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64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的?多大年纪?”
  “呃……”
  芮冷玉冷笑,“你别多想,我就是想知道是四十岁还是五十岁的大妈。”
  叶少阳怔道:“怎么会,才二十来岁。”
  “不会吧,能梳出这发型的,至少得四十岁吧,三七分啊,九十年代多流行。”
  叶少阳愣了一下,懊恼的猛拍了一下大腿,自己光想着陈露是女生,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她九十年代就死了,被关在解剖楼里二十年,审美自然也还停留在当年的水平。

  自己找他帮忙设计发型,不是找坑吗?
  吃饭完,叶少阳打车带芮冷玉回到自己住的酒店,带到自己的房间,门开后,叶少阳帮她提行李,让她先进去。
  芮冷玉往里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叶少阳:“这是你房间?”
  “是啊,不然我怎么开门的。”叶少阳走进去,一眼看到躺在床上的陈露,愣了一下,赶紧跟芮冷玉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鬼,你没感觉到鬼气啊。”
  芮冷玉哦了一声,“金屋藏鬼啊。”

  叶少阳快要吐血。好在这时候陈露已经起来,笑吟吟的挽着芮冷玉的手,说道:“姑娘不要误会,我是他大嫂。”
  芮冷玉愣了一下,狐疑的看着她,“你是老郭的妻子?”
  这下轮到陈露吐血了,还是叶少阳上前解释了一番,芮冷玉才明白,也没有说什么。
  叶少阳给她倒了杯水,让她坐下,本想闲聊一会,结果在芮冷玉催促下,把整件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芮冷玉听完,又问了一些疑点,叶少阳一一回答,使她了解了事情本末。
  “你带我去那个教室吧,我想看看那具尸体,”芮冷玉起身说道。

  “你要不要先休息下,睡一觉?”
  “我又不是来睡觉的。”芮冷玉直接直接走了出去。叶少阳只好跟上。
  二十分钟后,两人进入了解剖楼,来到真正的408课室,进去之后直奔那口棺材,那天走的时候,叶少阳把棺材盖又推上了,打开之后,那具被金缕尸衣包裹的怪尸还在里面躺着。
  芮冷玉凑上去观察片刻,表情愈发凝重起来,从随身的肩包里拿出一只八角形的、铜钱大小的金属片,压在怪尸的口部位置。
  怪尸立刻浑身抖动起来,芮冷玉用手指紧紧按着金属片,过了一会拿起来,将贴着嘴巴的一面反过来,原本亮晶晶的金属片上蒙了一层好像黑灰一样的东西。

  芮冷玉拿出打火机,对着金属片烤起来,黑灰顿时液化,化作一滴滴污血,不断的流下来。
  看上去只有薄薄的一层,居然流了数分钟之久,液体才被烤干,金属片恢复原貌。
  “这是什么东西?”叶少阳诧异的说道。
  “压尸片,南洋那边有口含锡片下葬的习俗,百年以上的锡片,可以炼制成法器,用来检验一切邪气。”停顿了一下,芮冷玉接着说道,“就这一层怨气,虽然液化成那么多的尸血,可见这尸体内蕴含着多少怨气。”
  芮冷玉目光扫过房间里的摆设,又蹲下去看了看灵堂,站起来,暗暗吸了口气,说道:“这八成是一具碎尸!”
  “睡尸?那是什么?”身为天师的叶少阳也感到了迷茫,各路僵尸他都听过,就是没听说过睡尸,会睡觉的僵尸?
  /28/28902/inex.hl 

  “碎尸活死,取魂献祭,这是一种南洋的献祭术,带我上天台看看那个耳针。”
  两人一起来到天台,进到那小屋里,芮冷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星盘手表,测算了一番,然后通过窗口,也是看到了幽灵路的全貌,然后再次返回408课室。
  “怎么样?”叶少阳见她始终一言不发,忍不住开口问道。
  “老郭分析的没错,这是四九生机变,这里是灵坛主阵,幽灵路只不是阵法的落点所在,‘碎尸化阴风,怨气生不平’,碎尸在这棺椁之中,以金缕衣所罩,能借住灵堂献祭的‘势’,不断生成怨气,通过天台耳针,传入幽灵路上。
  幽灵路上还有金丝裹尸,如同紫薇二星遥相呼应,互相作用,产生强大的封印之力,怪不得能够封住下面的铜甲尸王。
  这是典型的南洋巫术,在内地根本见不到的,你不认识,也是情有可原。”
  叶少阳听她说的有门有道,不住点头,想到她是在香港长大,师父又是南洋阴阳师,对这些南派的巫术邪法,自然了如指掌。
  芮冷玉接着说道:“这阵法非常的精密,布阵的人法力强大,很可能是大巫仙家族的人。这么庞大的阵法,连建筑物都用上,我也只是在泰国见过一回,这阵法的关键,还是在于生取怨气,四十九人一起自杀,魂魄怨气深重,但也不够施展这么大的阵法……”
  叶少阳闻言一惊,说道:“不会吧,这么多生魂怨灵,怨气还不够?”
  芮冷玉不答,看着他,反问道:“你觉得一个人怎么样死,才算最痛苦?”
  叶少阳一怔,“怎么问这个?”
  “你先回答。”
  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叶少阳挠着后脑勺,琢磨起来,被人砍死?砸死?撞死?虽然很惨,但是痛苦只是一瞬间。“被人活活折磨死,最痛苦!”
  芮冷玉又问:“怎么折磨。”

  “这办法就多了,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眼里撒上石灰,头上浇开水,哪一样不是痛苦万分?”
  芮冷玉道:“人死的越痛苦,死后生成的怨气越强,但是作为阵法的核心活祭之尸,你说的那些死法,都不足以压阵,一共有四十八人被活活逼到自尽,死后还要炼化他们的生魂,如果这个活祭之尸没有足够强大的怨气,怎么能够压得住这四十八道怨气?以怨制怨,是这巫术的核心!”
  “以怨制怨……”叶少阳听了这一席话,总算明白过来,喃喃道,“你意思这人死的非常惨是吧?”
  “当然,他一个人的惨状,要超过四十八人之和,才能压阵。”
  叶少阳皱起眉头,“哪里有这么惨的死法?”猛然想到什么,动容说道,“我听说忠烈王杨涟,生前被魏忠贤下狱,铮然不屈,被重土压身、铁钉贯耳,浑身骨头打断,这算是最惨的死法了吧?”
  芮冷玉道:“但是忠烈王不是连续受刑,这灵堂活祭对怨气的采集,是短时间的,从生到死的过程中,不能有停留。”
  “从生到死,不能停留……”叶少阳一拍脑门,“那就只有凌迟了,传闻袁崇焕死的时候,千刀万剐,这才是最惨!莫非……这人是凌迟死的?”

  芮冷玉来到棺材旁边,伸手往金缕尸衣上按了按,尸体立刻活动起来,如同叶少阳第一次看到的那样,柔若无骨,四肢如同蛇身一般,再结合芮冷玉的话,猛然想到一种可能,忍不住一口凉气从脚底板升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