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5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却摆摆手,说:“先把这件事处理了再说。”倒不是梁健想对娄江源摆脸色,实在是被刘韬气得不轻。但,气话一句就够了,娄江源虽然在权利上比梁健低一点,但到底也是政府一把手,也有傲气。梁健也清楚,所以立即调整了心态,两人又交流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和到良和那边要走的流程和要做的事,一一敲定后,就各自散去,准备休息。
  第二天一早,刚起床的陈杰就接到了陵阳市市委秘书长的电话,打听梁健他们是否已经起床。两人你来我往了几句后,在硝烟弥漫前挂了电话,陈杰先给小五打了电话,然后收拾了一下,就去敲开了梁健的门。
  进门,就说:“张书记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梁健听了,怔了一下后笑到:“他倒是来得早。”
  陈杰撇了撇嘴接茬:“我看是,赶着我们马上走呢!”陈杰对陵阳市的领导班子,尤其是这张恒,心里怨念不少,主要起由还是因为陵阳不肯开闸放水的事情。
  梁健清楚,所以也不接他的话,只是吩咐他让他去看看娄江源起床了没有。
  等到梁健收拾好到楼下,张恒的车已经到了。看到梁健他们出来,他的车门就开了。张恒带着热情的笑容走出来,跨了两步过来与梁健和娄江源依次握手,一边开口解释:“市长同志有个会议,时间上安排不过来,我就代表下他了,梁书记娄市长应该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张书记能来送,我们就已经是受宠若惊了。”娄江源笑着接过话。梁健倒是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话不太像是娄江源会说出来的风格。心里疑惑只是一闪而逝,梁健还有些昨天留到今天的话要跟张恒说呢。
  梁健的车和娄江源的车先后开过来,陈杰和娄江源秘书去开门的时候,梁健对张恒说到:“谢谢张书记这次得盛情款待,那昨天说的事情就要拜托张书记了,务必要帮忙开口说句话,荆州能不能摆脱这些年一直以来的干旱问题,就指望您了。”
  论职位,梁健和张恒是一样的。但张恒资历和年纪在那,梁健称呼一声您,也不算什么。张恒明显比较享受梁健这种谦恭。而且,对于梁健昨天提出来得调水工程,他似乎已经确认过了,脸上深情显得比昨天郑重多了。梁健清楚,这张恒心里恐怕也在打这次调水工程的主意了,因为是娄江沿线城市,按照娄江历年的水量,就算是大旱也能支撑,所以考虑到庞大的投入问题,调水工程只纳入了那些境内水资源短缺,水源问题确实严重的城市。而娄江沿线城市都不包括在内,包括太和和陵阳。

  但是关于娄江历年流量的数据是基于陵阳水电站没建的前提下,或者再退一步。是基于陵阳水电站能按照当年开建之前所约定的那样预期开闸放水的话,调水工程确实可以不考虑娄江沿岸城市。但,问题就出在这陵阳水电站上。水电站建成至今只有第一年是按约定放水的,之后再未履行过,当初的约定,据说又是只是口头约定。如此一来陵阳这边对于违反约定更是肆无忌惮了。而,陵阳的这种做法,受影响最严重的就是与其接壤的太和市。太和市因为煤矿资源的开采过度,造成地下水源的破坏,导致水资源愈来愈缺乏,各种因素综合下,地面沙化也变得严重。这个时候,娄江的水就变得至关重要起来,可偏偏这个时候,娄江的水被陵阳砍断了。太和恨,却也没办法。陵阳水电站的开建是得到了省里的支持的。

  看出张恒心思后的梁健,心道,就怕你不动心思,只要你动了心,这事还就好办了。想着,就道:“我听说,目前调水工程纳入城市目录还没完全确定,如今要争取还是有机会的。张书记,荆州就难为你替他说句话了。”
  张恒正在出神,听到梁健的话,回过神就爽快应下:“你放心,既然梁书记开了口,我就算再为难也会帮忙。何况,也就只是句话而已,你放心,我回头就给省里打电话。”
  “好的。那就太感谢张书记了。”梁健说着,一把抓住张恒的手,显得激动无比,差点就感激涕零了。
  张恒笑得和蔼可亲,梁健笑得谦恭感动,娄江源站在旁边陪笑,笑得很辛苦。
  终于上了车,梁健揉了揉笑得有些僵硬的脸颊,忽然手机震动,一看,是娄江源的短信,他说:“网上有句话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佩服!”
  梁健又笑了起来,但这次明显是真心自然的笑,没想到娄江源这么一个严肃认真的人,也会开玩笑。
  梁健没回他短信,而是靠了下来,开始思考接下去的事情。张恒那边的种子已经埋下了,但要让它发芽,梁健还有好多事要做。比如,他得先让省里知道荆州也有这个意愿要求加入调水工程,并且这种意愿十分强烈。但,这件事不能梁健去做,他一个刚到的市委书记不适合出这个头。毕竟他现在的地位也很微妙,省里对他的态度也很是耐人寻味。所以,该在幕后还得在幕后。
  既然梁健不能做,那么谁做比较合适?娄江源?娄江源确实合适,但娄山的事情已经严重影响了省里对娄江源的看法,如果由他出面,只怕他自身的负面分会影响省里对这件事的。所以,娄江源也不是最合适选手。那么剩下来的选择并不多了。分管水利的副市长加上荆州市市长,应该就是最佳选择了。梁健想到此处,睁眼叫了一声前面的陈杰,问:“昨天让你联系的人联系了吗?”
  陈杰正用手机不知在和谁发短信,突然听到梁健的声音,竟是吓了一跳,手机都差点从手里掉了。梁健诧异地看着他,他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问梁健:“梁书记,刚才说了什么?”
  “我问,昨天让你联系的人都联系了吗?”梁健重复了一遍。
  陈杰忙说:“都联系好了。”
  “嗯。需要注意的地方都提醒了吗?”梁健又问。
  陈杰点头。

  梁健见状就说:“通知下他们,可以出发了。我想张恒应该也快出发了。”
  陈杰听后,立即点头,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刚才得失态,动作格外迅速。打完电话后,他转过头来,看了看梁健后,开口问:“梁书记,您为什么这么肯定张恒一定会去省里,他打个电话不是更方便吗?”
  梁健看了他一眼,问他:“你知道,调水工程对一个市委书记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陈杰眨了下眼睛回答:“机会,上升的机会。”
  梁健笑了,说:“既然你知道,难道还猜不出我为什么这么肯定吗?张恒年纪也差不多了,要是没什么突出政绩,接下去就该退居二线了。但,要是调水工程这事情成了,那再上一个台阶,也是很有可能的。”梁健说完,陈杰就说到:“我这脑子转的慢,一下子没转过来。”
  梁健看他一眼说:“你不是脑子转不过来,你是心不在焉。怎么了?有什么事?”
  梁健本不想问,但陈杰表现出来的那种心虚让梁健好奇起来。只是没想到,梁健这么一问,这陈杰竟支吾了好一会才回答:“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那个差点被自己爸爸卖掉的小女孩,您还记得吗?”
  日期:2016-02-2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