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8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多了几分冷淡,李太不敢阻拦,慌忙让开,而雪瑞伸手,将李家湖给平移到了沙发上,然后双手一搓,朝着那床上猛然推了一把。
  轰……
  那床榻有一大股的火焰倏然腾起,而屈胖三手中的那玩意也尖叫一声,扭曲,化作虚无。
  火焰一下子冲高,病房里的烟雾报警器也响了起来,有水往下面喷。
  我平平一举手,气息外露,将喷洒的水给摒开。
  屋子里,雪瑞、屈胖三都没有被水沾到半分,其他人则都变成了落汤鸡。
  而在那火焰之中,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吼叫,有一股意识传递而来,然后朝着空间蔓延,仿佛想要查看到底是谁将自己的布置给破了去。
  雪瑞不甘示弱,再劈出了一掌。
  那气息化作一声尖叫,瞬间崩溃,化作了虚无。
  雪瑞回到了沙发前,打量了一下父亲的敛容,伸出手,撑起一片炁场,将水滴挡住,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一颗朱红色的药丸来,撬开李家湖的嘴,喂入了里面去。
  时间大概等了一分多钟,仿佛已经死去了的李家湖居然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来。

  他的目光汇聚到了不远处的李太上去。
  突然间,行将枯木的他一跃而起,冲着李太怒吼道:“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李家湖的突然暴起,将我们都给吓到了,雪瑞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父亲,哭喊道:“爸爸,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瞧见失踪许久的女儿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前,李家湖的心仿佛稍微温暖了一下,不过还是指着李太的鼻子,用尽全力地说道:“你问她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李太从雪瑞将李家湖挪到沙发的时候,脸色就已经有一些不对劲儿了,此刻更是浑身直哆嗦。
  她听到了李家湖的指责,眼泪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突然间跪倒在地上,然后抱着自己丈夫的大腿,哭着说道:“家湖、家湖,对不起,那件事情我不是有意的,我那天是喝醉了酒,你对我又不关心,所以我一时糊涂,就做了错事,你得原谅我,一定要原谅我啊……”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是一阵鸡皮疙瘩冒起,下意识地往李家湖的脑袋上看去。
  呃,看着那颜色,似乎有点儿绿。
  李家湖脸色涨得通红,使劲儿踢开对方,结果到底还是身体太虚弱,根本挣扎不开。
  不过他嘴里毫不留情面,开口说道:“喝了酒?不关心?呵呵,若只是一次两次,我就当你是一时糊涂,但你隔三差五地去找那臭小子一回,同度春宵,难道就真的只是一时糊涂?别骗我了,我找人查得清清楚楚,你给我戴的这绿帽子,可不要太厚——告诉我,是不是李致远那狗日的太大,伺候得你太舒服了,舍不得啊……”
  呃……
  我们旁人都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该怎么说起,而雪瑞此事的处境则最是尴尬,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
  她万万没有想到,许鸣那个家伙前脚差点儿杀了她,后脚又去搞她母亲。
  结果李太太还让他搞成了。
  这事儿说得……
  好尴尬。
  好在李家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双眼翻白,显然是身体虚到了极点,雪瑞赶忙又喂了一颗药丸给了李家湖,等他气顺了一些,然后说道:“爸爸,别说了。”
  李家湖双眼一瞪,说别说?你知道么,当我撞破了她的奸情,她是怎么做的么?
  我们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他的话语。
  而这时李太歇斯底里地大叫道:“我不想啊,这不是我的意思,都是致远逼着我这么做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哈、哈、哈……
  李家湖流着泪惨笑起来,说都是李致远逼着你干的?Coco,你我夫妻二十多年,没想到,为了一个小鲜肉,你居然对我下起了毒手来,如果不是我女儿,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哈、哈、哈……被逼的?世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贱人……
  他的笑声如此凄厉,而我们则好像吃到了蟑螂一般。
  就连跟着李太的那几个保镖,都忍不住露出了嫌弃的面容来。
  呃……

  李太听到这话儿,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低着的头,也抬了起来,看向了李家湖,然后问道:“家湖,我们二十多年的感情,你说没有,就没有了,对么?”
  李家湖咬牙说道:“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这个贱人啊……”
  李太有些反常,居然笑了起来,然后又看向了雪瑞,说雪瑞,你也恨妈咪,对么?
  雪瑞转过脸去,不想说话。
  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哈、哈、哈……
  李太惨笑了一声,左右看过去,瞧见的不是唾弃的目光,就是不愿意与她正视的人,这情形让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妖异,而她却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盯着我,说你现在满意了?
  我一愣,说关我什么事?
  李太呢喃道:“李致远,如果没有你,我又如何会变成这般千夫所指的贱女人呢?”
  啊?
  我摸了一下鼻子,这才知道对方把我当成了许鸣,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跟她说起,便感觉对方身上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冲进了我的鼻子里来,我下意识地避开了对方的靠近,而李太则从我身边绕开,来到了阳台上。
  她突然间歇斯底里地笑了起来,然后转身对着屋里的所有人说道:“是你们抛弃了我,你们不要我了,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她想要干嘛的时候,李太一转身,居然用超出常人的速度,纵身跳下了阳台。

  “妈咪……”
  雪瑞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叫了一下,然后冲了出来,伸手想要抓住李太,然而这个时候人却已经从阳台之上跌落了下去。
  这儿是七楼。
  我在旁边看着,没有任何异动,只是看着她摔落下去。
  雪瑞却不同,不管那个女人如何犯错,终归还是她的母亲,于是她翻身也下了阳台去。

  而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砰的响声。
  着地了。
  “妈咪……”
  我听到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从楼底处传了过来,而这边刚刚说要杀了对方的李家湖,却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前,双手覆面,无声地哭泣了起来。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眼看着枕边人跳了楼,即便是心中藏着无限浓烈的恨意,又怎么能够不伤悲呢?
  这场面看得我颇为心酸,而屋子里的几个保镖瞧见这场景,想要偷偷离开,结果屈胖三又给拦着了。
  日期:2016-07-1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