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1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天荡同志跟我讲,要听听我的教诲,这个话,我不敢当呀。”张文定开口就又来了一句吸引人的,不等台下有反应,他便又面带微笑地继续说道,“在座的各位都是建设方面的专家,在你们面前,在工程建设这个方面,我最多只能算是你们的学生,啊,说不定连给你们当学生的水平都达不到。我今天过来,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这是实话,不是笑话,你们不要笑。”
  话一落音,台下原本在微笑的人就都笑出了声。
  原本觉得先前张文定在作秀的人们之中,也有一部分稍稍改变一下了观念,觉得张市长还是挺可爱的,至少这个说话方式,就比大多数领导活泼许多,这种自谦的话,不管是真是假,总比那些不懂装懂自以为是总喜欢外行指挥内行的家伙要让人舒心。
  台下的笑声持续时间还不如先前那混合的骚动声长,张文定便又开口了:“你们这一笑,我就明白了,我这个确实是真话,你们也把我这个真话当真了。住建局有你们这样一群认真的人,何愁工作干不起来?安青有你们这样一群认真的人,是组织上和广大安青人民的福气啊!我在这儿要提个请求,我请求你们要以更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也请求你们对我这个工程建设的门外汉,要多提意见、多讲真话,要敢提意见、敢讲真话。”

  说着,他扭头看向陈天荡,一本正经道:“天荡啊,我对住建局、对同志们很有信心,你们有这个信心没有?”
  陈天荡虽然在住建局的存在感不是很强,可存在感再不强,毕竟还是名正言顺的二把手,他脑袋上能够戴着这顶帽子,用脚后跟想也想得到,上面肯定是有靠山的。
  张文定当众这么一问,那声天荡叫得亲切无比,简直就是把陈天荡架在火上烤了。说得再难听一点,这是要陈天荡在大庭广众之下递投名状改换门庭呢。
  陈天荡别无选择,他有靠山不假,但靠山也仅仅只是把他提到现在的位置,再往上,他的靠山就无能为力了。
  要不然的话,他今天也不至于一开始就对张文定那么讨好,甚至不惜冒大风险搞出另类的风格了。
  现在张文定给了他这个机会,他觉得自己如果不把握住,那实在在对不起组织和人民,也是对自己的政治智慧的侮辱。
  人,总是很现实的。
  只在心里稍稍对自己以前的靠山欠疚了一下,陈天荡就作出了明智的选择,大声表态道:“有张市长的英明领导,我有信心,很有信心,干什么都有信心!我也相信,住建局的同志们也很有信心!”

  陈天荡到底还是有点怕局里的同志们不给面子,所以不敢大声地问一声“同志们有没有信心?”这样的话,怕同志们回应不激烈惹得张文定不开心。
  所以,他这个话虽然说得铿锵有力,却也正好显示了他的无能为力。
  张文定对陈天荡的表现有点遗憾,却也没有办法,他来之前就仔细研究过,住建局这边的局面,用最大的速度收服陈天荡,是目前最合适最有效的处理方式了。
  安青市纪委并没有对外表明已将高建设双规,但谁都明白,高建设这时候肯定是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待问题。至于交待问题过后会不会由涉嫌违纪发展为涉嫌违法,进而移送司法机关,这个对于旁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建设这一去,政治前途已经没有了,局长的宝座如情人的目光,分外迷人。
  张文定不能肯定高建设最终的结局,可他知道,如果想以双开的代价避免牢狱之灾,那都要高建设使出吃奶的力气找对了人才有可能。

  建设同志本人是没办法找人了,这就只能看他以前看人的眼光准不准,以及他的家人会不会操作了。
  住建局结束高建设时代已成定局。
  张文定身为分管建设口的副市长,要说不想在这个位置上安插自己人,那是假话。可是,他也知道,这么重要的一个位置,别说自己这个分管的副市长没资格惦记,就是管帽子的组织部长恐怕都不会乱动心思——那是一正两副三位书记大人用来安插心腹招兵买马的本钱所在!
  住建局的新局长,十有**不会从住建局内部产生,而是从外面调一个正科过来。

  住建局在高建设的经营下,副职们没一个能够冒头,这些人,恐怕是入不了几位书记的法眼的。但不管住建局的副职们能力怎么样,他们毕竟在住建局干了多年,高建设这座大山一去,总能给他们一定的空间去发挥。
  这其中,陈天荡这个名正言顺的二把手毫无疑问就成了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趁着住建局的新局长还没敲定之前,张文定抓紧时机收服一个有影响力的人,不说完全打开局面吧,起码也可以争个先机。
  当然了,选定陈天荡,并不仅仅只是看中他住建局二把手的身份,也是因为住建局班子中的其他成员太差劲了的缘故,而今天一见面陈天荡先就表示了向组织靠拢的意愿,他也就顺水推舟了。
  不过,该敲打的得敲打,该强硬的得强硬,所以,张文定直接就在会上来了这么一手。你陈天荡要效忠,那就得有个端正的效忠态度。
  “天荡,你的话,同志们可都听着呢。”张文定笑着来了一句,又相当淡然地说了一通在市委市政府的英明决策和正确指导下怎么怎么的之类的话,便开始对住建局取得的成绩表示了肯定,对同志们为了安青的建设付出青春表达了感谢,对同志们的工作热情寄予厚望,对同志们的工作方式提出要求,对同志们的工作态度感到欣慰。
  老生常谈的要求了几点,强调了几条之后,张文定又说了几句鼓舞人心的话,让他们觉得市里对高建设的问题只是就事论事,不会搞扩大化之后,就云淡风轻地结束了他的重要指示。
  毕竟市里并没有对外公开说高建设有问题,他这时候也是不方便明说什么的。

  其实,他今天来这一趟,讲话的时候妙趣横生,就算不说鼓舞人心的话,住建局大部分人也都心安了——他能来,这本身就在表明一种态度。
  这种安抚性质的会时间不能太短,却也不会太长。
  散会后,张文定又听取了住建局班子成员的工作汇报,这时候,明显就看得出来陈天荡和先前不一样了,而另几个局班子成员也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在外人看来,张文定和陈天荡应该是早就勾搭上了,却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二人今天才试着勾搭呢。
  正事干完,张文定留在住建局吃了顿饭,说是在住建局,其实跑了老远,在住建局的定点酒楼里吃的。
  桌上推杯换盏,气氛还是比较热烈的,只不过,由于张文定只跟陈天荡喝了一杯,别人敬的酒,他都是如蜻蜓点水般轻沾了一下唇就放下,倒也让那些家伙们有所收敛,不敢放开了喝。
  第二天还没到上班的时候,陈天荡就出现在了市政府,他早早地在张文定办公室门口等着,不仅仅是想表现出对张文定的尊重,同时也向别人表明,我现在是张市长的人了!
  张文定没有把陈天荡当成心腹培养的意思,却还是很亲切的和陈天荡聊了二十多分钟,让陈天荡激情澎湃,自以为很得张市长的看重。
  陈天荡从张文定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规划局局长麦得福正好进来,二人相视一眼,微笑着轻声问好,用力握手。

  陈天荡约今天晚上一起喝两杯,麦得福看了里面一眼,笑着点头答应了。松开手错身而过的时候,麦得福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一下,这个陈天荡,以后在张市长面前会不会比自己还受宠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