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8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现在的季红日子也是不好过,新来的区长赵猛对自己是不冷不热的,来的时间不长,据说已经放出了话,想让自己到下面的乡上去,这让季红真的意想不到,本以为可以乘乱讨好刘副市长弄个副区长当当的,这倒好,万一到乡上,不要说当副区长,恐怕现在的级别都保不住了。
  此刻季红在浴室中洗澡,在水流冲击下,搅和着她不安定的心,她的心绪像蛇,烦乱地搅动成一团,水流喷雾一样从高处洒下,打在她的头发上,黑发如瀑布一样,毫无顾虑地倾泄,水从发上流下来,心里一阵阵痒痒的感觉。
  她不停地搓洗着身体,搓洗着腹部和小肚脐,为减轻心中的压力,她唱起了一首刚刚学会的,充满了伤感的歌,她自己觉得很动听,先将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流泪了,她相信,洗澡时流泪,是最好的隐蔽。
  季红洗着澡,心里不停地想象着坐在客厅里的刘副市长,想象着他等着的样子。

  洗完之后,她从浴室走出来,一头乌发用毛巾系在一起,穿着宽松的真丝睡衣,走出了洗澡间。抬眼看他时,他正抽着烟,专心致志地研究着他的文稿。
  “你真是一个好官!”季红不无揶揄地说道。
  刘副市长抬走头,感觉迟钝得像块铁,说道:“你说什么?”
  季红风一样坐在他旁边,刘副市长的目光从那个稿子中离开,看着她,歪着脑袋,悄悄说:“两座山峰,一座是太行山,一座是王屋山,而今我要迈步从头越。”边说边用手抚着。
  刘副市长讨好地向季红抛了一个媚眼,递给她一杯红酒:“给。”
  季红摇摇头,没有喝。
  “怎么不喝?”他停了停,“有毒?”他笑了。
  “我还怕你毒死我啊”,季红呷了一小口,放下杯子。
  刘副市长说道:“再喝一点嘛,我陪你喝。”他又给她抛一个媚眼,并向她这里侧一下头。
  季红心中一热,她知道,他在暗示自己。
  “这酒一定得喝完。”季红两眼无聊地注视着前面的电视,听他在不断地劝酒,季红猜想他的样子很殷勤,不像一位副市长。
  这时,他把声音提高了一倍。
  季红转过头去。他有点急不可耐。
  “不行了,有些喝醉了。”季红淡淡地答。说实话,她真有三分醉意。此时,季红听自己的声音,就像半夜女鬼在出没,声间发嗲发飘。
  “不会吧,这才喝了多少,你酒量好呢?”
  季红摇下头说:“不是酒量好不好的问题,关键我心情不好啊。”
  “心情不好?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新来的区长这不是要人命吗?等我到了乡上,看谁一天陪你折腾。”
  刘副市长就皱起了眉头,他在得知这个情况的时候,确实心中也是很有点不舒服的,但现在自己对南区的掌控已经没有任何的力度了,不管是南区的书记,还是南区的区长,都是阳奉阴违的对待自己,他们现在都是华子建的嫡系了,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局面,真的就不该提出换周卫。
  唉,有时候啊,吃醋也是会坏事的,现在倒好了,自己是独占了季红,但自己要是不能满足她工作上的一些要求,她还会那样死心塌地的取悦自己吗?难啊,估计很难?
  刘副市长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先不要急,这不是还没有调整吗,我瞅机会和华市长说说,让他给赵猛打声招呼。”

  “老天,你是副市长啊,还是常务,你就没有办法?”
  刘副市长叹口气说:“现在新屏市的状况很复杂,给你说了也是不懂,算了,反正我帮你想办法就是了。”
  季红并没有因为刘副市长的这话而情绪好转起来,她感觉刘副市长不同于过去的庄峰,庄峰那才是真的为自己办事情呢?这个刘副市长给人的感觉虚虚幻幻的,很不踏实。
  刘副市长也因为季红的这个难题,让他一下减少了很多情趣,他下意思的看了看手机,

  吓了一跳,自言自语道:“啊?有这多未接电话!”
  他起身打电话,腿不定地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样子十分烦躁。
  “谁要你关机呢?”季红说,口吻带点幸灾乐祸,“怕是你老婆打的吧?”
  “开什么玩笑?”他说。
  季红很快就听到是他手机里的一个声音,在吼叫:“刘市长,你关什么机呀?”

  刘副市长连忙说:“啊,是,是,没电了,是自动关机。对,对,我刚好在洗澡啊,不知道,这小东西竟自行关了。好,好,这样啊。嗯,知道了,我马上赶来。”
  “是老头子。”他边穿衣服边在咕嘟。
  季红知道他说的“老头子”是市委的一把手冀良青。
  季红给他找领带,他又在不断地打电话。这会他口气硬多了。好像是给下面的一个什么局长打的,他在批评那个倒霉蛋:“你们怎么搞的,冀书记都发脾气了,怎么能因为一起交通事故就影响到一条省道的正常畅通?乱弹琴,为什么没及早通知我呢。”
  季红站在一旁,急然想笑,但没有笑。
  “你笑什么?”刘副市长在摸自己裤子关键部位的拉链。但拉链此时却在罢工,说什么也拉不顺。他要季红帮他拉,季红弯腰为他拉拉链。左捏右提,过了足足有一分半钟,那个倒霉拉链总算顺溜了。
  “拉好了,别让他飞了。”季红直起身子,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都急死了,你还在笑什么?”他一把抱住季红的腰,轻轻地吻了季红一下,临别时,他还不老实地随手摸了她一把。
  他不断地来回踱着步,等司机。
  手机又响。他接。是秘书的声音。他恢复了领导的口气。在嗯嗯了几下后,他出门了。
  季红听到他的小车的引擎,在楼下响起。。。。。。
  刘副市长走了,留下一屋子的清,这一晚,季红忽然想睡上一个好觉,她独自上床。可就是睡不着。奇怪,刘副市长一走,季红一个人蹲在这么大的一间房子里,空虚包围了他的心。

  躺在床上,季红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她睁开眼,窗外在小区灯光的折射下很亮。她的房间里,有几抹灯光从窗外投来,季红一面听着楼下往来的汽车喇叭声,一面瞧着车灯不断地映照进自己的房间,墙壁上灯光晃里荡去,像贼一样,匆匆忙忙。
  她漫无边际地想着事情,想得有些发呆,她突然想到自己怎么会一个人独自躺在这里。一股莫名的沧桑感油然而生,她一次次地摸着自己的真丝睡衣。一边想着他临走时,被他摸的情境,季红激动了,尽管自己现在孤苦伶仃,她还是浑身燥热,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她实在无法这样躺在床上了,
  她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不然今天的情绪实在是不好,她很快地额穿上衣服,也没有化妆打扮,就到小区外面的一个酒吧去了。
  刚走入酒吧,季红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依窗而立的男孩。他身材修长挺拔。整个人站在那儿,看上去,就像早上练功的人,放置在窗台旁的一根木棍,笔直而毫无表情。但季红注视到他的眼睛,像天上飞翔的鹰。此时,他两眼看着窗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