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发现了101小队的宿营地,根据判断,他们极有可能直接前往第七任务点,我部正在赶往第七任务点。请求派出机降分队,在第七任务点进行设伏!”薛猛请示道。
  陈韬问:“你有多大把握?”
  “八成!”薛猛果断地回答,随即补上一句:“今天是第二天,组长,他们坚持不了七天,我保证!”
  沉思片刻,陈韬说道:“你要豁出去。薛猛,我提醒你,整个野外生存训练已经面目全非,已近演变成了特大和101小队的实质对抗。”
  “我明白,我会对我的决定负责!”薛猛斩钉截铁地回答。

  陈韬笑了笑,沉声说:“我同意你的行动,同时,我会在投入两个连的兵力加入围剿,如果你失败的话。”
  “明白!”
  陈韬的意图很明显,薛猛理解得非常透彻。实际上他率领的这支合二为一的追击分队已经代表了整个特大,他要寻求决战,一战定乾坤,挽回特大的脸面,狠狠地出一口气。
  如果他失败了,陈韬投入两个连的兵力开始,就不再是他和李牧之间的较量了,而是升级成了陈韬和李牧之间的较量。
  薛猛是打死也不会相信李牧能够带着101小队走到那一步的。
  走在薛猛前面的上士抱怨说道:“排长,我觉得咱们的计划做得实在是太粗糙了,让那些菜鸟钻了空子。”
  薛猛扯了扯嘴角,说,“他们手无寸铁连块手表都没有,你还想怎么样?”
  上士不再说话,事实如此,本身就是一场天上地下的交手,并且一方完全处于信息不对称状态。
  平心而论,就算是把他们放在这种战场环境中生存,也不见得能扛过七天。
  已经太过分了,就不要再过分了,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无法预估。薛猛心里这么想,李牧心里也这么想。

  隐隐的李牧是感觉到了快到爆发的临界点,从他找到了林雨之后,他就感觉到了。也许是因为费了太大的劲才把小队成员聚集起来,因此心中怒、恨。
  一个晚上基本没怎么睡,除了担心追击部队会突然而至之外,气温是最大的敌人。要知道,李牧等人身上只有轻薄的老式迷彩服,而缴获卜美玉的猎人迷彩服也显然不够用。不得已,大家不得不拿出雨衣来用作御寒,但雨衣除了能挡风之外,保暖性能实在是差的很。
  五个人轮流担任岗哨警戒,平均下来每一个人的睡觉时间不足三小时。经过了一天的折腾,体力上的消耗非常严重,但最要命的还是精神上的压力。
  相比之下,早些出发大家都觉得稳妥,因为运动起来总比停留在一处来得安全一些。
  有了指北针和地图,就不再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了,目标方向明确,走起路来都有劲一些。
  照样是赵一云在前面开路,杜晓帆第二位,随即是李牧,石磊走在倒数第二位,林雨断后。这样的顺序是五班的战斗纵队行进排位,杜晓帆替代的,是耿帅的位置。
  “林雨,你说耿帅那小子要是知道咱们在特大这边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会不会羡慕得流口水?”石磊是没法不说话的,不让他说话比杀了他还难受。好在他懂得控制声量,不然李牧一定会现场搓出一根麻绳来然后用军刀在他的上下嘴唇打几个孔接着用麻绳给他封起来。
  林雨说:“听说他带新兵了。带新兵也挺好。”

  提到这件事情,石磊就不甘心的叹气了,怨气十足,“唉,要没有这狗屁的集训,我也带新兵去了。新兵连的时候我就发过誓,等我当老兵了,我一定用当年班长搞我的办法狠狠地搞新兵。谁知道特么的当了老兵却给弄去参加什么单兵火箭发射器集训,训了一个星期回来,得,没我啥事了。这下一拐挂了起来,带新兵跑不了了吧,得,又来个什么实验性特训,当小白鼠来了。”
  林雨不搭话了,他不敢搭话,他要是搭话,石磊会变本加厉一直往下说,像只苍蝇似的。
  猛地,前面的赵一云站住了步子,打出了停止前进的手势,众人反应非常快,马上蹲下,目光警惕地扫视着前方以及左右两翼。
  李牧猫着腰踩着碎步越过杜晓帆来到赵一云身边,赵一云指着前面,沉声说:“这个地方应该有一颗孤立的大树,是标识物。”

  地图是军事测绘部门绘制的,101小队手里的是大比例地区纸质地图,详细到什么程度?
  上了年头位置特别的树木都会被标注成标志物,也就是所谓的地标物,看见它就能知道自己在地图上的那个位置。
  如果没有了标志物,就算有地图在手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方位。
  一路上赵一云就是靠着分辨标志物走过来的,但此时走了挺长时间,到了应该出现标志物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李牧拿出地图,地图自然是在他这个指挥员身上。飞快地找到上一个标志物,随即就确认了赵一云的判断——赵一云完全是靠着记忆力把方向和标志物记下的。

  “没错,这棵大树应该在咱们面前。”李牧冷静地说道,“走错路了。”
  赵一云皱眉摇头,“不应该,方向没错。”说着他指了指手里的指北针。
  观察了周围一圈,李牧抬起头看透过树丛之间很大的缝隙看向天空。太阳已经爬起来,阳光终于是撒了下来,驱走了整整一夜的阴沉,有了些生机的现象。起码在下午之前都会是一个好天气。
  然而好天气却是让李牧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那说明特大的陆航分队又可以出来活动了,那些嗡嗡叫的苍蝇是绝对令人心情郁闷的,当它们不属于己方的时候。
  “四处找找,地图不会出错。”李牧低声下令,随即转身,向后面发出了散开搜索标志物的指令。

  兵们顿时散开去,以停留的位置为中心,展开搜索。
  以前在特大挑人的时候,李牧听一些老兵讲过,特大很贱,搞野外生存或者类似的考核的时候,会发一些专门制作出来的错漏百出的地图,给参考成员添加困难。
  但是,李牧仔细看过手里的那份地图,已经很残破了,经常折叠的痕迹都裂开了一道道口子,并且绘制单位和时间也没有问题。单单是从这份残破劲儿,李牧就能断定地图不会有问题——作假做不了这样的出来。
  站在那里思索着,李牧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去看绘制时间:19XX年。于是就失望了,时间跨度不是很长,根据地图上的标记可以判断,应该出现的这棵大树肯定至少有三十年的历史了。像这样的大树,是非常难以消失的。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被砍了或者自然倒塌了,起码也有一个痕迹。然而李牧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痕迹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的,也绝对不会很快地消失个无影无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