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1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寅堂连忙说道:“是啊,他们煤炭厅不好得罪。咱们化工厅也不是豆腐,他要敢来,就让他撞个头破血流。”
  吴旗锐突然摆了摆手道:“没有必要,既然他们的目标是煤炭厅,咱们也没有必要冲在前面给别人当枪。”
  “这件事,你先试探一下,看看这个包飞扬到底想干什么。又有几分能力,只要不是很过份,人又不是那么草包,咱们配合一下也没有事情,还能让上面那位记咱们一个人情,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要是他真的将咱们当成了鸡,咱们就做一只猴给他们看看。”吴旗锐冷笑着说道。
  在到石油化工厅上门拜访以后,包飞扬才以能改办的名义直接给石油化工厅发了一份调研通知,请求厅里面配合。化工厅那边也很快做出了答复。随时欢迎。
  不过这一次,包飞扬却没有急着去化工厅,在给化工厅发函的同时,包飞扬又带着叶森树来到了煤炭厅。
  省级政府机构的改革通常要落后于中央,中央已经在去年成立了能源部,不过省里面还没有动作,而且从西北省的情况来看,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保留了煤炭厅的设置,因为煤炭工业在西北省的地位举足轻重。
  叶森树曾经在煤炭工业厅工作过,不过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办事员,而且是因为得罪了领导,在那里混不下去,才不得不离开,辗转进入了体改委。而他在体改委也同样郁郁不得志,直到包飞扬将他要到能改办。
  叶森树在煤炭厅也谈不上有什么关系,包飞扬还是像上一次那样,直接找到煤炭厅办公室,厅办主任王昱扬听说了他们的身份和来意也很吃惊:“啊,是飞扬主任啊,你看你过来也不事先通知一下,我们好安排厅里的人迎接嘛!”
  王昱扬个子不高、黑黑的,很像是煤矿上出来的人,不过脸上倒是笑眯眯的,显得很客气。
  包飞扬笑了笑:“王主任客气了,您也知道,我们部门刚刚成立不久,这一次来,就是想跟领导打个招呼,看看什么时候方便,我们好下来调研一下情况。”

  “这个嘛,好说,等我向领导汇报一下,然后再给你们一个准确的答复  。”王昱扬笑眯眯地说道:“两位领导今天既然来了,不妨先坐一坐,等会中午一起吃个便饭,我看看哪位领导有空,请他们陪一下。”
  “那就不用了,我们来就是先打个招呼,王主任知道就好了,回头我们会发一个正式的函件,然后请王主任帮忙安排一下,留下来吃饭就不必要了,王主任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好了!”包飞扬笑了笑,好嘛,这个王昱扬表面上看起来很客气,还要请他们吃饭,可是他们进来以后,既不让座,也没有让人倒茶,请客吃饭的意思其实就是请他们走了。
  不过他也没有生气,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在他担任能改办主任的消息传出去以后,包括煤炭厅在内的几位厅长就在会上发了飙,现在对他这个态度,自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王昱扬打了个哈哈,果然没有进行任何挽留:“好好好,那吃饭的事情下次再说,飞扬主任下一次来,可一定要提前打个招呼。我们好安排一下。”

  “老叶啊,这个王主任倒是一个妙人,你在煤炭厅的时候,知道这个人吗?”上了车。包飞扬笑着对叶森树说道。
  叶森树三十多岁,有些沉默,不大爱说道。听到包飞扬问,他才说道:“知道,他以前负责人事工作。”
  听到叶森树的语气有些异样,包飞扬不由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你的事情跟王主任有关。”
  叶森树点了点头:“嗯。”
  叶森树没有继续往下说,包飞扬也就没有多问,这也是叶森树的性格,要是其他人的话。早就向领导和盘托出,以表示忠心了。
  既然叶森树不愿意多说,包飞扬也没有再提这个话题,而是问道:“老叶,你觉得煤炭这一块的情况如何。有哪些方面需要改革的?”
  叶森树张了张嘴,开始有些结巴地说道:“这、这个我怕说不好,要调研以后才能认识清楚一点。”
  包飞扬笑了笑道:“你不要有顾虑,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我们探讨探讨。”

  叶森树顿了顿,这才说道:“我认为,相比石油。我、我们对煤炭实行的管理方式太松散了,很多小煤矿,随意滥采,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而且对环境造成污染……”
  “我、我就是随便说说,不一定对。”叶森树说得很简单。看得出来,他是有想法的,但是不善于表达,也不敢表达。
  包飞扬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石油只有石油总公司拥有勘探开采权。但是对煤炭的管理相对比较宽松,除了国有煤矿,地方上面各种小煤矿也有很多,还有很多黑矿,这些煤矿的安全生产条件根本没有办法保障,经常发生安全事故,只有大矿才可能在生产设备和安全生产条件上加大投入,所以取缔小煤矿,这是未来必然要做的一件事情。”
  叶森树连忙点了点头:“是的是的,小煤矿根本没有安全保障。”
  除了安全生产得不到保障,小煤矿对于环境造成的破坏也很严重,它们往往采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进行生产,通常都会采一块、污染一片,一旦地底下的煤采完了,地面上的环境也完蛋了,经济也完蛋了,根本没有发展后劲。
  小煤矿还会造成煤炭资源的浪费,比如随意丢弃,比如伴生矿没有办法合理利用,有的甚至会造成地下煤田的燃烧,这些情况都已经十分严重。

  包飞扬对叶森树说道:“老叶,你对煤炭这一块应该是了解的,回去以后,你再查一查资料,然后写一份分析报告,记得资料一定要详尽、分析一定要深入,不但要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还要解决问题  。”
  叶森树不愿意说,包飞扬就给他安排了一个“写”的任务,如果这样的工作再做不好,那就没有办法继续用下去了。
  早上去过煤炭厅,下午,包飞扬又带着邵瑛直奔电力厅,相比化工厅和煤炭厅,电力厅的办公大楼是前两年刚刚建成的,在整个西京都算是非常豪华漂亮的建筑。
  包飞扬开着公爵王,很顺利进入了电力厅大院,不过在找电力厅办公室主任徐豪伟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接待他们的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打了一个电话以后,却告诉他们:徐主任不在,陪领导开会去了。

  包飞扬又问道:“那么厅办的其他领导呢?”
  “王副主任在,不过她是管内勤的,别的事情都不管。”这位不到三十岁的男子淡淡地说道,态度十分傲慢。
  包飞扬笑了笑:“没关系,那你们计划处或者生产管理处的负责人在不在?”
  “哦,两位处长都出去了,不过副处长应该在。”对方语气淡淡地说道。

  包飞扬说道:“那也行,我们今天来也就是跟几位领导打个招呼,还请你能够介绍一下。”
  包飞扬将姿态放得很低,不料对方却还是没有马上答应,而是犹豫了一下,露出为难的表情:“可以,不过,你们刚才说你们是体改委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