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8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冷着脸,说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找事,我弄死他。
  别看他小,但是威慑力还是有的。
  场面一时冷了下来。
  过了几分钟,哭声停止了,雪瑞面无表情地回到了病房来,看着我,说我要杀了许鸣。
  我点头,说好,你节哀。
  雪瑞再一次重复道:“我要杀了许鸣。”
  我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却有警笛声响了起来,我想起自己并不是通过合法途径来港的,于是说道:“我们不能露面,这儿的事情,你想处理一下,回头我们过来找你——记住,仇恨是一回事儿,你父亲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雪瑞听见,这时方才看向了李家湖,表情恢复了正常,朝着我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我目光看向了那位风水师傅,还有几个保镖,犹豫着什么,雪瑞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乱说的……”
  雪瑞师承蚩丽妹,那是顶尖的养蛊人,她自己也是白河蛊苗的当家,手段厉害,我不担心,说那好,我们回头见……
  我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位顾宪雄却开口了,说两位若是没有去处,不如去我那里。
  啊?
  我愣了一下,雪瑞却说道:“顾叔叔是我爸爸最好的朋友,跟你堂哥也是熟人,他没问题的。”
  我点头,说也好。
  顾宪雄说我的车子在停车场,车号是***,你们稍等我一下,一会儿我就来。
  警笛声已经近了,我没有再多废话,与屈胖三翻窗而走。

  十分钟之后,我们与顾宪雄汇合,然后由他带着,离开了明德医院。
  路上,顾宪雄伸手,与我们相握,然后说道:“我以前就听老李说过,你是陆左的堂弟,对吧?你可能不知道我,不过你堂哥陆左在没发达之前,就跟我一起做过生意,老李还是我介绍他认识的,当初是让他帮忙给雪瑞治病……”
  他一番话语说出,我却是想起了来,说我听说过你,你是顾老板,对吧?
  顾宪雄连忙摆手,说你抬举了,叫我顾宪雄就好了,老顾也行,我听家湖谈起了你们在缅甸的事迹,好嘛,七魔王哈多那样的家伙,给你弄得分崩离析,简直是太厉害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我说你这是太客气了,我听我堂哥说起过你,说你是他的贵人,若不是你,他说不定还在那个厂子里打工卖劳力呢。
  顾宪雄说你堂哥,陆左这个人,他是一块璞玉,怎么都会发光的,你瞧瞧,我以前对他也就一点儿小小的帮助,他却从来没有忘记过,这样的人,不成功,老天都看不过去……
  叙了一会儿旧,大家都感觉亲近了许多,话题谈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来。
  顾宪雄叹了一口气,说雪瑞真的是个苦命的孩子,亲眼目睹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惨了……

  我没有搭话,想着刚才我若是快一步,说不定就能够将人给救到。
  当然,这世间的事儿,也不是说“要是”,就能够成功的。
  我也只是想一想。
  其实在我的想法之中,李太此刻,已经是陷入了死地。
  既然如此,她一心求死,终究还是会死去的。
  这其实是最好的结果。
  要不然,难道要等着李家湖原谅她?
  我的心也乱如麻,有些自责,而这个时候,顾宪雄则说道:“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怪李致远那个家伙,若不是他勾引堂嫂,然后对家湖下手,又如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对了,李致远。

  又或者许鸣,这个家伙,才是罪魁祸首。
  我终于想起了这一次过来的目的,而这时顾宪雄的电话也响了起来,他接过电话,说了两声,然后对我说道:“雪瑞打来的,她说她处理完那边的事情,一个小时之后,来我家里跟你们汇合……”
  顾老板的家在浅水湾一带,不过比起李公馆来说,却是又小了许多,看起来他的身家在富豪云集的港岛来说,只能算是一般。
  不过即便如此,这样的别墅对于寻常人来说,也算是天价了。
  顾老板的家人并不在这里,不过有一个菲佣,给我们倒了茶之后,自觉地回到了工人房里面去。

  我们坐下,相对无言。
  事实上,无论是我们,还是顾老板,对于雪瑞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慨。
  按理说,失踪许久的她突然回家,与亲人会面,这是一件十分值得庆贺的事情,然而一回来就瞧见父亲被人害了,差点儿死去,而母亲出轨不说,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跳了楼。
  这样的事情,搁在谁身上,都有些受不住,更别说她一个弱女子。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回想起了李太临死之前所说的那句话来。
  她要让“抛弃”了她的我们后悔。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她是在用自己的死亡,惩罚那些爱她的人,这事儿对于我来说,当然是无所谓,甚至乐见其成,但是对于她的丈夫和女儿来说,却实在是太残酷了。
  而造成这惨剧的一切,都是那个叫做许鸣的男人。
  他不但占据了李家湖堂弟的身体,策划了毁灭寨黎苗村的血案,对我和屈胖三进行了追杀,而且竟然赶出了与李太偷情这样的恶事来。
  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这样的人,就应该下地狱去。
  难怪雪瑞在草草处理完家里面的事情之后,立刻就要赶过来呢。
  世间没有一种行为,能够比许鸣加诸于她身上的侮辱,更加值得去仇恨,杀父辱母之仇,再善良的和平主义者,都不可能忍得住。
  场面平静了一会儿,然后顾老板咳了咳嗓子,问我道:“那什么,陆言,我多嘴问一句哈——你堂哥陆左在哪里?”
  我看着他,说你不知道?
  顾老板挠了挠头,说陆左出的事情我是知道的,有关部门的人也找我问过几次话,不过我知道他一定是被冤枉的,肯定能够走出来,只不过——那什么,你应该知道陆左和雪瑞的关系,作为一路看他们走过来的朋友和长辈,我觉得雪瑞这个时候的状态有点儿不太好,需要一个男人来支持……
  他尽力表达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而不让我产生误会,所以语言还是有些纠结。
  我能够听出了,顾老板是陆左的真朋友,而不是怀着某种目的问出这样的话来的,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说出陆左的下落。
  这不是不信他,而是保护他。
  我认真地听顾老板说完,然后说道:“你放心,陆左不在,但有我。”
  听到我的话,顾老板松了一口气,说道:“好,这就好,家湖和我是最好的朋友,而雪瑞就像我的侄女一样,我不希望她如此痛苦。”

  我说雪瑞还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雪瑞说是一个小时,结果四十多分钟,她便已经赶到了这边来。
  我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应付那些丨警丨察的。
  顾老板去打开房门,将她给迎了进来,而我和屈胖三都站了起来,雪瑞走上前来,对我说道:“我爸爸刚才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情,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日期:2016-07-11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