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如果真被以这种方式停职了,自己就会成为一介布衣,那自己的这些宏图壮志、自己的隐秘心思,就都会发生变数,就都会充满波折,甚至最终化为泡影。
  楚天齐不禁想到:那么牛正国会不会真的请县委停自己的职呢?县委会不会同意并通过停自己职的动议呢?
  楚天齐自己给出了答案:很可能,但可能性不大。不过只要有可能,那也许就会变成现实的,也许就会由偶然变成必然。好多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就拿牛正国这次的表现来说,楚天齐就感觉到对方似乎少了一些中立,多了一些偏倚,少了一些理性,多了一些武断。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公正的对待这件事情,也或者真如对方所说还有重要证据没拿出来呢。
  “咕噜噜”,腹中一阵鸣响,楚天齐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他慢慢坐起来,这才发现外面的光线已经很暗,即将天黑了。他扭回头,把座椅调回原位置,然后辨别了一下方向,准备发动汽车。此时,肚中再次一阵蠕动,发出抗议的声响,同时身上也感受到了一丝酸*软。一句俗语脱口而出:“人是铁饭是钢呀!”

  早上就没吃早点,上午被牛正国找,中午哪还能吃的进去?到现在已经是一天了,焉能不饿?腹中空空,满脑子想的已经不是停职的事,解决饥饿才是当务之急。楚天齐向车外看去,不远处的点点灯光告诉他,这里是一个乡镇。
  是乡镇肯定有饭馆,这样想着,楚天齐发动汽车,奔亮光处而去。
  果然,没开出多远,就看到了饭馆门头上亮着的牌匾。前面饭馆有好几家,他选了一家门前相对开阔的饭馆,把汽车车开了过去,停在空地上。
  看到有客人上门,一个像是老板娘的女人迎了上来,热情的对已经下车的楚天齐说:“先生,里边请。”
  楚天齐点点头,走了进去。屋子不大,只摆了六、七张桌子,其中两张桌子已经有人吃上了。
  在得知只是一人就餐后,老板娘让楚天齐坐到了一个靠窗的小桌。小桌不大,但一个人坐,足矣,而且楚天齐吃完还要急着赶路,便没有费话,坐了下来。
  翻了翻菜单,楚天齐要了一份炖排骨,又要了两碗米饭,还有一份凉菜——拍黄瓜。
  等着饭菜的当口,楚天齐看向窗外。在各家商铺微弱灯光映照下,可以看到有行人和各种车辆不时经过,这其中有货车、有轿车,还有马车、自行车。看着地方不大,车辆倒不少,这让楚天齐有些纳闷。一辆货车缓缓通过,大灯照射下,路旁水泥路标上的三个字回答了楚天齐的疑问:三岔口。这是一个可通往**市、沃原市、玉赤县的地方。
  “饭菜来了。”老板娘的一声提醒,让楚天齐收回了目光。
  小桌上,炖排骨、拍黄瓜、米饭都摆了上来,还另有一盘免费咸菜丝、一壸免费茶水。刚才楚天齐在点菜的时候,是按照解馋、管饱、快上的特点选的。排骨都是现成的,一热就行,黄瓜一拍,放上油、盐、葱既得,米饭也在电饭锅里,吃几碗盛几碗。果然速度不慢,前后也就两、三分钟。
  楚天齐倒上热水,少抿了两口,对着排骨发起进攻。

  正低头啃着骨头,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就是一个沙哑嗓子的声音:“老板娘有包间吗?”
  老板娘忙不迭的说:“有,有,几位?”
  “十二位。”沙哑嗓子回答的很简洁。
  “有,里边请。”老板娘热情的说道。

  楚天齐放下啃完的一块骨头,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不经意的向说话方向看去。他看到,这伙人都很健壮,正跟随着老板娘向后走去,。
  就在楚天齐准备收回目光的时候,前面一个男人忽然扭回头,正看向楚天齐方向。两人目光一对,楚天齐觉得这个人那么眼熟,似乎在哪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男子帽沿压的很低,冲锋衣的领子还竖着,只露出了很小的一块脸。
  男子一下子怔在那里,几秒钟后,对着身旁随他一起停下的众人道:“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龙……老板,好的。”沙哑嗓子回答完毕,带着众人随老板娘从一个小门出去,去了后面。

  看到身边人都走了,男子径直向楚天齐走去。
  来到近前,不等楚天齐说话,男子已抢先说道:“师叔,又见面了。”
  听到对方如此称呼,楚天齐认定了自己的判断。
  男子声音不高:“师叔,既然碰上了,要不要一起喝杯酒?”然后话题一转,“如果您还有其它事,就改日再坐。”
  对方的邀请多少有些特别,没有那种应有的热情,但楚天齐却明白,对方是在尊重自己的选择。刚才让随从离开,现在说话声音较低,而且还给自己找出了选择的借口,对方这都是在给自己“方便”。
  既然对方这么替自己考虑,自己要真是找理由离去的话,无论对方能不能瞧得起,楚天齐自己就不能瞧得起这种做法。他说了声“好”,站了起来。
  在老板娘引领下,楚天齐和这名男子穿过一个小门,到了后院。看着前面门面不大,后院地方倒不小,一共两排房子,而且每排房子的东西跨度要超出门面房很多。
  在男子要求下,老板娘专门给找了一个屋,这屋就只有楚天齐和这名男子。这个房间不大,和男子随从所在屋子隔着好几间房,一个在最东边,一个在最西边。男子说要到那屋去一下,马上就回来。楚天齐点点头,男子出去了。
  屋子虽然在门面房后面,看位置采光也一般,但屋子里并不阴冷,而且多少还有一点热。楚天齐脱掉外罩,挂到衣架上,顺便摸了摸暖气,暖气热着。据此判断,这家买卖不错,否则饭馆主人不会这么多间屋子都通着暖气。
  房间就是那种普通的民居,白墙白顶棚,地上是淡咖色带花纹地砖,顶棚上装着一个造型简单的顶灯。就餐圆桌不大,圆桌上铺着台布、薄塑料布,围着圆桌放了四把椅子。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不由得想:他来干什么?他究竟是做什么的?上次见面,虽然两人单独一起待了有一个多小时,但对方并没说具体是干什么的,楚天齐也没问。当时楚天齐一是急欲离开,二是据当时的情形,给对方职业下了判断。

  屋门响动,老板娘带着一个年经女孩进来了,两人都端着托盘。把托盘里的菜品、酒水放到桌上,两人退了出去。
  男子推门走了进来,冲着楚天齐一笑,摘下帽子、脱下衣服,挂到了旁边衣架上,挨着楚天齐坐了下来。
  此时,男子露出了本来面目,圆脸,中等身材,穿着长袖T恤、休闲长裤。正是楚天齐带人在省城考察培训基地时,有过接触的“龙哥”左玉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