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0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有人知道的情况更加接近原版,不过他们的声音很快被淹没了,因为西北省确实很多年没有发生过台风入境这样的事情了  。要说包飞扬能够预见台风的发生,那也太夸张了,相比之下,还是前一个版本更加可信。
  还有人替包飞扬辩解,认为包飞扬能够晋升到这么重要的岗位上。和他说动了墨西哥唐家来西北省投资有关。唐家在西北省是一个传奇,特别是这两年,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最近这段时间,有关包飞扬拉到唐家投资的消息也传播得比较厉害。不过质疑的声音也比较大,隐隐有另外一个说法,认为有关唐家投资的事情,都是包飞扬一个人说的,到目前为止,唐家还没有跟省里有任何联系,也没有任何的书面文件,真实情况让人生疑。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质疑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和能改办有关的几个部分。更是直接向省里提出了抗议。

  在能改办成立以前,能源方面的管理分别属于煤炭工业厅、石油化学工业厅和电力厅等部门分管。能改办成立以后,势必要从这三个部门当中收取一部分权力,原来属于这几个部门的行业规划、体制改革和新项目审批权等,能改办也要从中分一杯羹。
  在一次经济工作会议上。石油化学工业厅厅长吴旗锐在发言的时候说道:“现在中央和省里面都提倡干部的年轻化和专业化,不过我认为这种变化也不能够矫枉过正,我们有的年轻干部确实年轻,可是严重缺乏必要的工作经验,这是要犯错误的;学历可能很高,但是此专业未必彼专业,还要专业对口才可以。否则,专业化又何从谈起呢?”
  这一次经济工作会议是由计委召集的,与会的包括计委、体改委、经贸委、外经贸委、招商厅、工业厅、交通厅,以及煤炭工业厅、石油化学工业厅、电力厅等省属职能机构的主要负责人。
  吴旗锐的发言明显偏离了这次会议的主题,大家都在想他针对的是什么,省电力厅厅长海文耀紧跟着说道:“是啊。听说体改委成立了一个能源体制改革办公室,任命了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负责这个办公室的全面工作,我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不是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习了,他才工作几年?一年还是两年?是不是说以后我和老吴他们就要听这个年轻人指挥了呢?”
  与会的体改委主任霍洞阳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吴旗锐和海文耀居然会在这样一次会议上公开发飙。虽然他也看不惯包飞扬。可是让龙林桂的人事任命在这种场合遭到质疑,他也必须站出来辩解。
  “海厅长,你误会了。有关能源体制改革办公室的人事任命是龙书记亲自作出的,能改办的主任是我们体改办综合处处长何昱,他今年三十五岁,年富力强,工作经验也很丰富……”
  “好了,老霍啊,你知道我说的是谁,何昱是没有问题,不过他是综合处处长,兼任能改办是怎么回事,我们大家都清楚,到时候主持工作的肯定是那个叫包飞扬的小年轻吧,我倒是想知道,这个比我儿子还要小两岁,毛还没有长全的奶娃子凭什么指挥我跟老吴他们?”海文耀言辞犀利地说道。电力厅在体制上受到电力部的管辖更多,地方上影响有限,而海文耀就是从电力部下来的,据说和当今内阁首相有些关系,在西北省官场上向来直言无讳,非常犀利。

  霍洞阳打了个哈哈道:“海厅长,就算是我们体改委,也不敢指挥您和吴厅长啊,能改办和我们体改委一样,主要是协调规划,谈不上指挥。”
  “老霍啊,你就别跟我们玩弄文字游戏了,体改委的重要性谁不知道,我们今天在座的这些人,可都是跟着你们的指挥棒做事的啊,万一那个包飞扬整出一份瞎胡闹的文件出来,你说我们这些大他一截的人是不是要按照他的指挥做事?”得到海文耀的声援,吴旗锐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
  计委主任李骏陶看到话题越扯越远,连忙站出来打圆场:“好了,能改办的事情,等你们能源系统下次开会的时候再讨论了,我们今天开的经济工作会议,你们没有别的话说,就让其他同志发言……”
  海文耀很不客气地打断了李骏陶的话:“李主任,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你刚才还说能源保障是经济发展的基础,那咱们谈经济工作,能够脱离能源工作吗?到时候那个包飞扬瞎指挥一通,我们能源系统乱了,不能保障供应,到时候影响经济工作,你说这是谁的责任?”
  海文耀这个大炮筒子将李骏陶弄得很尴尬,心里也有点火气:“好了,老海你不要到处开炮,体改委的人事任命我们都没有办法干涉,如果到时候能改办真的做出了不合适的决策,我想龙书记和体改委的霍主任也会把关的,你们也可以向体改委、向省委省政府反应嘛,现在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在这里争论又有什么用?”
  海文耀再嚣张,也不敢直接质疑龙林桂,他大咧咧地说道:“呵呵,这话可是李主任你说的,反正我今天将话撂在这里,如果那个包飞扬瞎指挥、乱折腾,别怪我到时候不给霍主任你面子。”

  霍洞阳脸色阴沉得能够滴出水来,心想海文耀你厉害,有本事跟龙书记叫板去,在我面前嚣张算个什么事情?他索性板着脸一言不发,也犯不着为了包飞扬跟这些后台很硬的京派官员发生冲突。
  看到霍洞阳没有反应,吴旗锐等人也纷纷说道:“海厅长说得对,组织上将工作交给我们,是对我们的信任,我们要对组织和人民负责,绝对不能接受一个小家伙的瞎指挥。”
  省委小会议室,气氛有些凝重,今天讨论的几个议题,因为主要领导之间存在异议,导致两项议题最后都没有达成共识。
  省委书记涂延安的脸色有些不好,原来跟他搭档的洪必成和万元昌离开以后,他已经基本上掌控了常委会,像今天这种情况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生了。
  不过省长田刚强、副书记龙林桂都是性格刚强之人,而且极有主见,今天常委会上这两个主题,一个遭到田刚强的反对,而另外一个龙林桂有异议,而他们在这两个议题上的意见保持一致,这就使得即便是投票表决,涂延安也没有把握掌握多数,只能暂且搁置,另外再寻找机会说服他们。
  “好了,既然大家有不同的意见,说明这两个议题考虑得还不够成熟,那就暂时放一放,大家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问题要在会上提出来讨论的?”涂延安笑了笑,到了省常委这个层面上,大家都不会因为一两次争议产生隔阂,相互之间都有自己的立场和坚持。
  省委组织部长齐利国看了看涂延安的脸色,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我这里有点小事,最近省里有些部门反应,随着中央要求干部任用年轻化、知识化和专业化,有些部门的个别人事任用出现了唯年轻化,知识化变成了唯学历化,专业化又不注意专业对口,这种现象给他们的工作带来很大的干扰和困扰,他们的意见很大。”
  涂延安有些意外地看了齐利国一眼,齐利国在常委会上的态度非常明确,对涂延安的支持可谓不遗余力,可是他刚刚提出的这个问题之前却没有跟他通过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