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0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曼倩当然是不会见笑的,这几个人在新屏市都是数一数二的人,也都是萧博瀚的最好的朋友,她很是领情的客气了一番,几人坐定没喝几口茶,那面萧博瀚就喊着几人过去吃饭了。
  今天的客人却是不多了,看来萧博瀚还是很低调的,除了华子建和过去一直帮自己跑手续的王稼祥,他是没打算招呼别人过来,这齐玉玲也是一个意外到来,不过当萧博瀚知道这个齐玉玲是华子建的老同学之后,也就放下了警惕,几个人倒也融洽热闹,一面吃着一面聊起天来。
  齐玉玲吃了没一会,就说自己饱了,说自己到客厅坐坐,华子建他们几个谈性正浓,也没太注意他,齐玉玲就出了餐厅,到外面客厅坐了下来,一个别墅的佣人过来给她有换上了茶水,齐玉玲点头客气一下,便漫不经心的四处打量起来。

  很快的,他就对旁边一个餐厅里的几个男子关注起来,这些人都有着同样让人畏惧的阴冷,虽然是吃饭,但这几人并不多说话,当齐玉玲站起来,走到门口对他们露出她自认为已经很迷人的微笑的时候,这几个人也都只是淡淡的看她了一眼,并没有回应她这样嫣然的笑容。
  吃饭的几人也知道,这个女人是华子建带来的,还在刚才介绍的时候知道是华子建的同学,要是一般的人,他们也一定会加强警惕,但现在他们都低着头,各自的吃着饭。
  齐玉玲就有点失望起来,当一个美女被男人视若无物的时候,她们通常心里会很不高兴,齐玉玲也是一样,她并不想勾引他们,她只是想要更多的了解一下这个萧博瀚,观察一下住在这里的人们,但即使是如此,当这些男人对她毫无兴趣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是隐隐约约的有点失落和不快。
  她情绪低迷着,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一幕心头狂跳的情景,她看到一个吃饭男人在夹菜的时候,弯了一下腰,拱了一下背,而后腰上的衬衣就在这短暂的一刻,往上提了提,这一提,就露出了他腰间的一把乌黑铮亮的枪柄。
  齐玉玲打个冷颤,愣了那么几秒的时间,赶快转身离开了。
  在这个时候,她才感到了一种害怕,心里一阵狂跳,脑袋一片眩晕,像是被雷劈了,胃一阵抽搐,想呕又吐不出,因为手脚僵硬,所以也影响到她走路的之态,她感到自己走的很不稳,有点摇摇晃晃的感觉。

  坐在了沙发上,她的心还是咚咚的跳着,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真真的抢,在联想到柳副书记给她说过的话,这萧博瀚是一个心狠手黑的黑道人物,齐玉玲就有了一种少有的恐惧。
  此刻的齐玉玲才完完全全的体会到了一种做卧底,当特务的心情,原来柳副书记她们让自己调查和打探的就是这样的一伙人,这太可怕了,万一他们知道是自己告的密,他们会用那乌黑的枪来对付自己吗?
  毫无疑问的说,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看看他们那冷血的眼神,看看他们那诡异的目光,他们什么事情会做不出来呢?
  齐玉玲在也不敢过去了,她在这七月的盛夏里浑身发冷,她现在也知道了,自己真的不适应做这冒险的工作。
  一会华子建他们几个都吃完饭走了出来,萧博瀚客气的招呼了一声齐玉玲:“齐主任没吃好吧,我们几个话太多,一定影响了你的食欲。”
  “没.....没有啊,我吃....吃好了。”齐玉玲完全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语速,她看着萧博瀚的笑脸,却感到那笑容的背后是一种难以描述的狰狞,萧博瀚露出的洁白牙齿,在她看来,也仿佛随时会滴出血来。
  萧博瀚有点诧异的看看齐玉玲,在看看华子建。
  华子建也感觉到齐玉玲的异样,就关切的问:“齐玉玲,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齐玉玲有点紧张的说:“我不知道,我感到冷。”
  “冷?那是不是感冒了?”华子建伸手在齐玉玲的额头上用手背感触了一下,忙说:“确实温度不太正常,博瀚啊,我们恐怕要离开了,送齐主任到医院检查一下,我估计是感冒了。”
  萧博瀚连连的点头说:“行,行,我就不挽留你们了,抽时间我们在好好的聚一下。”
  华子建站起来,和苏曼倩在告别一声,颔首示意了一下王稼祥,让她扶着齐玉玲,担任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车上华子建就说:“齐主任,我们到医院去看看。”
  齐玉玲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自己没有病,只有恐惧,她摇着头说:“算了,送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华子建却还是有些担心的,坚持说:“就去检查一下,没事情了你也放心。”
  王稼祥一面开车,一面也劝了几句,齐玉玲也就不在说话了,这个时候连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突然得病了,全身很不舒服,有时候呼吸都感到难受的很。

  车很快就到了城区的一个医院,这是一个区医院,因为它靠近华子建他们回来的路上,所以三人就在这里下了车,一起到了医院,这里已经下班了,人也不是很多,华子建他们就不用挂号,直接到了医生的值班室。
  值班室里是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的中年妇女,白大褂,也是一脸慈善。
  “大夫你好,麻烦你帮着检查一下她的身体。”华子建就给医生大概的介绍了一下齐玉玲的病情。
  大夫点点头说:“嗯,好的,来,你过来,你们两位请先出去。”
  华子建和王稼祥就准备离开,齐玉玲却一把抓住了华子建的手,说:“你留下陪我。”
  华子建看到齐玉玲脸上真的露出了一种畏惧的神情,心中也是一阵凄然,这齐玉玲孤身来到新屏市,生病了也没人照顾一下,唉,他就对王稼祥点点头,自己站在了齐玉玲的身边没有动了。
  王稼祥就关上门,出去了。
  这个女医师儿拿起了听诊器,隔着衣服给齐玉玲听了一会,说:“应该没什么大碍,会不会是吃坏了肚子。”
  齐玉玲皱起脸,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对华子建安慰的咧着笑,微微挣脱开他一直紧牵着她的手。
  华子建说:“麻烦大夫在检查一下吧?”
  大夫就对齐玉玲说:“那请你配合一下,”她指了指身后的一张纯白的大床。

  齐玉玲就看了一眼华子建,又一次拉住了华子建的手,什么都不说,站起来静静的躺在了那张洁白的大床上。
  华子建有点不知所措的,现在走也不是,不走好像也不好,他试图离开这里,但齐玉玲使劲的拉他的手。
  大夫看到了他们的样子,戴好口罩,闷闷的声音就说:“没事,她担心的话,你就陪陪她吧,老夫老妻的了,还害羞什么?现在把你的衣服脱掉。””
  齐玉玲虽然有些忸怩,但还是慢慢解开衬衣的扣子,只剩下可爱的小裹胸,华子建再也不能呆在这里了,他歉意的看了一眼齐玉玲,赶忙像逃窜一样的离开了医生值班室。
  后来医生给齐玉玲开了好多的药,华子建和王稼祥到底也没有问出齐玉玲是得的什么病,最后也只好如此,送齐玉玲回到了她住的地方。
  但不管怎么说,华子建对齐玉玲今天的病情还是很奇怪的,他绝对想不通齐玉玲为什么会突然的那样,或许,等他想通明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