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的价码又加了,看似不相干的两件事,其实是在拿林业局局长的位置谈判。而且柯兴旺故意把俊飞说成是自己“儿子”,也明显就是对自己一种警告。要是平时的话,对方开出给俊飞升局长和给堂哥解决正科的条件,冯志国早答应了。可他现在更迷糊:为什么柯兴旺要花这么大的本钱呢?
  事出反常必为妖,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越是这种诱惑大但却违反常理的事,越是要谨慎。而且在针对楚天齐的斗争中,现在自己绝对不能冲到前面去,他倒不怕姓楚的,他担心的是宁俊琦身后的人。上次老领导的警告言犹在耳,自己绝对不能去充当炮灰。
  但是如果不答应的话,柯兴旺可是县委一把手,那指不定如何给自己穿小鞋呢?如果没有柯兴旺的支持和默许,自己的工作可就难了,包括俊飞和冯志堂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思来想去,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不能得罪宁俊琦,不得罪她背后的势力为上策。否则,真到锒铛入狱那一刻,就什么都晚了。

  虽然拿定了主意,冯志国还是尽量把话说的婉转一些:“书记,虽然俊飞和冯志堂是我亲属,但我也不能违反相关规定而为他们谋利益。冯志堂论资历倒是够了,但冯俊飞到任乡政府正职时间还稍短,没有达到“最低两年期限”的要求,还是要让他多历练一下。感谢书记的美意了。到时他们的进步,肯定还离不了您的支持,还是会麻烦您的。”
  没想到自己都开出了这样的条件,对方竟然不知好歹的拒绝,柯兴旺实在是想不通。想不通冯志国为什么会这样,按说他恨不得姓楚的倒霉,怎么在这件事上却像是在维护那小子呢。实在不可理解,看来是指不上他了。这样想着,柯兴旺挥了挥手:“老冯你先回吧,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好的,我再想想,好好想想。”冯志国说着,站起了身,冲着柯兴旺连连点头,走了出去。
  看着冯志国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柯兴旺脸上的神情更加阴冷无比,心道:不识好歹的家伙。

  为了得到本地派的支持,刚才柯兴旺并没有把事情做绝,但他心里却是对冯志国更恨了。
  死了张屠夫,我还吃带毛猪不成?这样想着,柯兴旺按下电话免提键,拨出了一串号码,接着说了四个字:“过来一下。”
  宁俊琦回来了。
  大巴车刚停下,她就第一个下车,然后到停车位开上汽车,直奔开发区而去。
  当宁俊琦敲开门,站在门口的时候,楚天齐楞住了。随即他快步离座而去,她也迅速迎了过来,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她又发出了“嘤嘤”的哭声,他的眼圈也红了。
  渐渐的,她收住了悲声,仰头望向日夜牵挂的他。他脸上的颧骨有些突出,眼窝也深了一些,脸色也更黑了。她抬起手,轻轻抚在他的脸颊上:“你瘦了。”
  楚天齐没有说话,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天齐,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她在说话的时候,双眼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我……”楚天齐刚说出一个字,就住了口。他用手指了指门口,回身拿上外套,穿在了身上。
  宁俊琦先是一楞,然后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率先向门口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办公室,下了楼。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单位人早就下班了,没有遇到一个人。
  上了青牛峪乡那辆银色“现代”车,宁俊琦坐到驾驶位,楚天齐坐在了后排座位上。汽车缓缓启动,出了开发区,向右拐去。
  大约开出十公里左右,汽车拐上一个岔道,然后停在了离路边有十多米距离的一块平地上。
  从驾驶位下来,宁俊琦也坐到了后排座位上。她把头转向楚天齐:“这回可以说了吧,弄的这么神神秘秘的。”
  “小心无大错,我总感觉这次有点蹊跷。”楚天齐感叹完毕,开始讲说这次的事情。

  他先从接到牛正国电话讲起,讲了两次到牛正国办公室的经过。他尽量讲的很详细,不但讲了牛正国的主要意思,更是对某些原话进行了复述,甚至连牛正国的语气、神态也进行了说明。他重点讲了牛正国对他的警示,包括给他二十四小时思考时间,包括让他二十四小时开机,并把手机带在身上,包括说要建议县委停他的职。
  宁俊琦听的很认真,中途没有打断,只到他停下来后,她仍没有说话。而是又思考了一会儿,才说:“你怎么看这事?”
  “我觉得肯定是有人举报我,举报我和企业有非正常交往,举报我收了别人的好处。”楚天齐说着,又摇了摇头,“但是,是什么人举报的,举报目的是什么,现在不得而知。我这几天想到好几个人,但又不能确定。”
  宁俊琦又问:“那你觉得,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无意所为?”

  “肯定是故意的,是故意诬告我,故意给我抹黑,想把我弄臭、整倒。”楚天齐笃定的说。
  “你依据什么这么说?有什么可疑之处吗?”宁俊琦反问。
  “那还不简单?我没收别人钱,我自己最清楚,没有这样的事,那图片自然就是无中生有了,那所谓的证据自然也就是捏造的了。”楚天齐无辜的说,“要说可疑,我觉得牛正国倒是有点。”
  宁俊琦忙问:“怎么说?”
  “以前我和他接触过,觉得他这个人很有原则性。你就拿王晓英写诬告信那次来说,市纪委的金主任要搜查我的屋子,当时牛正国是坚决反对。另外,从其它几个小环节上,也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非常注重证据的人。”楚天齐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可是这次,他只拿出几张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照片,就要求我交待。又是限时间,又是讲政策的,其实就是想方设法让我坦白。按正常来说,光是有这些东西的话,他都没到应该找我的步骤。可他却找了,而且似乎还倾向于有罪定论。这不可疑吗?”

  宁俊琦很惊讶:“你是怀疑他跟这事有牵连?”
  楚天齐摇摇头:“这倒没有,而且他也绝对不像那种知法犯法的人,只是我觉得他有些反常。”
  “我想想,好好想想。”宁俊琦说完,汽车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豪华套房里,里外房间的门紧紧关着,在套间里屋坐在三个男人。其中一人大约有五十岁左右,方脸膛、宽脑门,稍微带着将军肚。另两个人一个将近四十,一个三十刚出头。最年轻男人戴着眼镜,体形较瘦,一副文弱的书生模样。那个将近四十岁的人长的身材很匀称,留着偏分头发。
  “将军肚”正说着话:“这也太谨慎了吧?小嵘,我记得你以前可是满不在乎的。”
  “眼镜男”苦笑道:“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我还没领教过那小子厉害,从心里也瞧不上他,不就是一个土老帽吗?可是事实是最好的老师,结果让那小子给我上了深深一课,我才知道那小子确实很难对付。说实话,咱们在这儿会面都不是最佳选择,毕竟我在市里上了好几年班。”

  日期:2016-12-1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