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7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男一女走了。
  楚天齐收回目光,要了两碗稀粥、半笼包子,吃了起来。
  吃完早点,在回开发区的时候,楚天齐开的很慢,车底不时传来“吧嗒吧嗒”的声响。楚天齐知道,那是汽车轮胎在土路上沾的泥巴,现在被甩在车底盘上的声音。在公路上的时候,同样也是这种情况,只不过当时只顾着回开发区,没有注意而已。
  汽车缓缓驶进开发区。
  隔着老远,楚天齐就发现办公楼前堆了好多人,他大脑中闪过第一个念头就是:莫非又有人上丨访丨?
  但随即他就否定了:不能吧,第二批补偿款还没到给付时间呢。再说了,前边的人好像也不多吧,也就二十来个人。
  那是为什么呢?这样想着,楚天齐一边开车一边盯着前面人群,汽车离办公楼越来越近。他看清楚了那群人,他们哪是上丨访丨户?都是单位工作人员,好像还有皮丹阳的人。他不禁纳闷:这些人不在屋里待着,都堆到这儿干什么?
  人群中有人看向“现代”车方向,接着更多人扭头看来。忽然,这些人迅速散开,大部分人都向楼上涌去,也有人直接进了一楼的屋子。楚天齐心道:搞什么鬼?
  当汽车停到办公楼前的时候,刚才那些人都不见了踪影,楚天齐拿上挎包和手机,下了汽车。
  厉剑从保安室走了出来,问了一句:“主任,回来啦?”
  “哦,回来啦。”楚天齐说着把车钥匙扔给了对方,“都是泥,收拾一下。”

  “是。”厉剑接住了汽车钥匙。
  楚天齐向楼上走去,在经过一二楼的时候,不时有人在楼道里,向楼梯方向张望。虽然看着不顺眼,但人家是丹阳贸易公司的人,又没有做出格的事,他自是不能说什么。
  走在三楼楼道里,楚天齐感到很静,出奇的静,所经过的屋门,也是关的紧紧的。
  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叮呤呤”的声响。楚天齐打开屋门,快步走进去,抓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

  电话里传出一个急切的声音:“楚天齐吗?”
  听的出是宁俊琦的声音,楚天齐马上回答:“是我呀,你怎么……”
  电话里马上传来尖厉的声音:“楚天齐,你去哪了,干什么去了?手机不开,电话也打不通。”
  听到对方质问,楚天齐顿觉不舒服,沉声道:“我能去哪?……”话说到一半,他忽然听到听筒里有抽泣声,便咽下了后面的话。他同时想到,上次宁俊琦联系不到自己,也是这么着急的。遂心头一暖,语气舒缓的调笑道:“我能去哪?肯定不是去找其他小姑娘。”
  “呜呜……我倒希望是去找小姑娘。”宁俊琦的声音传来。
  楚天齐一楞:她怎么会这么说。
  宁俊琦继续抽泣着道:“天齐,你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楚天齐心生疑惑,但还是故做平静的说:“能有什么事?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
  “我昨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在县委办公楼下,在汽车里。”宁俊琦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后来,我又上了三楼。”她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抽抽嗒嗒的哭泣声。
  宁俊琦的话再明白不过,昨天是看到自己了。她在哪干什么?可她为什么不喊自己,为什么后来也没给自己打电话。楚天齐满腹猜疑,同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可能是听到不回话,宁俊琦的声音再次传来:“天齐,你在听吗?我昨天来了外地,是县委组织的参观学习。我很担心你,非常非常担心。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帮你。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你昨天晚上到底去哪了?期间又发生了什么?”
  楚天齐听明白了,她已经知道那件事,她还说了“义无反顾”帮自己。他心头一暖,鼻子也是一酸,赶忙镇静了一下,才又说道:“你相信我吗?”
  宁俊琦的声音:“嗯,相信,就像相信我自己一样的相信你。”
  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那就好,那……”
  “笃笃”,敲门声响起,门口传来姚志成的声音:“主任,在吗?主任,在吗?”

  听到声响,楚天齐马上对着电话听筒说道:“俊琦,有人敲门。”说完,挂掉了电话。然后对着门口答了一声:“在。”
  门一响,姚志成走了进来。他脸上神情有些不自然,看着楚天齐道:“主任,牛正国书记让你一回来,就马上给他去电话。”
  “哦,我知道了。”楚天齐点点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我走了。”说着,姚志成向门口走去。走出几步,又停下脚步,扭回头道,“今天一上班,牛书记就打电话,打了有十多个,听起来很着急,也挺生气。”
  “知道了,你回吧。”楚天齐挥了挥手。
  屋门关上了,楚天齐一下子想明白了好几件事。

  早上在饭馆遇到一男一女,不时盯着自己看。
  回到单位,好多人围在办公楼下,看到自己又急速散去。
  俊琦打来电话,而且还急的哭了。
  姚志成变毛变色。
  牛正国十万火急的找自己。

  这些事太反常了,但要和那件事联系起来,就能解释通了。他不禁暗道:满城风雨啊!
  没有过多时间感叹,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拨出了一串号码。
  不一会儿,听筒里传出一个声音:“楚天齐吗?”
  “牛书记,是我。”楚天齐回答。
  听筒里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好多:“你到底去啊了?说。”

  “没去哪啊。”楚天齐不能说,他不能让外人知道自己和“龙哥”认识的事。虽然“龙哥”说他自己是生意人,但也同时说过“怕给自己惹麻烦”的话。
  “你不说可以,但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手机要带在身上,二十四小时开机,不准离开县城。听明白了吗?”牛正国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
  “明白。”楚天齐懒洋洋的说。
  “明白就好,希望你能做到。”牛正国话音刚落,紧接着就是“啪嗒”扣掉电话的声音。

  今天早上,好多人在一睁开眼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消息:开发区主任跑了。
  对于这个消息,不说是尽人皆知吧,最起码在玉赤县行政、事业单位上班的人,百分之八十都知道这事了。那不知道的百分之二十,不是因为手机没开,就是因为家里电话欠费了。
  传来传去,也不知道这消息是从哪传出来的,更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传的。不过,对于找出传消息的人,人们并不热心。大家热心的是:开发区主任跑了,为什么要跑?跑那去了。
  把得到的零星碎片信息进行拼接,再结合一些案例分析,人们很自然得出一个结论:畏罪潜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