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7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冀良青显然没有实实在在的给季副书记介绍情况,这也难怪,因为他在很多解说的前提都是用了‘听说’,‘据说’,‘好像’,‘大概’之类的不确定词,这也似乎可以理解,因为他也是刚刚知道。
  不过在解说中,他刻意的把萧博瀚和华子建拉在了一起,也很愤愤不平的认为这其中不泛有华子建在背后指示的含义,好像华子建有意要难为一下季大公子一样,不过没想到最后黄副部长的儿子阴错阳差的成了一个替罪羊。

  季副书记听完了整个事情的汇报之后,他也感觉这里面是有很多不实之处的,但这无关紧要,他现在最为关心的是另外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季副书记的案头,刚刚送来了一套明天早上将要印发的北江日报预审版,在下面的一个新闻栏目中,就有一条题目为《京城大少闹新屏》的新闻。
  这里面绝口没提季副书记家季大公子的事情,几乎全部说的是黄公子,在其中隐隐约约的就暗指出了中组部黄副部长来,当然用词很含蓄,一般的人也许看不出来,但只要是圈内的人,还是能一眼就看出这个闹事的公子是谁家的衙内。
  所以说季副书记生气就生在这里,他也知道,北江省的新闻和媒体是肯定不会写上自己的,就算写上了也没有用处,省宣传部新闻处会毫不犹豫的给与封杀的,那些记者们才不会傻到那个程度,但写上远在天边的黄公子也不成,这会让中~组部的黄副部长心里不舒服的,所以这个气他就要撒在冀良青的头上。
  冀良青少不得就成了一次季副书记的出气筒,季副书记恨恨的批评了好一会冀良青,说的都有点口干舌燥了,才打住话头,气咻咻的说:“你在不想点办法树立一下你在新屏市的威望,我看真的很玄乎了。”
  冀良青是不能顶嘴的,但心里却很不以为然的想,你都没有办法对付这个华子建,你让我拿他什么办法啊,真是的,你以为华子建那么好对付,真好对付的话,你能容忍他到现在。

  季副书记见冀良青没有说话,以为他是很胆怯,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老冀啊,你不能在软弱下去了,这样会给你到来很多后遗症,有时候自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唉,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在好好的考虑一下,我还得给宣传部回个话,让他们把这个新闻删掉。”
  “删掉?为什么删掉?”冀良青在这个时候,很清楚的问了一句。
  季副书记没好气的说:“难道不删等着黄副部长怪罪啊?”
  冀良青一直都很平静的,刚才季副书记发泄了好长时间,但冀良青几乎都是把电话的听筒放在远一点的地方的,他只能大概的听到季副书记的一些咆哮而已,所以他并没有让那样的呵斥影响到自己的情绪,他很冷静的说:“黄副部长真要怪罪下来了,也未必就是坏事。”
  “你说什么。。。。。”季副书记刚要反驳,却很快的停住了,他迟疑了一下,鼻子中冷哼了一声,说:“什么逻辑?好了,今天的话你自己好好的想想,我也不想说的太深了。”
  “嗯,嗯,好的,我一定认真总结季书记今天的教诲。”冀良青依然谦虚。
  季副书记嘴里含糊的说了句什么,就挂断了电话,他轻轻的放下了听筒,又坐下来,认真的想来好一会,慢慢的舒展了皱起的眉头,在这一会的时间里,他已经把前前后后和将会出现的局面都在脑海中盘算了一遍,感觉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后,才拿起了电话,给新闻管理处的处长去了个电话。
  “我季啊,嗯,周处长,你送来的样稿我看了,至于那个新闻我个人感觉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言论自由嘛,只要和国家的法律法令不抵触,那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嗯,嗯,好的,就这样,挂了。”
  挂掉了电话,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真累,每天啊,怎么就有这么多的事情等着自己处理,所有的人都认为当领导很舒适,开开会,吃吃饭一天就混过去了,其实啊,谁能真正的理解和体会当领导的辛苦,哪句高处不甚寒的句子也不知道是谁总结的,可以想象,一定也是一个宦海中人,不然普通的人根本都无法体会到这个中滋味哦。。。。。。
  华子建呢?他是否也能体会到这个滋味呢?或许吧?
  此刻他正在回家的路上,坐在江可蕊的车里,他一直都在回味着刚才那旋律中的感觉,那许许多多辛酸、无奈或者是痛苦,一如快乐和幸福,往往会不知不觉中沉淀在记忆的深处,偶尔的触动,就会重新涌来,就像蔡琴所吟唱的那样。
  对华子建来说,痛苦和快乐中间恰到好处的隔着时光这层纱,没有绝望,也没有肝肠寸断,只有些许若有若无的惆怅;没有浮躁轻狂,也没有萎靡不振,只有一种连绵不断的成熟与坚韧;没有爱到极至,也没有恨得撕心裂肺,只有处世不惊的沉静与内敛。
  回到了家里,没想到老妈还没有睡觉,华子建就很奇怪的问:“这么晚了,老妈你怎么不休息啊,是不是小雨很闹?”
  “小雨好的很,到是你这个大雨有点太不注意了。”老妈很不高兴的说。
  华子建有点奇怪的看看老妈,江可蕊就笑着推华子建去洗澡,一面用轻飘而略带挑衅的目光看着华子建,华子建便知她又没干好事。巧言令色、蛊惑人心是江可蕊的强项,经常甩了自己兴风作浪,给老妈打小报告。
  果然,老妈出来就问:“听说你昨天一晚上都没睡觉,你还要不要你的身体,公家的事情固然重要,但你的身体不重要吗?”
  “没有啊,我昨晚上在办公室睡了的。这谁说的?”华子建照着江可蕊站处眼一横眉一竖。潜台词是:告诉你们,这个男人对老婆的脾气大的很。
  江可蕊也真会装,拽住老妈的衣袖往老妈身后躲,慌着求助,“妈。妈,你看子建的这个样子。。。。。”
  “你本事大了,不能说你了?”老妈对华子建的态度很不满,一面用手拍着江可蕊,安慰她,一面教育华子建,“这么大的人,怎么分不清好歹,还甩脸子给可蕊看。还不都是为你好。”

  “没有没有,昨天真的睡过了。”华子建还在狡辩。
  “说你,你得听啊……”老妈不分青红皂白,把华子建痛斥了一顿。
  华子建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只好坐在沙发上,听着老娘的数落,这个时候,江可蕊过来和华子建坐在一起,表示有难同当,同时表示好像华子建犯了错她也有责任,实则她却是对老娘的批评在煽风点火的附会:“就是,以后改正啊,听见妈妈说没?你可听话吧啊。”
  说着偷偷掐了华子建一把,华子建也不傻,手轻拍江可蕊后腰,暗表心迹,绝对服从。眼却望着老妈说:“听话听话。”

  不过嘴里是如此说,心中已经想好了,一会进了卧室绝不轻易的绕过这个丫头。
  想是这样想的,但华子建也未必做的到这点,他和江可蕊在一起,政治上没地位,经济上被剥削,人格上不独立,生活上没自由,思想上被压迫,**上更是受到惨无人道的摧残,而江可蕊将自己包装的很成功,在外面美名远播,成为亲朋好友圈中的知名品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