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1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比如说,他刚来安青的时候,收拾一个民政局都搞得硝烟四起,现在收服规划局,几乎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高度。
  这就是工作方式上的进步,这就是政治上的成熟。
  现在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个事情,并不是他的错,只能说是机缘巧合。
  当然了,这也有他对麦得福的胆量估计得不准确的因素在里面——他是真没想到麦得福会有直接放出这种大杀招的胆量,在他的认识中,麦得福应该是那种有胆量但却不敢把胆量完全付诸行动的人。
  啧,这些基层的干部做事,就是只知道蛮干,血淋淋也太不讲究了。
  只是,他对麦得福的手法再不认同,在这种时候,也不能打击麦得福的积极性,甚至在恰当的时候,还得支持一下。

  仔细一想,就算市委把住建局换个比高建设还强势的局长,相信在短时间内,威信肯定也不能达到高建设那样的程度,再加上才出了事情,住建局在人心惶惶的情况下,他张文定想要往住建局伸手,也比先前容易许多。
  这么一想,他也就不是特别郁闷了,只是建设口总是弄出一些事情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他这个分管领导多少也是要担一些责任的。
  别人分管的口子都平平静静的,就他分管的口子不时闹出些大动静,这是想干什么呢?
  他本想打个电话给麦得福,可又一想,这个事情还是再等等,看看高建设是怎么应对的,也要看看麦得福还有没有什么后手。
  他正想到这儿的时候,手机上收到了一条微信,是白珊珊发过来的,很直白:工作忙得没时间打电话了。
  这个信息有点突然。
  张文定第一反应就是给她打个电话过去,可手指一动又停下了,白珊珊这话有点怪啊,这不是她说话的风格啊!

  要打电话,她打过来不行吗?
  工作忙起来,打电话可能还有时间和心情,但发微信,绝对是很烦人的事情。再说了,他和她之间的电话,真的没有隔太久。
  那么,白珊珊突然发这么一个短信过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得认真对待。随江第一秘的短信,要不认真对待,那就是对自己政治生命的不负责。
  尽管白珊珊以前是张文定的下属,而且给木槿花当秘书也是他推荐的,但他并未因此而摆什么老资格,不说位置摆得特别正吧,却也是有着足够的重视。

  在他跟白珊珊亦师亦友,而白珊珊又对他有点小感情的状态下,他这个重视的态度,就足以让白珊珊很开心了。
  这一认真对待,张文定瞬间就明白白珊珊的意思了,毕竟二人之间的默契还是相当大的。
  他明白,恐怕安青又一次在网上出名的事情,被人给捅到随江市领导的耳朵里了,并且木书记已经知道了。白珊珊发这个信息过来,是给他一个提醒了,提醒他赶紧向木老板汇报一下,免得汇报得迟了搞得太被动。
  一想通这个,他抬手就给麦得福打了个电话:“得福同志,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干工作千万不能马虎,要三思而后行。”
  这话听着有点疏远和批评的味道,麦得福听出来了,但并没有太大的担心,因为他同时也听出来了张市长话里更深层次的意思,张市长这是在问他有没有万全的准备呢,问他能不能一下子把高建设置于死地呢。同时,这个批评中,也有一些关怀的味道嘛。

  “谢谢领导关心。”麦得福用诚惶诚恐的语气回应了一下,然后马上表态道,“请您放心,我这边的工作,一定会考虑万全,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保证绝对不出任何纰漏……您有空吗?我现在过来向您汇报一下。”
  “老麦啊,来就不用来了,啊,认真把工作做好,要对得起来组织的培养和人民的信任。”张文定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又拨打木槿花的电话。
  电话接通,张文定很恭敬地叫了一声老板,里面就传来木槿花冷冷地声音,就一个字:“嗯!”
  张文定道:“您现在有空吗?我有个情况想向您汇报一下。”
  木槿花的声音还是那么冷:“讲!”

  同样是一个字,同样是一样冷,可这个“讲”比上一个“嗯”却多了一丝丝感情的味道在里面。
  张文定并没有先从白珊珊那儿了解具体的情况,不清楚木槿花的不满到底在什么地方,但心里也有个大概。
  所以,他就先做了个检讨,然后用最短的语言把高建设在网上出名了的事情汇报了一下,最后请木书记指示。
  这种情形下,虽然是在电话中,木槿花却也不可能对他指示什么,就算是事情闹到了非要她这个书记大人下指示的程度,她也是对随江市纪委和安青市委作出指示。
  不作指示,批评是少不了的。
  木槿花哼了一声,话说得还算比较柔和:“还真不消停。”

  跟这些人相比,更多的人则是在和身边人讨论着,张市长人不错很实在之类的赞誉之语。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眼中可能还会闪过一道羡慕的光芒,但转瞬即逝。
  两方意见不会在这个时候针锋相对唇枪舌剑地干起来,可使得原本安静的会议室变得不安静,那是一点都不费力气的,也是必然的。
  这种情况,开会开得多了的同志们都是深有体会的。
  身体的扭动、坐椅的移动、加上人们嘴唇的颤动,合成了开会时常见的声响,这声响如同苍蝇群在屎堆边盘旋飞舞所弄出来的动静。从这个方面来看,把人多嘴杂和众口难调这两个词用在这儿,不说多贴切吧,倒也还颇有几分别致的意境。
  张文定对台下这个反应是有心理准备的,也是比较满意的。

  台下人的对他这个突然的举动能够作出这种正常的反应,说明并没有因为高建设被纪委请去喝茶这个事情吓破了胆,还是有着积极向上追求进步的心理需求的。
  这也从侧面反应了,高建设虽然在住建局威望奇高,把个住建局经营得如铁桶江山,可并没有收拢多少人心。
  还有很大的可能,许多人在高建设吃肉的时候,连口汤都没喝着。
  如果大多数人都担心着纪检监察部门请喝茶,甚至是担心着喝茶之后被移送检察机关,这时候基本上是没心思乱说话的,最多也只是保持着平静的表情装深沉了。
  这个猜测,让张文定比较轻松,看来安抚工作做起来应该不会太困难。他只让台下的骚动持续了几秒钟,坐下后并没有咳嗽一声显示来存在,而是紧闭着嘴,平静地望着台下,只望着一点,没有四下扫视,他这个表情和眼神只保持了两秒钟,台下的骚动顿时停止了,回到了他开口之前的安静状态。

  这个效果又让他心情好了不少,看来,自己虽然是第一次来住建局,但威信恐怕是早就传了过来,要不然哪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哥没来过住建局,住建局却流传着哥的传说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