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2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套通过拍打震荡气血的方法,并不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能够为伤者渡去多少内力,而是要掌握好力道,以自己的劲力激发伤者的生机,力道把握要相当精确才行。
  这个方法,其实和武云动用秘法激发潜能的原理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调养身体,一个是伤害身体的。
  如此一来,不脱得只剩下文胸和小内内自然是不行的。
  张文定手臂上本来就疼得相当难受,又被黄欣黛这带着怀疑不太配合的搞法弄得相当恼火,道:“你快点行不行?我再耽搁下去,这只手就保不住了,丫头这辈子也就完了!”
  听到这个话,黄欣黛也顾不得再乱想什么了。她能够顶住压力和武云交往,并且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也是个很果断很有担当的人。
  有担当的人做决定并不是很难,跟武云的健康和张文定那条手臂相比,就算是看光光了又何妨?
  她不再迟疑,赶紧动手。
  从内心来讲,黄欣黛其实还是相信张文定的,若是不相信的话,她也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说一句去医院的话了。吴长顺的神奇,她可是亲眼目睹了的。
  尽管身上很疼痛,可张文定看到武云这模样,还是多看了几眼。
  武云不能说话,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黄欣黛不免醋意阵阵,翻了翻眼皮道:“你还在看什么?”
  张文定尴尬不已,脸皮再厚也有点承受不住,干笑一声道:“我看看穴位,免得弄错了。开始准备了,马上开始。”
  武云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干脆把眼睛一闭,心中恨恨的,这个张文定也太可恶了,目光怎么那么色啊。
  亏得刚才还那么信任他!
  黄欣黛咬了咬嘴唇,很想说张文定两句,可想到武云的伤还要张文定来治疗,便又把话忍住了,心说等武云伤好之后,再找这小子算账。她倒是忘记了,以前张文定说暗恋她的时候,她其实也还是有点小开心的。
  张文定走到武云身前,心中有一丝庆幸,幸好手断了正疼得厉害,要不然的话,拍到她胸前的时候,心猿意马了那可就不妙了。

  想是这么想,真到开始拍打穴道的时候,他就已经沉下了心,再没起半点杂乱的念头。
  他的动作不快,相当费力,头上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脸色越来越差,牙关不时打颤。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一番拍打太费精力和体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另一只手太过疼痛所致。
  本来就骨折了的手,若是不乱动,疼痛都受不了,更何况还要随着他拍打时候的动作而上下左右不停地摇晃,这要是一般人,早就哭爹喊娘了,别说还要帮人疗伤,就算是自己能不能站得稳都是个问题。
  骨折的疼痛,比在肌肉上开口子更甚。
  张文定其实也很想早点把手接好上个夹板固定着,可是现实情况却不允许他这么做。倒不是因为他没有那个时间,而是武云的情况和他给武云疗伤时的独特手法决定了,他必须要先忍着疼痛,用最快的速度给武云治伤,然后才能给自己治。

  张文定忍着疼痛要先给武云疗伤,那是有原因的。
  他现在确实相当疼,可他知道,如果先接了骨涂了药上了夹板之后再给武云疗伤,以他疗伤时所用的劲力,那手上的夹板上了跟没上没有一点区别,手臂肯定会被身体的动作带得再次错位,那种疼痛,比起现在这个疼痛来,肯定会更加厉害几倍。
  许多人都明白的一个道理,受伤的时候再疼,也比不上伤势经过处理之后再被人碰一下那伤口来得狠。
  这还只是疼痛一个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先接好之后再错位,重新接起来就相当麻烦。
  既然如此,那倒不是就这么忍着,先帮武云疗伤了再接骨来得划算。
  反正都是疼,谁也不会去选择疼得厉害的那一种,更何况还是两次?再说了,武云也是早治比晚治要好,拖不起!
  张文定的动作确实不快,但这一场拍打下来,也没用到十分钟。武云的气色看上去还是很差,但眼中的神色好了许多,看来伤势是暂时稳住了。

  张文定直接躺在了地毯上,累得像条死狗。
  强烈的疲倦感不停地侵袭着他,让他虚弱得连手指头都不愿动弹一下,真想就这么好好地睡一觉,可他知道,他不能睡,得保持清醒。
  “黄老师帮我买点药和纱布、绷带、夹板,呆会儿丫头好给我接骨。”张文定奋力睁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道。
  武云这时候已经勉强能动,也可以轻声开口说话了:“给总台打个电话,叫他们送上来。”

  张文定有点奇怪:“酒店里有吗?”
  黄欣黛道:“应该有,没有就叫他们去买。”说着这话,她就拿起电话打给了总台,总台服务员回应说马上送上来,她又问武云要不要什么药。
  张文定道:“她现在不要药,给我接完骨,她就在浴池泡两个小时。”
  说着,她又看向武云道:“要松散坐,行周天搬运。你的伤势你自己明白,不用我多讲了,必须要师父出手才行。”
  武云点点头,也没有急着穿衣服,呆会儿去浴池打坐调息也还要脱得只剩现在这个样子才行,倒不如不穿。
  黄欣黛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她想抱着武云,却又不敢乱抱,边哭边问:“到底怎么样了啊,你们别吓我……”
  张文定不耐烦地说道:“你别哭行不行?哭得我烦。赶紧给武玲打个电话,我有话跟她讲。”
  黄欣黛心急如焚,恨不得跟张文定大吵一架,可她到底还是没有糊涂,知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一切先听张文定的吧。
  他们这种内伤,她也觉得他们应该自己有办法,至少张文定他师父,应该比医院那些医生要靠谱些。
  武玲的电话很快接通,黄欣黛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将手机贴到了张文定耳朵上。

  张文定听到武玲亲切的声音,也没有问候她,直接说道:“是我,你先听着,用最快的速度安排你干爹到京城来,马上。”
  “出什么事了?”武玲被他这个话弄得摸不着头脑,惊讶地问。
  她这时候人在南鹏,她干爹在随江,可不是那么容易安排的。再说了,张文定这个话讲得没头没脑莫名其妙的,她就算启动关系安排,总也要知道个来龙去脉吧。
  “我和云丫头都受了伤,很重。”张文定说着停顿了一下,喘了口气,忍不住又呻吟了一下,这才继续道:“我还顶得住,不过,师父要是来慢了,云丫头就要废了。”
  “到底怎么回事?”武玲听得更加糊涂了,带着焦急的语气追问道,“你怎么跑京城去了?”
  “啊,我没力气说话了,让黄老师和你讲吧。”张文定说着就侧了一下头望向黄欣黛。
  黄欣黛便接过话头,带着哭腔简单说了一下今天事情的经过,连她和武云要结婚这样的情况都直说了。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她觉得是她害了武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这时候,如果武玲能够痛骂她一顿,她心里还会好受一些。

  “瞎胡闹!”武玲恨恨地吐出三个字,便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又打了个电话过来,加了句话,“你照顾好他们,我马上安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