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6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龙哥”受人之托,派手下人请楚天齐赴约。为了解除同行众人可能面临的灾难,楚天齐毅然随对方接应之人前往。经过两次换车,楚天齐被带到了一个地下通道。在经过地下通道时,楚天齐先是经过两场打斗,到了一个大厅,然后又被带到一个类似“烟囱”的地方,进行了第三场打斗。
  在危急时刻,楚天齐使出了绝招。在一旁观点的“龙哥”,据招式判断,阻止了双方打斗。就在众人退去,“龙哥”准备换地方解说详情的时候,忽然有人打冷枪。所幸“龙哥”发现了凶手,推了楚天齐一把,楚天齐因此躲过一劫。但“龙哥”右腿却被一颗子丨弹丨擦出血槽,楚天齐赶忙给对方紧急处理,还用到父亲给自己的止血药粉。最终,楚天齐把剩下的药粉也送给了对方。
  通过“龙哥”解释,楚天齐知道了对方称呼自己“师叔”的原因,但对“龙哥”说到另一个救他父亲左昆的人,楚天齐却不太明白。楚天齐曾经带着怀疑,向父亲讲过这个事,父亲没有正面回答,但楚天齐已认定那个救左昆的人应该就是自己的父亲——楚玉良。

  “师叔,你怎么这么盯着我看?”“龙哥”笑着说,“是不是我的出现,让你吃惊了?”
  楚天齐也是一笑:“有什么好吃惊的?不过确实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你。”
  “是吧,我也是。”说着,“龙哥”倒了一杯酒放到楚天齐面前。
  楚天齐摆摆手:“我不喝酒,开着车呢,一会儿还得回去。”
  “是吗?”“龙哥”停顿一下,又说,“少喝两三杯,没事。这里又不是省城,没有那么多丨警丨察查酒驾。我可听说了,县乡领导可是经常酒后驾车的,也没人管。再说了,从这到县城也才二十公里左右,路上也没有山坡沟坎的,没事。要不就住这儿,这儿也有客房。”
  “那……那就少喝点。”楚天齐没有再推辞,接受了对方的建议。
  喝酒人都是这样,只要坐到酒桌上以后,根本经不住劝。楚天齐虽然很有毅力,但也同样有这个毛病。当然了,正如“龙哥”所说,县乡干部都是这样,在楚天齐头脑中,酒后驾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龙哥”端起酒杯:“师叔,今天能在半路之上不期而遇,也是咱爷俩的缘份,我先敬师叔一杯。”

  “好。”楚天齐举起酒杯,“‘龙哥’,咱俩一起喝。”
  “师叔,您可别这么称呼,就叫我‘小龙’吧。”“龙哥”酒杯端到楚天齐酒杯,又说了一声“干”,一饮而尽。
  楚天齐也喝了杯中酒,把酒杯放到桌上,夹起盘中炒菜,放到嘴里吃着。
  “龙哥”边给楚天齐倒酒,边说:“师叔,听说您在县里开发区当主任,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司机呢?”
  “我啊?”楚天齐当然不会说牛正国找自己的事,便说道,“随便转转,本来没想走这么远,谁知就走到这儿了。哎,你怎么知道我在开发区?”
  “师叔,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在玉赤县可是很有名的,我这儿也有熟人,当然知道了。”“龙哥”一笑,“师叔可能觉得奇怪吧,奇怪我怎么会了解你们官场上的事。其实,我也是生意人,有好多生意。期货、运输我都做,还投资文化,只不过这些公司我都不是法人,人们不知道而已。关于您的消息,我倒没有刻意了解,但还是知道一点大概。”
  听到对方介绍,再联想上次的所见所闻,楚天齐脑海中闪过三个字:黑社会。
  “龙哥”接着说:“在年轻的时候,瞎混过几年,后来岁数增长了一些,才开始做生意。不过,我这么多年做事,都有底线。另外,我现在更想要踏实的生活,出来也很少,即使出来也不愿意遇到熟人,所以才会戴个帽子,遮一遮脸。”说到这,他话题一转,“不说这个了,师叔,我敬你。”
  酒杯相碰,二人一饮而尽。
  两人边说、边吃,喝酒的速度不快。在聊天中,楚天齐才知道“龙哥”是准备去**市办事,正好从这儿经过,中途停下来吃顿饭。酒喝的并不快,但时间过的却不慢,已经过去将近两个小时了。
  说是少喝个两三杯,但楚天齐不知不觉已经喝了七、八个,怎么也有个三、四两吧。觉得不能再喝了,楚天齐看了看手表,推辞道:“快九点了,就到此为止吧,我要回去,你也要赶路。”

  “好吧,那就再喝最后三杯,怎么样?”“龙哥”征求着意见,“要不我喝三个,师叔随意。”
  “那既然这样,咱俩都喝三个。”楚天齐心里话:师叔怎么能随意呢?
  “笃笃”敲门声响起,老板娘走了进来。她进门就对着楚天齐说:“门口那辆‘现代’车是您的吗?”
  “是,怎么啦?”楚天齐反问。
  老板娘赶忙说:“外边雪下的挺大,要不要把车开到后院去,后院有车棚。”
  “是吗?”楚天齐很惊讶,然后转向“龙哥”,“既然是这样,那咱们现在就结束吧,改日再喝,怎么样?”
  “好,听师……听您的。”“龙哥”接受了建议,嘱咐道,“回县里慢点,下雪路滑。”
  老板娘正准备出去,听到“龙哥”的话,却转回了头,对着楚天齐说:“你要回玉赤县城?”

  “嗯,怎么啦?”楚天齐边穿外套衣服,边问。
  “我听别人说,回县城路上发生车祸,撞了好多车,现在都封路了。”老板娘说,“车都返回来了,好几个司机都在前边吃饭呢。”
  “呀,这么巧?我去看看。”说着,楚天齐向外走去。
  穿戴整齐的“龙哥”也跟了出来。
  出了屋子,来到院里,才发现雪确实下的很大,看样子是由雨加雪转成中雪的。
  经过小门,楚天齐到了一开始吃饭的门面房处。屋子里,六张桌子全坐满了人,吵吵闹闹的很是喧嚣。但可以听得出,人们几乎都在谈论一个话题,就是刚才老板娘说过的“车祸”的事。

  穿过门面房,来到外面。“现代”车上已经覆盖了一层积雪,积雪下面还有一层薄冰。楚天齐从车上取出擦车工具,掸着上面的冰、雪。
  “龙哥”来到近前:“师叔,下雪天,留客天,天留人也留。”
  楚天齐一笑:“是呀,想走也走不了了。”
  把汽车从侧门开到饭馆后院,登记上客房后,二人再次喝了起来。
  没有了“要赶路”的牵绊,楚天齐放开酒量,喝了很多,很多。直到几乎找不到北的时候,才在“龙哥”搀扶下,回到了客房。

  “龙哥”出去后,楚天齐带着仅有的一丝清醒下地,踉踉跄跄走到门口,插上了插销。然后,趔趔趄趄的返回床边,扑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日期:2016-12-11 09: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