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2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武云是她的侄女,亲侄女,她再怎么不舒服,也没办法把气出到她最疼爱的亲侄女身上,那么所有的罪,当然得黄欣黛来背了。
  最主要的是,黄欣黛是张文定当初暗恋的人,这杀伤力真不是一般的强。
  甚至,武玲都恨不得把黄欣黛打个重伤,她打不过武云,但对上黄欣黛的话,真的没有一点压力。
  武玲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地流泪,流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她止住了泪水,坐到沙发上,也没补妆,只是淡淡地看了右边的房间一眼,之后便一直盯着左边那紧闭的房门。
  “你还是出去看看吧。”黄欣黛走到张文定面前,轻声道。
  张文定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这个话,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阵阵疼痛忍得相当辛苦,可武玲却根本就没有管他有没有受伤,他也相当恼火。

  他觉得武玲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就算他有什么不是,再怎么着也要等到明天再说吧?
  他现在还是个伤者呢!
  别说是夫妻了,就算是一个普通朋友,遇到这种情况,也得等到手上的伤势好了才会吵架吧。
  “她心情不好,你要多理解。”黄欣黛又劝了一句。
  张文定没再摇头,看着她,长叹了口气,道:“她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我手还才接上!”
  黄欣黛不再说话,缓缓坐下,低头不语。
  张文定也坐了下来,没受伤的那只手在沙发上拍了拍,道:“有烟吗?”
  黄欣黛愣了一下,看着张文定道:“你不是不抽烟的吗?”
  张文定咂巴了一下嘴皮子,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黄欣黛心想他可能是工作压力大,慢慢学会了抽烟了,便从包里取出一盒烟,撕开,抽出一支递给张文定,道:“平时我包里半支烟都见不到,今天刚好带着。”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解释这么一句,也不知道解释这么一句有什么意义,甚至她还莫名其妙地加了一句:“只有烟,没有打火机。”
  张文定身上也没有打火机,但酒店卧室里的火柴被他很容易找了出来。
  烟点燃之后,他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一道长长的烟线,然后那烟线分散升腾,并没有朦胧他的眼,也没有模糊他的脸,仅仅只是松弛了他的表情。

  黄欣黛见他抽烟的动作并不生疏,便问:“工作压力大吗?”
  “还好。”张文定看了看手上的烟,道,“我平时也不怎么抽烟,只是偶尔抽一下。”
  黄欣黛点点头道:“看得出来,老烟枪哪有身上不带烟的道理,就算没烟也有打火机。”
  张文定就笑了一下:“这倒也是。”
  黄欣黛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干脆什么也不说,静静地坐着,反正武玲也没进来吵,先在这儿等着武云出来吧,说不定武云一出来,武玲的火气就会消一些呢。
  武云还没有出来,吴长顺倒是先出来了,头上白发丝丝,脸上皮肤已然失去光泽,甚至都给人一种水分被抽去了大半的干皱感觉,显得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
  武玲本来坐着正在发呆,听到开门声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往那边望了一眼,可这一眼,她发现了干爹的变化,顿时尖叫了起来:“干爹!”
  吴长顺摆摆手,疲倦地说:“没事。”
  武玲摇着头,扑上去抓着吴长顺的手臂,带着哭腔道:“你怎么成这样了?”
  张文定和黄欣黛听到响动,出来一看,也吓了一跳。

  看着吴长顺一头黑发变白,满脸光泽尽失,张文定说话的时候牙关都在打颤:“师父,怎么回事?”
  吴长顺目光复杂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道:“云丫头没事了,调养个把月就会恢复过来,你跟我回去。”
  说着,他又看向武玲,用不容置否的语气道:“马上安排飞机,送我回随江。”
  武玲有点迟疑:“您现在这么累……”
  吴长顺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道:“在这儿更累,马上安排,越快越好。”
  武玲还想再说点什么,可看到吴长顺疲惫的脸上那坚定的表情,她所有劝他留下的话都只能吞回肚子里,点头道:“我马上安排。”

  吴长顺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双目垂帘,似睡非睡,等着武玲安排飞机。
  黄欣黛刚才没有插上话,这时候也不好再开口,只能对着吴长顺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默默地站在沙发旁。她很想去看一看武云,却不敢去,只能在这儿站着。
  张文定此时一颗心已经开始往下沉,武玲和黄欣黛只看出来吴长顺表面的变化,他却透过这表面的变化,猜到了师父可能出现的情况。
  他不愿去想,但却不得不去想的一个结果,师父为了给武云疗伤,应该是伤了根本,甚至坏了生机。

  张文定不敢往深处去想,却也觉得遍体生寒。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师父累成这个样子。他想问一下,但终究开不了那个口,虽然刚才武玲让他很受伤,可这时候,他也不希望让武玲更受伤。
  黄欣黛没有走,留下来照顾武云。
  武玲送吴长顺和张文定两人上了飞机,临别之际,还是忍不住关心了一句:“你回去就休一个月假,先把伤养好。”
  张文定点点头道:“我知道。你好好照顾云丫头,别骂她。”

  武玲点点头,然后就和吴长顺说话去了。
  在飞机上的时候,吴长顺一句话都没说,垂帘结印,自顾自地调息,把张文定晾在一边。一路无话,降落在白漳。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车灯划破漆黑的夜幕,山影格外狰狞。
  看着前方光暗交错,张文定终于打破了沉默:“师父,你受伤了?”
  吴长顺道:“老伤了,几十年都没好彻底。”
  张文定道:“那今天……”
  “有没有今天这个事,都是一样的。”吴长顺打断了张文定的话,“老毛病了,一直养不好,迟早要发作的。”
  张文定静静地坐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吴长顺又道:“呆会儿直接去山上,不住市里。”
  “嗯。好。”张文定回答着,更是担心。

  他明白师父是有话要说,但却不想被司机听到,哪怕隔音之后前面的司机听不见,这车里师父也不想说。
  紫霞山上一片寂静,紫霞观中尚有几处灯火光亮——清修之地变成旅游景点之后总会有些不同的。
  吴长顺的房间里一片亮堂,照得人脸上藏不下丁点阴暗。张文定盯着吴长顺那疲惫而平静的脸,却看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我给你和云丫头留了点东西,都在海外。”吴长顺说着递过来一个信封,缓缓道,“这是你的,你记下来,就烧了。”

  张文定接在手上,仔细地看了看,竟然都是海外的银行,他从这些东西中看不出来具体是些什么,到底有多少钱,但估计恐怕也不会少。真要不多的话,用得着这样吗?
  以前还听师父说过财产都散掉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后手。
  啧,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不服不行啊。
  手上拿着的可能就是一笔巨款,甚至还有可能直接就到海外哪个岛当岛主去了,这种幻想还是相当有诱惑力的。然而,张文定却没有去想那么多,他没心思想那些,甚至连记手上的这些东西都有点力不从心。
  他现在只剩下担心,他在担心师父会不会出事——师父这搞法,摆明了就是在交待后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