的大部分给了省里。
  与其比较类似的还包括临黄炼油厂和北河油田  。北河与临黄接壤,事实上北河油田发现的时间比临黄油田更早,不过政府对临黄油田的重视程度显然更高,因此北河油田的发展更加困难,后来临黄油田划给省里,北河油田就被划归到临黄油田这个大体系当中,但是相对保持独立。
  实际上北河油田和临黄油田相互之间一直存在很强烈的对立情绪,临黄油田的人都有一种优越感,认为自己是北河油田的上级单位。又认为北河油田应该彻底归入临黄油田,那样的话临黄油田的规模就可以有一个提升,而不会只是一个小油田。
  而北河油田的人则认为临黄油田抢走了那么多资源,但是效益却还不如北河,如果给临黄的资源投给北河。说不定北河早就成为一个大油田了。

  虽然这种说法很大程度上是北河人的情绪发泄,但是几年以后,北河地区确实发现了更丰富的油气资源,而且北河油田甚至后来居上,成为了单体产量最高的陆上油田,不过那是十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北河人与临黄人是死对头,不过现在这对死对头却坐在了一起。临黄油田的老总郭广大、北河油田的老总陈纪良、临黄炼油厂的总经理张又安、北河石化的李继儒等人竟然坐在同一间饭店的一个包厢里,要是让熟悉北河和临黄石油体系情况的人看到,一定会大吃一惊。
  “老郭,你是我们临北石油人的老大,你说说看,那个包飞扬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要怎么应对?”北河油田的老总陈纪良将酒杯重重顿在桌面上,大声说道。
  张又安连忙笑着附和:“是啊是啊,郭老大你就发话吧,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惟命是从。”
  李继儒满脸微笑,轻轻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郭广大扫了陈纪良和李继儒一眼,笑道:“呵呵,老陈和老李你们居然认为当老大?我看是想将我推到前面当替罪羊吧?谁不知道这个包飞扬来头很大,不仅得到了省里三巨头的支持,甚至还得到中央许老的青睐,我跟他顶着干,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李继儒笑了笑:“郭总,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咱们只是说唯你命是从,并没有说一定要跟包飞扬对着干啊?”
  “你——”郭广大狠狠瞪了李继儒一眼,相比陈纪良,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李继儒,陈纪良是明着跟你干,看不顺眼就是看不顺眼,但李继儒却喜欢来阴的,有时候一不小心就落到他布置的陷阱里。
  张又安连忙说道:“不对着干,那还能怎么办,难道就让他包飞扬过来折腾?我可是听说了,包飞扬和这个能改办在省里就挺不受待见的,刚成立就遭到了电力厅、煤炭厅的针对和抵制,也就是我们临北石油上面没有人罩着,他就以为我们是软柿子,所以我们更不能软,得给他们好看,最好让他磕碰几颗牙。”
  李继儒依然是那副欠揍的笑容:“呵呵,张总真是豪气,不过要是这位包大人发怒了,狗头铡落下来,不知道会铡掉谁的脑袋?”
  “好了!”郭广大非常不满地瞪了一眼李继儒:“老李啊,我最不喜欢你的就是这一点,说话阴阳怪气的,什么狗头铡虎头铡,还龙头铡呢!”
  陈纪良看到事情要遭,连忙出面当和事老说道:“好了好了,今天我们大家坐到一起,是为了商量对策,而不是斗气来的,老郭你是什么态度,直接说就好了。”

  郭广大看了看陈纪良:“那你又是什么态度?”
  陈纪良笑了笑:“老郭啊老郭,难得看到你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样子  。既然你不敢说,那我就先说了吧!”
  “我认为,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先看看姓包的来是干什么来的?跟我们是不是存在冲突。如果没有冲突,姓包的下来只是例行公事,想混个资历,那么我们就成全他,也没有什么,花花轿子大家抬嘛!”
  “可他要是真的想在咱们的头上放火,那咱也不能轻易认怂,我觉得这个包飞扬没有去找电力厅和煤炭厅,而是找我们的麻烦,显然他的底气也不是很足,我们临北石油算什么?可能连一个大型煤矿场都比不上啊,他不敢去捋电力厅和煤炭厅的虎须,而是找上了咱们,可是咱们的胡须就是那么好摸的吗?反正不管郭总是怎么认为的,反正我是不会认怂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