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9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眯起了眼,乐世祥说的很抽象,华子建在片刻之间是很难一下就领会和理解,他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个消化时间的长短就完全取决于你这个人的智商和领悟能力了。

  但到底领悟能力从哪里来的呢?最简单的说法就应该是来源于灵性,比如说乔布斯禅修冥思了几十年获取了强大的灵性带来了直感,预见力,这些在一定条件下都能转化为领悟力。另外情商也及其重要,情商高的一大特征就是有强大的换位思考能力,有换位思考能力的人,更容易领悟自己老师说的话,或书本教授的知识。
  智商高的人逻辑推理能力、判断力强,故领悟能力也好,但就算智商再高,你对某一方面没有天赋,那也不成,换句话说,你可能是个绘画的天才,但你未必能赶上一个妇女对烹饪的理解。
  你或者是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家,你却未必能看得懂玄幻穿越的小说,于是,有位古人就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此而已。
  而华子建的智商不错,情商也高,更重要的是他与生俱来就有一种对权谋,韬略的特殊天性的爱好,他有这个天赋,政治和官场就是他的专攻,所以在一两分钟之后,华子建脸上,背上的汗就开始冒了出来,他一下就有了一种惊悚,颤栗的感觉,不错,华子建听懂了乐世祥的预言。
  他首先排出了省委王书记,这个他可以暂时不想,他把李云中和季副书记做了一个定向的分析,他突然的觉得,季副书记要更加阴沉和具有野心,这一点从很多实例中都能看出,包括到现在为止,季副书记依然不愿意把自己的势力并轨到王书记这面来。
  而李云中也当然不能说没有一点野心了,有野心不是一个贬义词,常言道,不想做将军的裁缝不是一个好厨子,所以既然身在官途,奋力向上在所难免,但李云中却绝不阴险,他从来走的都是正路子,那就是说他在用阳谋。
  既然这样,华子建就设身处地的站在季副书记的位置来考虑,假如自己现在是季副书记,在这一一个新屏市的局面中,自己具有强大的实力,自己完全就具有更上一层楼的希望,而一但有了这个希望,自己也会为之而努力。
  但季副书记会怎么努力?这却是个迷,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谜底,此刻华子建想到这一步,也足以让华子建感到心惊肉跳了,他在这灯火通明的客厅里,有了一种暴风骤雨的错觉,似乎在他的眼前,一片天摇地动,大片洪水猛兽正向他汹涌而来,他不得不颤栗,不得不恐惧。
  乐世祥也没有说话,他看着华子建的表情,看着华子建在流汗,看着华子建瞳孔中飘散的惊惧,他明白,华子建理解了自己的话意,乐世祥自己却没有因为华子建的这种状况而变化,他反而觉得华子建真的是个不得多的的良木,自己说的如此隐晦,说的如此简洁,而华子建只用了一两分钟的时间,就全部都能融会贯通,这真是不可多得啊。
  乐世祥等华子建的情绪稍微的稳定之后,才缓慢的说:“你怕了,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华子建木然的摇摇头说:“我没怕这个?”
  “但我刚才分明从你眼中看到了惊惧。”乐世祥说。
  “是的,我有惊惧,但我不是为自己担忧,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市长,他们的事情未必就能波及到我的身上来,就算是波及到我,那又如何,我不会没饭吃,没钱化的,我只是为北江省几千万人在惊惧,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这场争斗中受到i伤害。”

  这一次换着是乐世祥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太难得了,华子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让乐世祥这样一个坚如磐石,稳如泰山的人露出惊诧,这本身就是一件少有的事情。
  可是乐世祥不能不惊讶,他没有想到的是,华子建在这样的时刻并没有先顾及到他自己,他没有为自己赶快设想退路,也没有患得患失的担心自己会不会在这场疾风暴雨中被连根拔起,他却是想到了北江省的几千万百姓,这个华子建啊,到底是什么做成的,他的心里装的都是什么啊。
  在这一点上,乐世祥都有点自愧不如,甚至是内疚起来,自己有华子建这样的胸襟吗?有华子建这样的真诚吗?
  两人再度的陷入了沉默,他们都在想着自己的问题,茶几上的水已经凉透了,但两人谁都没有去动一下,他们犹如神佛坐禅一样,目不斜视,不动不语,一直坐了好一会。
  华子建突然的抬起了头,嘴角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像是一个学生解答对了一道极难的奥数题目一样,说:“乐书记,但现在他还差一点?”
  乐世祥也很满意,很欣赏的笑了起来,说:“不错,他还差一点契机。”
  “是啊,或许这样的契机会让他一直等下去,一直都不会找到。”华子建有些轻松的说。
  “子建啊,你说的没有错,契机之所以称之为契机,那就是说他很难得,但有时候啊,契机也是可以人为制造出来的,所以这一点不要记住。”
  华子建点头说:“我会记住的,而且我还会从今天起,加以关注,我会尽我的全力来摧毁这人为的契机。”
  乐世祥点头,说:“好,你有这份勇气很好,我也会关注你们的。”
  不过在说过这些话的时候,乐世祥的脸上还是犹如白驹过隙一般的闪过了一丝忧虑,很短暂,几乎连华子建都没有看出来,或许这个忧虑只有乐世祥能够体会,但他不能说,因为他也说不清这个忧虑来之何方,但有一点乐世祥却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华子建所面对的季副书记,绝不是一个能够小视的人,自己和他相处多年,他的谋略,他的睿智,他的经验和老道,只怕在北江省已经鲜有对手的,就算华子建也足够聪明,但毕竟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华子建在明处,季副书记在暗处,华子建只是个市长,而季副书记却是位高权重啊。

  在这场争斗中,已经注定了华子建成为劣势,除了上述的两种特性职位,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攻击的主动权永远都在季副书记的手里,华子建只能防卫和等待,这一点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华子建回去的时候是乐世祥让自己的车送回去的,这辆车在北京还是有点拉风的,一路上所有的交警都会给立正敬礼,但华子建却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这份殊荣,他的脑海中完全都在思考这今天和乐世祥的谈话。
  实事求是的说吧,华子建此刻没有了刚才在乐世祥家里表现的那么轻松,刚才,多多少少的,华子建是有一点想让乐世祥放心的成分在,现在静下来,华子建一点都不轻松。
  防卫?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对方到底何时,何地,从什么角度,拿什么事由来展开攻击?谁也不知道,连老天都不会知道,因为这样的额攻击是动态的,随时会改变,随时会调整,要想防住,势比登天啊。
  这个夜晚,华子建睡的一点都不踏实,他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昨天晚上,其中还有一个恐怖的梦,大雨哗哗地下着,“哈哈哈哈……”一阵阵恐怖的笑声传到了华子建的身旁,他瑟瑟发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