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搞什么鬼?”宁俊琦这么说着,又重新拨了几个数字,手机里再次响起了“嘟……嘟……”的声音。
  一遍没人接。

  再播,还是没人接。
  再播,就是没人接。
  已经播了五遍,除了回铃音外,没有任何声音。
  “怎么搞的?手机不接,办公室电话也不接。不会出什么事吧?”宁俊琦在地上来回走动,自言自语着。
  啊?宁俊琦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是啊,刚传他有事,他的电话就都无人接听?
  宁俊琦不敢往下想,急忙又重拨了楚天齐的手机。

  第一遍,没人接。
  第二遍,没人接。
  第三遍……手机响到一半,忽然没了动静。
  宁俊琦挂断后,又按下了重播键。一阵沉寂后,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宁俊琦手一软,手机掉到床上,她也跟着跌坐在床上,大脑中闪过三个字:失联了。
  失联了?宁俊琦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噌”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被控制了,说明他失去自由了。头脑中,一个个想法涌上来,反正没有一个好的。

  怪不得宁俊琦这么担心,她今天可是亲眼看到,楚天齐进入三一五房间的。要不是让自己赶快出发,要不是县委组织的统一活动,她早就在一直等他从那个屋里出来了。等他出来,也好问一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刚九点四十分的时候,宁俊琦等人就坐上了一辆大巴车,要到省城雁云市参观、学习。大巴车上都是各乡镇书记、乡镇长,或是各局的局长,彼此之间都不陌生。平时大家也都算是玉赤县的小诸候,各掌一方大权,工作也很忙,难得有这样在一起的机会。所以,大家都是有说有笑,开着各种玩笑。只有宁俊琦一人,没有这个心情,而是靠在椅背上假寐。
  除了吃午饭,除了给大家两次上厕所的时间,大巴车就一直没停,在晚上七点的时候才到了目的地——雁云大厦。
  一下车,众人就被引领到餐厅就餐。
  宁俊琦简单吃了几口后,拿上房卡回到房间。他正想给楚天齐打电话的时候,夏雪的电话却已经来了。听着夏雪说话的语气,再结合上午的所见,宁俊琦本已心里乱的不行。现在竟然连他电话也打不通,她彻底心里没底了。
  “笃笃”,伴随着敲门声,响起了同伴的声音:“宁书记开门。”
  思绪一下子被打断,宁俊琦答应了一声,向门口走去。
  “叮呤呤”,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早已进入梦乡的牛正国被惊醒,摸索着拿过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牛正国还没开口说话,手机里已经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老牛,楚天齐失联了。”
  “失联了?怎么回事?”牛正国一下子清醒了,边起身边问。
  “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手机里的声音非常不客气。
  睁开眼睛,四外看了看,屋子里的一切很是陌生。楚天齐头有点疼,尽力想了想,才想起了一点儿头绪,这是住在旅店里,昨天和“龙哥”喝酒喝多了,没有回去。
  看了一下腕上手表,时间已经快八点了。楚天齐赶忙起身,去找衣服,这才发现,衣服被扔在床边椅子上。他这才想起来,昨天半夜醒来的时候,自己是闭着眼睛,胡乱脱的衣服。
  从床上下来,来到地上,穿好衣服、鞋,四下看了一下,没有什么遗漏东西,楚天齐向外走去。
  来到门口,看着门上插着的插销,楚天齐一笑,停下了开门动作。心道:我还真够谨慎的。他昨天一直记得,要把门插上,万一再有类似王晓英那样的人,趁着半夜进来,那就麻烦了。那次是对方喝多了,自己还清醒着,才没有让对方有机可趁。而这次自己喝多了,万一有他那样的人,或是店里有做皮肉生意的不请自到,那可就把自己毁了。
  除了插门这件事外,楚天齐还依稀记着,好像“龙哥”说过这么一句话:“师叔,怕给您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平时没跟您联系,过时过节也没给您打个拜年电话,您别见怪。”
  想到“龙哥”,楚天齐才意识到:他们去哪了?
  打开插销,拉开屋门,楚天齐到了院子里。
  地上覆盖着一层积雪,踩上去满脚都是泥浆,还有些湿*滑,看来雪已经融化了不少。
  无意中,楚天齐看到一辆“现代”车停在车棚里,看上去是那样眼熟,不禁走了过去。一看车牌更是眼熟,跟开发区车牌很像。再一细看,不是很像,而就是同一个号码。
  怎么回事?楚天齐一楞。旋即才想起来,昨天外面有雪,在老板娘提示下,才把车开到这儿,然后又和“龙哥”喝酒。自己把这事彻底忘了。他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喝酒误事啊!”
  打开车门,正准备往出开车,听到声音的老板娘来到了院里。
  “起来啦,是不是现在要走?”老板娘问道。
  楚天齐马上接话:“是,我先把车弄到门口,然后就给你结算住宿费。”

  老板娘一笑:“房费早给了,是你朋友付的,他们在昨天晚上就走了。走的时候,你朋友专门嘱咐我,让我今天和你说一声。”
  “哦,那我走了。”楚天齐点点头,坐到驾驶位上,发动着了汽车。
  在挂档的时候,楚天齐才发现,手机就躺在档位杆旁边。他拿起一看,早就没电了。
  此时,老板娘已经帮着打开了侧面院门。
  楚天齐按了一下车喇叭,汽车缓缓启动,开出了院子。
  路上满是积雪和泥巴,楚天齐辨别了一下方向,慢慢驾驶着汽车,向县城方向驶去。

  不一会儿,汽车驶上了国道公路。公路上积雪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看上去湿漉漉、黑油油的,只有边缘部分还残存着零星的小块积雪。
  路上没有了积雪,汽车稍微加了一点速度,向前驶去。在离县城还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路边散落着一些塑料碎片或是玻璃碎屑,想来应该是昨天晚上出车祸的地方吧。
  来到城边,忽然传来一阵“咕噜噜”响动,楚天齐一笑,他知道肚子闹意见了。昨天早上没吃,中午吃的很少,晚上又是以喝酒为主,其实胃里一直火烧火燎的难受着。昨天晚上之所以喝醉了,其实跟空肚子喝酒,也有很大关系。
  直接把车开到一家小饭馆门前,楚天齐停好汽车,从车上下来,走了进去。
  在进门的时候,一男一女迎面走来,从楚天齐身边经过。看到楚天齐,那个男人很惊讶,目光不时在楚天齐脸上扫过。楚天齐自信和这两人不认识,但当他回头看时,却见那两人正驻足张望,而且那个女的神情更是夸张。
  日期:2016-12-11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