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2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能不怀疑,先前在京城的时候,师父和武云在房间里,会不会也像这般交待了一番?
  “别这么苦大仇深的。”吴长顺看着张文定,笑了笑,道:“生老病死,你还看不透吗?”
  “我在红尘里打滚,连官场都舍不得,怎么看透生死?”张文定脸上肌肉跳动了一下,语气有些不好,“你神通广大,武云那么重的伤都治得好,自己身上一点小问题,不至于搞不定吧?”
  “你这臭小子,还想激我?”吴长顺笑得相当放松,“放心吧,撑得过春节。过了正月十五,我就出去,不回来了。”
  张文定一听他这话顿时就急了,吼道:“这怎么行?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吴长顺道:“天年将尽,这也是喜事。”
  张文定大惊失色,不敢置信道:“真人有三元之寿,你一百岁都不到,哪门子的天年?”

  一元为六十年,三元就是一百八十年。而师父还只近九十岁,怎么就天年将尽?这不可能,师父不说活到一百八十岁,活个一百二十岁应该是没问题的,怎么可能现在就要死了?
  “真人有三元之寿,可我的修为,尚未至真人境界,能身心安泰至今,也算尽天年了。”吴长顺摇摇头道,“虽说道家修的是炉鼎,但并不是舍不得这肉身。看不透生死,又谈何修行?太上有言,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佛门也讲这臭皮囊终究要舍弃。不必太执着。”
  张文定忍着眼泪,咬着牙,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摇头。
  吴长顺叹了一声:“痴儿,道法自然,来于自然,终将归于自然。自然规律如此……”
  “自然规律,落叶向来归根。”张文定终于说了话,却已语不成声,涕泪横飞。
  他明白,师父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就证明师父真的生机将尽,到正月十五之后,便会离开这个世界。
  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认为师父至少还能再活几十年。不说三元之寿,活个一百二十岁应该是不成问题的。然而,今天师父去了一趟京城,回来就给了他一个惊天霹雳。
  “莫哭。”吴长顺伸手拍了拍张文定的肩头,认真地说道,“这个事情不怪你,也不怪云丫头。就算没这事儿,我也是明年走。区别只是走的时候显得年轻点,烂了同样只是一堆腐肉。”

  张文定不说话,只是摇头掉泪。他也说不清怪不怪武云,但他这时候非常责怪他自己。他怪自己修为太低,怪自己把师父请到了京城,怪自己太自大,竟然疯狂到跑去京城枉想螳臂挡车。
  只因为要逞能,却害了师父,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吴长顺见他这样子,也不多劝,径自坐下。
  张文定双膝一软,跪倒在了他面前,这一跪,一直跪到天光大亮人声渐近。
  吴长顺到底还是对这个弟子格外疼爱,只得暂时收起别的心思,松口道:“起来吧,好好休息去。休个假,这段时间就住在山上陪陪我。”
  张文定抬头看着师父,表情似笑似哭,连连点头道:“好,好,好。我这就下山去请假,然后马上回来。师父,你先休息,我马上去。”
  看着徒弟匆忙离去的背景,吴长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续垂目静坐。
  张文定这个状态,要请假自然是很容易的。
  请完假,车往山上走的时候,他犹豫再三,还是给武玲打了个电话:“要是你不忙,带着云丫头来随江吧。我们在山上住一段时间。”
  武玲冷冷地问:“干爹怎么样了?”
  张文定迟疑了一下道:“还好。”
  武玲道:“你对我也说谎?”
  张文定不说话,不是怕武玲,而是不想说。
  武玲又问:“过年也在随江吗?”

  张文定道:“嗯!”
  “你怎么不去死!”武玲大骂了一句,好一会儿才带着哭腔道,“我就过来!”
  深冬的紫霞观已不复盛夏的喧嚣。如今这世道,香火也得看季节,天气太冷了,人们不愿出门。
  当然了,正月初一的头柱香,那又另当别论了。

  湿冷的冬天是没有万物生发的春季适合养伤的,当然也不适合养病,但对武云和张文定来说,却不得不养伤养病——疗过伤,一不小心,伤就会发展成病。
  武玲在紫霞山上呆了五天,然后就被吴长顺赶走了。
  老道士看得明白,武玲呆在山上不痛快,她的牵挂太多,不如让她和张文定分开一段时间,冷静冷静,往后才好过日子。
  若是这一次硬陪着呆在山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闹出大矛盾来。
  武云恢复得很慢,这跟她的心境有关。她总觉得是自己的任性害了吴长顺,要不然的话,以吴长顺的修为,再活个几十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而不是明年就辞别人世。
  尽管没有一个人责备她,可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心境跟不上,气机不畅,身体上的恢复就相当慢。练拳的时候没多大影响,站桩打坐的时候,她这个心境就不对了,心结不解开,难以进入天人合一的状况,能恢复得快才怪呢。
  “这次的事情,家里很有意见。”武云打过一趟养生拳之后,便对不远处的张文定道,“我被放了长假,公司都不能去,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
  张文定身子一下就站定了,看着她道:“这么快就下处分了?”

  “能拖到今天都很不容易了,小姑在家里大闹了一次。”武云一脸苦涩,低下头叹息道,“老爷子对我很失望。”
  张文定摇摇头,开导她:“你休息休息也好,经历过这次的事情,相信以后,你会越来越成熟。”
  武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好像你多成熟似的。”
  张文定被这话顶得没言语了,他现在手还吊着呢,若是成熟的话,当时也不会和武云一样疯了。若是当时他能阻止她,现在也不用大家都呆在紫霞山上了吧。

  沉吟了一下,张文定主动问了起来:“对我是怎么个意见?”
  武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张文定道:“你直说吧,我没那么脆弱,大不了不在体制里混了,还能饿死不成?”
  武云摇摇头道:“还不至于严重到这个程度,不过,家里的资源,恐怕你暂时是享受不到了。”
  张文定混到现在这个地步,并没有直接得到武家的资源,但若不是因为武家,他也绝对不可能混到现在这个位置上——能上个正科都是大造化了。
  张文定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恐怕不止是暂时吧?”
  武云看了看他,移开目光,没有回答。
  日期:2016-12-1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