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1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包飞扬,尚晓红惊喜之余,心情更加复杂:“飞扬,你、你怎么还在这里,是你送我回来的?”
  包飞扬点了点头,如释重负,他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总是面对一个躺在床上,没有任何防备,时刻提醒他可以予取予夺的大美女,心里难免会有些蠢蠢欲动。
  现在好了,尚晓红醒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终于可以恢复正常了。包飞扬内心自责,暗骂自己禽兽的同时,笑着说道:“是啊,尚姐你居然醉了,这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现在怎么样,头疼不疼,要不要喝点水?”
  说着,包飞扬非常自然将早就倒好水的杯子端了过来。

  尚晓红的头确实有点疼,这是酒喝多了以后的正常反应,另外口也很干,她连忙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接过水杯,咕噜咕噜大口喝水。
  尚晓红只顾喝水,却没有发现扣子松开的前襟*光外泄,一片饱满丰润的雪球几乎整个跳了出来,像只小白兔一样晃晃悠悠的,心神放松的包飞扬忍不住看直了眼。
  尚晓红喝完水,抬头才发现包飞扬的神情有些不对,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顿时愣了愣,连忙拉起被子遮着胸前,却又忘记了手上还拿着杯子,杯子里还留了一点点水,都洒在了被子和身上  。
  “啊!”尚晓红慌忙拿起杯子,将杯子放到床头柜上,又伸手擦泼出来的水渍,顿时手忙脚乱,胸前再一次*光大泄,小白兔不停地跳动着——
  “你还看!”尚晓红陡然看到包飞扬的目光,顿时又羞恼万分,抓起枕头砸到包飞扬脸上,然后拉起被子,遮住了身子。
  包飞扬抓住枕头,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低下头不敢再看:“嘿嘿,尚姐,要是你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啊,你要走?”不知道为什么,尚晓红的心里感到空落落的,一种难言的寂寞包围了她。想到这段时间在天源受的委屈,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在承受,很想找个人倾诉。所以晚上喝酒的时候,她就没有吃解酒药,故意想要让自己喝醉,然后跟过去的苦难日子告别。
  她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清醒得这么快,就算包飞扬给自己喂了解酒药,自己也可以继续装醉啊!那样他就不会这么快走了。
  尚晓红很想让包飞扬留下来,陪自己说说话,让自己不是那么孤独,可是她又很清楚自己没有立场要求包飞扬留下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万一传出去,影响不好。
  尚晓红强忍着没有挽留,眼睁睁看着包飞扬走出门外,然后躲在被子里默默流下了眼泪。
  过了一会儿,尚晓红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她从被窝里探出脑袋,侧着耳朵听了听,果然听到有人再敲门的,她的心中砰砰砰直跳,不是担心,而是在想是不是包飞扬又回来了,又害怕不是包飞扬,患得患失。
  就在尚晓红犹豫的时候,房间的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包飞扬手上拿着东西,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看到满脸惊愕,半坐在床上的尚晓红,顿时吓了一跳:“啊,尚姐,你没有睡着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刚、刚好刚才钥匙忘记放下来了,我就自己开了门。”
  看到包飞扬紧张尴尬、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尚晓红突然“噗嗤”一声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就好了起来。
  “那你是送钥匙回来了?”尚晓红伸手搓了搓脸,借机擦去了脸上的泪痕。
  其实包飞扬已经看到尚晓红脸上的眼泪,知道她刚刚哭过,心想自己回来得对了。
  本来包飞扬因为之前差点失控的事情,不敢留下来,生怕自己再做出什么不妥的事情。不过他走出门以后,又感觉自己这样做不好。如果说之前他喝多了酒,一时冲动,还可以原谅的话,那么现在明知道尚晓红喝醉了酒,心里也有问题,却还是残忍地将她一个人扔在房间里,这就不是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包飞扬开始在心里反省,他之所以急着离开,是害怕自己面对美艳的尚晓红产生一些不应该有的冲动。他和孟爽已经订下终身,立誓要照顾孟爽一辈子,他们之间已经约定,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要忠诚于对方。
  包飞扬的人生当中也有不少特别优秀的女子,比如尚晓红,再比如赵丽萍,还有唐恬儿、唐蜜儿姐妹,包飞扬都只当她们是好朋友,好姐姐、好妹妹,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当然,一时的冲动是可以原谅的,古人有句话说:百善孝为先、看心不看迹,看迹天下无孝子;万恶yin为首,看迹不看心,看心世上无好人  。意思就是说一个人孝顺不孝顺,主要看他的心,而不是行迹,如果看行迹的话,天下没有一个人是孝子,因为有的人能力有限,父母没有得到最好的供养,有的人一时冲动,顶撞了父母等等,这个时候就要看他有没有坏心,只要没有坏心,就是孝顺的,也不会做出恶劣的行迹。

  万恶yin为首,看迹不看心,就是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有欲念的,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看到漂亮的女人,男人心里产生倾慕和欣赏,那是人之常情;看到一个美女躺在面前,内心产生**冲动,那也是正常的,柳下惠坐怀不乱,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只要他没有做出逾越的行为,那么他就是君子。
  所以包飞扬对自己之前的行为十分自责,但是因为这件事,就要和尚晓红保持距离,划清界线,似乎也不对。男女之间,除了恋人,难道就不能存在正常的友谊了吗?至少包飞扬认为是存在的,而在经历了刚刚的事情以后,他也认为自己在遇到相似的情况,也能够把握住自己,更何况尚晓红已经醒了,也不会再发生刚才的事情了。
  只要自己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那就可以继续和尚晓红维持一种好朋友,类似于亲姐弟之间的关系。
  想到这里,包飞扬终于如释重负,他到路边的店里买了点吃的,又买了两盒酸奶,又回到尚晓红的宿舍。

  尚晓红并不知道包飞扬的心路历程,不过看到包飞扬能够回来,她感到十分高兴。而包飞扬放下了心里包袱,除了刚开始还有点尴尬,很快就放松下来,他扬了扬手上的袋子,笑着说道:“我买了点吃的,看你晚上光知道喝酒了,肯定肚子会饿,另外还有两盒酸奶,酒后喝点酸奶可以养胃,还能醒酒。”
  “哼,算你有心,要是你就这么将姐扔下,姐以后也不会理你了。”尚晓红白了包飞扬一眼,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坐好以后,从包飞扬手上接过酸奶,吸了一口,爽到心里。
  尚晓红最初一直将包飞扬当成弟弟看待,后来才发现很多时候都是包飞扬帮她解决难题,特别是在和阳红兵爆发冲突以后,正是包飞扬的强势,才让尚晓红最终摆脱了阳红兵的骚扰。
  从那以后,尚晓红曾经幻想过如果包飞扬是自己的男朋友就好了,不过她也知道那不可能,两个人的年龄相差好几岁,而且包飞扬也有女朋友了,她是经历过背叛的,所以除非包飞扬和孟爽主动分手,否则她绝不会介入到当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