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7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一上班,牛正国又联系楚天齐,还是手机关机、固定电话没人接。他这才把电话打给开发区办公室,让对方传话“回来后马上给我打电话”。
  就在等待回电话的时候,接到了两个心腹的汇报,说全城都在传“楚天齐畏罪潜逃了”。不多时,老伴也打来电话,询问此事。牛正国很奇怪,她怎么知道,她可是在市里外甥家呀。他本想打马虎眼,可老伴却把听来的消息说的有鼻子有眼。
  放下老伴的电话,再结合心腹的汇报,牛正国很奇怪,奇怪怎么会泄密。他也知道对门那小子和楚天齐不合,不排除那小子推波助澜,但以那小子的能量也不能传播这么广吧。此时,他意识到太不正常了,不由得把领导和幕后推手联系起来。
  这消息肯定是被人为扩散了,但“失联”又该如何解释呢?

  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楚天齐终于回电话了。可是让牛正国生气的是,对方根本无法解释昨晚去向,更没有能够证明的人,只是以“喝多了,记不清”来搪塞自己。
  楚天齐的回答太奇怪,太不正常了。按说,这种情况下,都会千方百计找人证明自己去向,可楚天齐竟然以那么低劣的借口回复自己。牛正国气得就差骂对方“作死”了。
  期盼下午楚天齐能给出有助于洗脱嫌疑的证据,可是这小子只给“我什么也没想起来”的答复。而且还轻狂的说出这样的话:“要不你再出示一些所谓‘证据’,也好多激活一些我的脑细胞。”
  牛正国真是对楚天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只得无奈的说出四个字:仁至义尽。
  想到消息的反常扩散,想到楚天齐的奇葩回答,牛正国忍不住再次感叹道:“太不正常了。”
  人们对自己的异常反应,楚天齐深切感受到了。近一段时间,自己办公室可以说是门庭若市,有来汇报工作的,有来沟通感情的。固定电话和手机,也是响声不绝、此起彼伏。可仅短短一天时间,或者说一夜之间,办公室的门几乎就没人敲响了,手机和固定电话也变成了哑巴。

  当然,也有过几个电话,基本都是牛正国打来的,都是让楚天齐“坦白”或是对自己警示的。其中还有宁俊琦打的一个电话,是在楚天齐刚进办公室的时候打的。
  不光这些。
  中午去食堂的时候,食堂里已经有很多人了。平时都是笑脸相迎,可今天楚天齐看到的几乎都是后脑勺,平时总往自己桌上凑,今天却都挤到旁边那几桌了。就是在窗口打饭的时候,大师傅那谄媚的笑容也不见了,换上的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还有唯恐躲之不急的尴尬神情。
  从食堂回办公室的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因为人们都老远的躲开了。但在远处却平添了好多陌生人,在向着楚天齐的方向张望,还不时的指指点点。楚天齐知道,这些人是把自己当成动物园的猴了。
  既然熟人躲,生人看,楚天齐又没有食欲,干脆下午他根本就没有出屋,也没去吃饭。
  屋子里已经暗了下来,可楚天齐也懒的开灯,他还在想着如何破解照片的事。否则,自己还如何开展工作?
  “叮呤呤”,固定电话响了。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拿起电话听筒,楚天齐故意轻松的说:“俊琦,学习完了?省城是好吧,是不是都乐不思蜀了?”
  宁俊琦没有接他的话,而是说道:“天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还是那句话:相信我。”楚天齐懒散的说,然后话题一转,“还得学习几天呀?”
  “我肯定相信你,可是,我想听你说。哎,也不知怎么弄的,现在我周围的这些人也在议论了。虽然我没听到,但是我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宁俊琦按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对了,你昨晚到底去哪了?为什么联系不上?”

  楚天齐岔开了话头:“你那儿天气怎么样?昨天下雪了吗?雾霾严重吗?”
  “你……哎,算了,既然你不想说,就随你。”宁俊琦的声音很轻,但却蕴含无比的力量,“记住:我相信你。”
  楚天齐“嗯”了一声。
  “我这里来人了,挂了。”宁俊琦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长嘘了一口气,楚天齐把电话听筒重重的按在话机上。
  虽然刚才宁俊琦声音很平静,但楚天齐知道,她心里非常非常牵挂自己。她想让自己告诉她实情,想帮着自己一起分析,一起解决,但他不能说。他可是清楚记得,牛正国专门提到让自己二十四小时开机,并把手机带在身上,还说不让自己离开县城。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自己被部分限制自由了,也就是被采取了组织手段。那么监控自己的通话,恐怕也就是必然的了。所以,他不想在电话中和她谈那件事,以免让她受自己牵累。更不能提“龙哥”两个字,以免给自己和她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或是留下无尽的隐患。

  “笃笃”,久违的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先是一楞,然后说了声:“进来。”
  屋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主任,怎么不开灯?”话音刚落,“啪”的一声,灯光亮起,厉剑出现在屋子里。
  厉剑手里提着一个打包袋,径直走向沙发那里。他把打包袋放到茶几上,从里面拿出了三个餐盒。
  楚天齐的目光一直随着对方身体移动而转动,他明白了,对方给自己带来了吃的。

  “主任,您下午没吃饭,我刚出去买的,您趁热吃吧。”说着,厉剑开始打开三个盒子。
  楚天齐没有说话,站起身,向沙发那里走去。
  在沙发上坐定,楚天齐看到,餐盒里是一份肉饼,一份香干炒西芹,还有一份凉拌土豆丝。当然,还有几双一次性筷子。
  抬起头,楚天齐对着厉剑说了两个字:“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厉剑的回答也很简短。
  楚天齐微笑着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刚准备开吃,敲门声再次响起,并传来大嗓门声音:“楚主任,在不在?我进去了啊。”
  话到人到,屋门“吱扭”一响,雷鹏走了进来。他一进屋,就吸溜了几下鼻子:“什么好吃的?挺香呀?”说着,他拎了拎手中提的袋子,“我也来凑凑热闹。”
  “表现不错,带着口粮来的。”说着,楚天齐从雷鹏手中接过袋子,放到茶几上。
  雷鹏带的都是预制食品,有鱼罐头、火腿肉、咸鸭蛋、花生米等等,反正都是下酒菜。
  厉剑帮着打开这些吃食,摆放到茶几上。他推却了“一块吃点儿”的邀请,走出屋子,带上了房门。

  雷鹏看着屋门方向:“小伙子不错。”
  楚天齐点点头:“慢慢考察吧。”
  雷鹏大咧咧的说:“大主任,我可没带酒啊,你这儿应该有吧。”
  “好小子,你这算盘打的挺精啊,看着带了不少东西,恐怕仔细一算,抵不了你喝一瓶酒的钱吧。”说着,楚天齐站起身,走到档案柜前,从里面拿出一瓶河西大曲,回到茶几旁。
  日期:2016-12-1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