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7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如衣裳,我们穿衣服,是衣服伺候人,但穿的如果是牌子,就变成人伺候衣服了。名牌的东西好是好,但是娇贵,不好打理。
  不过也不是全无坏处的,朋友们对江可蕊的认可,还有对自己的羡慕,也使华子建时常甚感欣慰,名牌的东西就是不一样,纵是当奢侈品摆在家里不带出来,也足以显示出主人家的卓尔不凡,从而备受追捧和关注。
  华子建觉得值,受点压迫也是应该的。
  上床之后,华子建还是要假装生气的,这一下江可蕊就变得温柔了许多,将自己的身子挤进了华子建的怀里,嗔怨的脸贴着华子建脸,又气又恨的揉搓着说:“我们都是怕你累坏了身子,你可是我们老任家的顶梁柱,我绝不能让这样作践自己,工作的事情可以劳逸结合,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华子建马上就被软化了,忙说:“知道了,宝贝。”
  江可蕊听得他言,转过神来又问华子建:“为什么不喊我宝宝?好久都没有那样叫过我了,是不是对我厌烦了?”

  华子建回答她:“宝贝儿更好听,能更好的表达我的感情,喊的时候要这样喊,宝贝儿~。叫你时,很抒情,就像从心底流出的一串串美妙音符一样。你试试,是翘舌音,假设我再生气了,翘着舌头想吼也吼不出来,喊出来只有温柔了。”
  江可蕊有一大优点,就是从谏如流,只要你说的对得上她的心思,她决计不跟你抬杠,江可蕊转了转眼珠,即刻通过了华子建的提议,接纳了这一昵称。
  从这件事上,深刻的说明了两条颠扑不破的伟大真理,一,老婆永远是对的。二,如果老婆不对,请参照第一条认真执行。
  是夜,华子建就欲求欢,江可蕊欲擒故纵,惜惜作态,假意道:“你昨晚一夜没睡,多辛苦,累坏了对吗?早点休息吧。”

  尽更深,尚缠绣衾,江可蕊就是不原华子建的求欢。
  华子建叹口气,只好作罢,可没想到,江可蕊又把舌头伸进华子建的嘴里,华子建大喜,像是咬着天下最可口的美味,想用力,又不能。
  夜晚,外边闪烁着的灯光从房间的窗户照射进来,随风摇曳,如同花瓣碎洒在床上,为这房间内的暧~昧缠绵更舔一分绮色,江可蕊的身体之上已经点燃簇簇的火焰,让她不自禁地哀婉呻~吟,华子建也已经完全沉醉,身体里面的激~情正在缓缓释放,让他感觉到一种难言的舒爽,如入云端。
  华子建感到很满~足,也很惬意,搂着怀中的娇妻,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可以想,但华子建还是有一个问题没有想到,他已经快要进入一个绝对的权利人物的黑名单,这个人就是中~组部的黄副部长。
  黄副部长的电话是在一天后的一个早上打到北江市季副书记的办公室的,这个时候的季副书记正在和一个厅长谈着工作,但红色保密电话响起,当他看到那个正是自己等待的电话的时候,他嘴角露出了笑容。
  他一面用手按着电话,一面给这个厅长说:“我接一个重要的电话,你可以稍等一会。”

  这个厅长就很客气的站起来,说:“我在旁边办公室坐一下,一会过来。”
  季副书记温和的点点头,眼看着这个厅长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这才拿起了电话。
  “喂,我季涵兴啊,你是。。。。。奥,奥。呵呵,是黄副部长啊,黄老好,很久没见你了,身体还是那样硬朗吧,哈哈,那就好,好啊。”
  “涵兴啊,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可能会让你有点意外,因为我要批评你两句。”

  季副书记眼中闪过一种奇异的神情,很恭敬的说:“老领导啊,你很久都没有批评我了,有时候我都会回想到过去你在党校给我当老师的那段时光啊。”
  那面黄副部长就停顿了一下,似乎也想起了当年自己在党校做校长的那段时光,好一会才说:“涵兴,我本来也不想多说,但事情有点过了,你们北江的日报有人送给我了一份,我想听一下你的解释。”
  “北江日报??这是怎么了?还请黄老你明示一下。”季副书记莫名其妙的。
  “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黄老是什么意思?”季副书记很疑惑的说。
  “奥,那你看看昨天北江日报吧。”黄副部长淡淡的说。
  “你等等,我昨天有接待任务,还没来得及看呢,我让秘书找一份。”显然,季副书记是有点紧张的样子。
  “嗯,那就不必了,总之,这上面写的有些过了,我也知道,我那儿子确实也不争气,但用上流氓,地痞,京城大少这样的字眼恐怕也不和谐吧?”黄副部长口气淡漠的说。

  季副书记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连连的“哦”了两声说:“怎么上面有贤侄和我家犬子在新屏市那场纠纷的报道?”
  “你知道这件事情,你家小子也在场吗?”
  季副书记叹口气说:“不仅他在场,还陪着你家儿子挨了一顿打,脸上身上都是伤。”
  那面黄副部长又沉默了一会说:“我刚才也问过我家小子了,事情大概我了解了一点,但他没有说你儿子也在,所以我现在就很奇怪了,这样的事情有两个问题,其一,那个老板为什么这样嚣张,敢随便打人,谁给他的胆量,听说后来连警方去了也把他没有办法?”
  “这个。。。。”季副书记语塞。
  黄副部长继续说:“其二,这件事情为什么不妥善处理,还闹得满城风雨的,在一个,华子建凭什么动手打人,他是**的领导,还是土匪。”
  “这个。。。。。”
  黄副部长就有点不耐烦了,说:“涵兴,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对我还有什么难言之瘾吗?”
  季副书记忙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的说:“老领导,我哪敢对你虚来晃去,只是这其中。。。。唉,我就明说吧,这个打人的老板是新屏市华市长的发小,在新屏市,有华市长罩着,事情也就不会要处理了。”
  “一个小小的市长,值得你们如此软弱?”黄副部长很有点不解的问。

  “也不是完全这样,老领导啊,这个华市长职务不高,但在北江还是很有人欣赏的,所以我也为难。”
  能让一个副书记为难,那可想而知这个市长的后台有多强硬了,黄副部长迟疑着问:“是王还是李啊。”
  “都有一点吧。”季副书记很含糊的说。
  黄副部长犹豫了,对这样的封疆大吏,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并不是说中~组部就可以任意的升降一个掌控实权的省级领导,所以他就必须谨慎起来,但他也并不是惧怕这些人,只是要采取一些适当的方式,在思考了好一会之后,他说:“那就暂时先这样吧,给这两个臭小子一点教训也好。”
  季副书记眉头一皱,看来这个黄副部长想打退堂鼓了,这可不行,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是准备了一个巨大的盛宴的,怎么可以还没动筷子,客人就离开呢?

  所以他看似漫不经心的说:“是啊,是啊,这样也好,我今天也给我家天裕办了一个招呼,以后少到新屏市去乱晃,那个打人的萧老板过去可是黑道人物,我们不值得和他计较?”
  这倒很有点出乎黄副部长的意料之外:“黑道人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