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1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不应该把他扯进来的。”黄欣黛摇了摇头,想到这句话容易让武云产生误会,便又加了一句,“弄不好,这对他就是灭顶之灾,你怎么跟你小姑交待?”
  “现在说这些没意义了,他来都来了,要怎么就怎么吧。”武云平静地说,“交待不交待,于我无差别。睡吧,别乱想了。”
  黄欣黛点点头,她也明白,以张文定的性子,明天肯定会在场的,他和武云之间的关系,令他不可能让武云一个人去面对所有困难,不管他能不能帮得上忙,他都会尽他最大的力量。
  事情到了这一步,交待不交待,对于武云来讲,确实已经无差别了。
  张文定和武云之间,不仅仅是朋友,更是同承一脉。
  武云和黄欣黛婚礼并不是在她们的婚房里举办的,而是在一间常去的酒吧。

  她们纵然再希望光明正大,但也不愿意被众人异样的目光围观,她们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也需要别人的理解和祝福。那间酒吧里,有许多理解她们的人,或者说跟她们一样的人。
  婚礼当然是要在晚上举行的,酒吧里为这个婚礼也是做了精心的准备。
  酒吧老板亲自指挥,对这个晚上特别看重。虽说以前也有人在酒吧举行过婚礼,但都没有像武云这么大气,以前那些婚礼最多只能算是圈子内的小聚会类型,武云和黄欣黛这一次,除了圈子内的,还邀请了圈子外的朋友,并且,还有一个传统的婚礼仪式。
  这对于酒吧在圈子内提升影响力是很重要的,酒吧老板当然乐见其成,更何况,武云出手又相当大方,举办个婚礼的钱比她平时的营业收入高了两倍。
  名利双收的好事,当然得重视一下了。
  张文定来到酒吧的时候,才下午三点,平时这种时候,这里都是铁将军把门的,但今天倒是相当热闹,欢声笑语不断,一派喜气洋洋的情景,武云和黄欣黛也早早地到了这儿。
  对于武云把婚礼的地点订在酒吧而不是在一个清净的地方,张文定是没办法理解的。

  明知道家里反对,还搞得这么大张旗鼓,这也不说了,你想让你们圈子里的朋友见证你的爱情,完全可以把朋友们都约过去嘛,非得在酒吧里弄,这不是让家里更难堪么?
  在体制内呆久了,张文定看问题的角度也有了一定的习惯,能够在不激发矛盾的情况下把事情办妥,那就尽量不要激发矛盾。很多事情,原本可以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往往就因为摆到了台面上,影响了面子,最终闹得不可收拾。
  争一时之气,逞匹夫之勇,非智者所为啊。
  不过,话说回来,武云跟张文定虽然学的是同一门武道,但张文定从小有道家的思想打底子,身在官场又对中庸之道颇有体会,所以他跟武云的武道风格是不同的。
  武云以女儿之身,走的却是刚猛的路子,这是她的性格决定了的,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她处理问题的时候要是跟张文定一样的话,那她也就不是她了。

  “来了?随便坐。”武云淡淡地看着张文定,微笑着道,“今天人比较多,我要去招呼他们,现在没什么事,呆会儿可能就有热闹了,你要有个准备。”
  “不会在举行仪式的时候就人冲进来喊停吧?”张文定脑子里就冒出了各种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桥段,忍不住想笑。
  “不会,六点的仪式,他们恐怕四点半就会过来了。”武云摇摇头道,“他们只是要给我们一个教训,并不是要闹个大笑话给所有人看。”
  只要动了手,就是闹笑话啊。张文定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对武云这个逻辑相当不理解。
  不过他也没反驳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有点犹豫要不要给武玲打个电话说明一下这里的情况。或许,武玲应该也知道了是什么情况吧,只是不知道他也在这儿而已。
  张文定找了个地方呆着,目光扫视着这里的人们,两个男人相拥,或是两个女人亲嘴,都是再平常不过了,倒是一男一女这样的组合比较少见,只找到了三对,而且,这三对在这里总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他算是明白了那句话,幸福是不一样的。
  正如武云所料的那般,四点二十的时候,酒吧里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浑身的气势跟平常人大不一样,张文定和他们目光一接触,直接就感觉到皮肤一紧。
  这三个人应该都是高手!张文定心里才闪过这个念头,就见那三人往黄欣黛的方向走去,他也站起身,往那边而去。
  这时候的武云去了里间,只有黄欣黛一个人在和来客们交谈,她并未注意到有人朝着她走过来。
  这人来人往的,黄欣黛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注意着门口,往往是等人进来之后,她再慢慢招呼。而且,她也不像武云和张文定那种武道高手,没有那么强烈的直觉,所以,没注意到有人过来倒也正常。
  张文定对武云承诺过,今天要帮她守护黄欣黛,所以,不管武云这时候在不在场,他都会出现在黄欣黛身边,以便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
  张文定起身往前走的时候,那三人中的一个男人似有所觉,转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张文定也不急,只是不急不缓地往前走着,刚好和那三人一起来到黄欣黛面前。虽说他觉得那三人不可能马上向黄欣黛出手,但这世上的事很多都不能绝对化,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这时候,黄欣黛自然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至于她的司机兼保镖,却是没有带过来——那是她家里给她找来的人,她虽然用得顺手,可考虑到今天家里也许会来人,所以她早早地就放了保镖的假。

  “欣儿,二叔找你。”一个男人眼神复杂地看着黄欣黛,淡淡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黄欣黛看了他几秒,才挤出个笑脸来,道:“三哥,您是来喝酒的吗?请坐。”
  那男人摇摇头,没有坐,很温和地说:“回去吧,别让二叔久等。”
  黄欣黛摇摇头道:“三哥,您今天来,是要对我动手吗?”
  那男人并未否认,看着黄欣黛道:“是我主动要求过来的,我怕他们来,不知轻重。走吧。”
  “走到哪儿去?”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传来,武云的身影出现了,她脸上带着笑,走到黄欣黛身边,对着那男人伸出了手,道:“黄三哥,欢迎,欢迎。今天您能到场祝福我们,小妹很感动呀!”
  黄三哥眼睛一眯,顿了顿,还是伸出了手,跟武云握在一起,却没有开口说话。张文定看出来了,不是他不想开口,而是两个人的手一相握,武云手上直接就动了劲,让黄三哥不得不憋着一口气相抗,若是贸然开口说话,就会给武云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这种握手式的较量不像招呼要害那么有性命之忧,却是最容易丢面子,所以,为了面子,哪怕是自己比对方可能还要厉害些,都得先暂时憋住这一口气。
  二人握手,表面都云淡风轻,并没有出现什么面红耳赤脖子上青筋鼓动的情形,也没有出现手臂止不住地颤抖的画面,甚至连握手的时间都不长,才不过短短五秒就松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