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服气是吗,把你们领导叫来,都叫来,来看看这个态势,看看他们敢不敢说两败俱伤,还我方伤亡三人。我方弄死你一半的人都不见得你们能不能发现子丨弹丨打哪来!”李牧暴怒地吼起来。
  薛猛昨天就被气得有了内伤,这会儿更是差点没吐血。他哪里还忍得住,把枪扔给身边的士官,他咬牙切齿地朝李牧走过去:“耍嘴皮子功夫没意思,有种跟老子练一练!!!”
  “你当本**怕你不成!”
  李牧怒火都要把头发给点燃了,他居然把上衣一扯给脱了,里面只有一件单薄的圆形保暖内衣,迎着薛猛就大步走了过去。
  “呃,班长要-操-他?”
  “薛猛!你想干什么!”
  耳麦里传来一声暴喝,薛猛的身形顿住。

  看见薛猛站住,李牧也站住了,不再往前走。
  此时,两人相距不到三米,李牧甚至隐隐约约能听到耳麦里的暴喝。
  指挥部里,王政委感觉自己都要给气出心脏病来了。忽然出现的埋伏,给他来到的惊吓可是一点儿也不比薛猛的要少。好在此时指挥部所有人都被突然冒出来的101小队给震慑住了,全部目不转睛地盯着投影布看,不然王政委就不知道应该上哪找道地缝把自个儿的脑袋给扎进去了。
  看见薛猛要和李牧打架,王政委终于回过神来了,粗暴地从张大了嘴巴发呆的唐河手里夺过送话器,然后就是开头的那一阵暴喝!
  王政委的暴喝让包括张宁在内的所有人回过神来——也难怪大家都有点失态,实在是想不到啊!

  看见张宁看过来,王政委压着怒火,骂道:“你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给老子滚回来!”
  薛猛听出是政委的声音,心里那是委屈又气愤,当然还有惭愧,是颇有些本宝宝心里苦但是不说的意思。
  张宁看向陈韬,问道,“你怎么看?”
  陈韬扭头看向王政委,又看向余旅长,却发现余旅长脸色很难看,像是憋着什么。
  余旅长走过来,向张宁请示道:“首长,我出去抽根烟。”

  张宁无奈地点了点头。
  陈韬看着余旅长走出指挥帐篷,然后就隐约听到虽然竭力控制但是还是很吐气的笑声!
  余旅长是憋着笑!
  真是够了,陈韬也是颇为无语。
  如果不是军长在场,恐怕余旅长会当场笑出来,第三旅的余旅长是出了名的声音大笑声亮的,那还不把帐篷给掀了。

  “首长,我也没想到……”陈韬老老实实地说,“以一号之前的表现来看,他不是时刻想要掌握主动权的人,我猜测他会发起反击,但是猜不到会埋伏,并且想要全歼薛猛的小队。”
  张宁摇了摇头,说,“我是问你,这个情况怎么判决,你作为总导演,你怎么看?”
  一愣,陈韬明白过来,首长是不问理由的,发生了就发生了,首长想要知道的是这个对峙的局面,怎么处理。
  陈韬也是觉得有些汗颜的,谁又能想到,那么严肃的一场野外生存,外加上要命的连续追击围剿,到现在会演变成打嘴仗,双方各执一词。
  “薛猛的意见不妥,他的小队仅伤亡一半不符合逻辑,一号要的全歼也很难实现,101小队也一定会有伤亡。”陈韬一边思考着一边回答,“我觉得,薛猛小队留下五个人继续执行下面的任务,其余的退出战场,101小队的……伤亡两人。首长,您觉得呢?”
  王政委此时举了举手,说,“首长……”
  谁想,张宁抬起手示意他不要说,说道,“跟你没关系,你不要发表意见。”

  这会儿,余旅长大步走进来,看来是缓过劲儿来了,但脸上那春风得意马蹄疾是可以轻而易举看出来的。
  “老王啊,咱俩可都是求了首长半天才能过来观摩的,要我说,观摩就好好观摩。”余旅长爽朗笑道。
  王政委微微冷哼一声,“余旅长,那我就陪你好好的观摩,回头你一定要在我这里多住几天,我让部队给你多露两手。”
  “换点别的,今天这样的就算了。”余旅长呵呵笑道。
  王政委被气得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不说话了。
  张宁也是理解这两位主官的心情的,不过理解也就只能是理解了,打仗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人情可讲。
  这边,张宁指了指投影布,对陈韬说,“你问我的意见,照我看呐,这场伏击战,追击部队是跑不了被全歼的,伏击一方的话。陈韬,你要看的是一个整体,训练的也是一个整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韬挺了挺胸脯:“完全明白!”
  他不再犹豫,马上通过电台下达命令:“薛猛,带着你的小队退出战场。此战101小队全胜。”
  “服从命令,把你的人带回来好好总结!”陈韬说道,“告诉101小队,抓紧往下走吧,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你转告一号,我期待看到更出人预料的表现,但是越往后他们的处境就越艰难了!”
  “是!我一定一字不漏地转告!”薛猛悲愤欲绝,“组长!我有一个请求!”
  “讲!”
  “让我继续,就算是作为一名普通的战士,我也希望继续下去!”薛猛牙齿都快要咬碎了。
  陈韬看向张宁,首长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陈韬沉思片刻,回答:“好吧,你把人带回来,然后随同我进入战场。”

  “是!谢谢组长!”
  镜头转移到战场那边,薛猛松开送话键,看向李牧,往前走了几步,站在李牧面前。李牧眯着眼睛看他,一点儿都没有怵。不就是打架吗,谁特么怕过谁呢你说?
  薛猛不想跟李牧打架了,冷静下来之后,他也就不会冲动了。
  “李牧。”薛猛开始说道,“站在个人的角度,我佩服你,栽在你手里我服气。这场伏击战,你们全胜。”
  李牧哼了一声算是回答,其他人闻言,都激动地嘿嘿笑起来。
  “但是!”薛猛话锋一转,说,“再往下你就不会这么轻松了。同时我还要告诉你,你赢了我不代表你就能了。我是教官组成员之一,就你刚才对教官的态度,我向你保证,未来三个月的训练中,我一定会教会你尊重干部的!”

  “你威胁我?”李牧拧起眉头,冷冷地看着薛猛。
  薛猛总算是挽回了一些气势,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不是威胁你——是欺负你。”
  其他特种兵闻言,都呵呵地讥笑起来,胸腔里的那一口恶气吐出去了不少。
  猛地回过神来,李牧忽然意识到,不能让对方给扰乱了心智,尤其是情绪。情绪一旦受到了影响,就会严重影响到判断力和思维能力。
  想到这里,李牧放下了,淡淡地笑了笑,“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要占嘴上的便宜,没问题,我给你。”

  薛猛脸色再一次沉下来,难看得很,他挥手:“我们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