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4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这个话说得义正词严,也极为冒险。
  首先,他和徐浩没有私交,不太明白徐浩的为人,这么说,有可能会令徐浩讨厌;
  其次,他前面那段话略显啰嗦,如果领导不喜欢听的话,他可能后面的话都没办法说出来,但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正因为他和徐浩没有深交,如果开始不啰嗦一阵,说不定徐浩就把他当成个路人甲打发了,他得给徐浩留点深刻的印象;

  最后,他要通过这次汇报,表现出一点年轻人应该有的锐气来,他要在这种大机关有所作为,光成熟稳重是不行的,该莽撞的时候,还是要适当莽撞一下的。
  现在是一个不需要开空调的季节,不冷不热,也不必开窗。
  徐浩办公室的气氛似乎凝固了一般,张文定的话一说完,寂静的办公室里再听不到任何声响,分外压抑。
  章冬河脸上表情相当淡然,看不出什么喜怒来。
  反正他只是和张文定一起来,并不是汇报的主角,不管徐浩是个什么反应,他都不会特别在意。他是服务中心的一把手,在服务中心众人面前自然要表现出极力维护服务中心利益的样子来,可实际上,他对于把车辆管理和使用权收 回来根本就不抱任何信心。
  他今天其实完全可以叫张文定单独到徐浩这儿来汇报工作,可他偏偏和张文定一起来了,目的就是要给张文定添点堵。
  在他看来,车辆管理权收不收回来都无所谓,收回来了也是个得罪人的事情,何苦呢?倒是张文定这小子,要好好注意着,别让其乱来。
  他要让张文定明白,服务中心,是他章冬河的地盘,把交通科交给张文定管,并不是说就由张文定说了算的。
  徐浩仿佛才反应过来张文定的话说完了似的,抬了一下眼睛,还是没忙着拿桌上那份方案,张了张嘴,道:“坐,坐下说。”
  这一下,不仅张文定有点意外,章冬河的脸上也闪过一道错愕的神情,难道徐局长这么容易就被打动了?这个太不合常理了,副厅级的领导,没这么好说话吧?
  这不科学啊。
  这个时候,不管心里怎么想,肯定都要先听话地坐下才行。
  坐下之后,张文定就没急着说了。
  别看刚才徐浩是让他坐下说的,可他 明白,如果徐浩没有再次让他说话,他最好还是别急着开口。
  果然,徐浩刚才那么说,只是让他们坐,并没有继续听他们说话的意思,而是拿起了桌上那份方案在手里翻着,脸上和眼中的神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等看完之后,他将方案不轻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看着章冬河和张文定,道:“先放我这儿吧,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这个送客的话章冬河和张文定当然都听得懂,屁股才刚坐热,便马上一起告辞出去了。到了门口,二人对视一眼,都不简单啊。
  石盘省地税局并没有马上就停流转税处处长邹正红的职,对外只是说正在调查此事。服务中心打的收回车辆管理权的主意自然也不可能马上就有结果,总要等到邹正红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局领导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

  事有轻重缓急嘛,你服务中心要是等不急去催,那可就太没大局观了。
  张文定需要展露一些属于年轻人的锐气,但他是相当理智地展露,不会冲动。他明白应该在什么时候展露,也明白要用什么方式展露。好在他现在的工作,不像在政府急着要出成绩,些许时间,他耗得起。
  无论再火热的事件,在网上都很难超过三天的热度,因为有太多的热点在争相恐后地出现,一个个攒着劲地往上冒,都以把上一个热点踩在脚下而骄傲自豪。
  就在邹正红的事情热度渐渐减轻的时候,石盘省地税局对流转税处处长邹正红作了停职处理。
  是的,停职,不是撤职,更不是双开。

  公车私用这个事情实在不大,跟女孩子亲热的照片也不是特别露骨,还是可以挽救的嘛。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组织上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啊!
  张文定又单独向徐浩汇报了一次工作,徐浩的态度比较客气,客气也就说明距离还保持得比较远。不过张文定也不急,他只是一个处室的副职,而且看上去又没什么背景,局领导没摆冷脸都算不错的了。
  周五 ,张文定刚下班,却意外地接到了武云的母亲曾丽的电话:“文定,明天有空吗?”
  武家的人之中,张文定对曾丽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比对武贤齐的感觉都要好。
  他赶紧回话道:“有空,有空,嫂子,有什么事吗?”
  曾丽道:“那你明儿过来吃饭,叫云丫头接你。”
  张文定道:“啊,行,我自己过来就行,知道地方。”
  “行,就这事。”曾丽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没有问他的工作什么的。

  张文定调到省地税局之后,去过武贤齐家中一次。他实在是相当不喜欢去,可曾丽打了电话,他就不得不去了。
  他很奇怪,虽说跟曾丽的几次见面,曾丽对他显得特别关心一些,可像这种纯粹地主动地邀请他去家里吃饭,还是让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感觉摸不着头脑。
  他眉头皱了几皱,顺手就给武云打了个电话:“你妈喊我明天去你家吃饭。”
  “啊?哦,那你来么?”武云随口便问,那边声音似乎有些嘈杂,听着像是在酒吧里。
  张文定就想不明白,那丫头怎么就喜欢往酒吧里跑呢?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是不是又在酒吧里打了几架,或许,她爹当了省长,又经历了去年那场事,她也会收敛一些吧。
  “来。”张文定回答了一个字,又顿了顿,还是问了一句,“明天没什么事儿吧?”
  “能有啥事?”武云没好气地说道,“不就吃顿饭么,还能把你怎么的,我说你啥时候这么疑神疑鬼了?”
  张文定道:“我没疑神疑鬼,我是问你,明天,不是你爸或者你妈生日什么的吧?”

  武云道:“不是,要是我爸我妈生日,小姑今儿就是不来白漳,也肯定得给你打电话呀。”
  “行,那我知道了,明天见。”张文定挂断了电话,决定不去想这个事情了。不就是吃顿饭吗?去吃就是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打定了主意,张文定就轻松了下来。
  其实服务中心不少人是没办法按时上下班的,但张文定分管的是交通科和党支部,只要接待任务不重,他是不怎么需要陪客的,安排车的事儿又不需要他亲自操作,基本上都能够按时上下班。
  他想着,晚上是不是和徐莹一起吃饭,打了个电话,占线,他就先开车了,车还刚出停车场,白珊珊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局长,明天有空吧?”
  日期:2016-12-1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