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1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世上有许多事情,看似是不可能发生的,却偏偏就那么发生了。在发生了之后,不管是当事人,或是旁人,在分析这个事情的时候,总能找出许多不合理的地方,是怎么都不应该发生的,然而再不合理,发生的事情却已经是无法改变的。
  有时候,现实真的比想象还要离奇,离奇到让人瞠目结舌。
  比如现在的张文定,他望着苗玉珊,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没有喝酒理智尚在的情况下和她办了事!
  这太挑战他的神经了。
  他和苗玉珊一起的时候,一直小心又小心,可怎么就把这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呢?
  他相当难以理解,如今的他,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了,不像当初刚跟师父学那功夫的时候总是把握不住。按道理来讲,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的啊!
  苗玉珊看着张文定的眼睛,有气无力地说:“放心吧,我不会要你负责的。”
  这话听着比“我会对你负责的”似乎要顺耳一点,也是许多男人喜欢听到的,但张文定不一样,他听到这个话有点烦,不咸不淡地说:“我去洗一下。”

  苗玉珊对于他所表现出来的冷淡毫不在意,身子软软地坐起来,颇为优雅地起身,对着张文定妩媚一笑,轻声道:“稍微等一下,我给你放水。”
  就这么一句话,搞得张文定再大的脾气也发不出来了。
  女人的柔情,是最强的武器。
  他嘴角扯了扯,也不知道脸上有没有浮现出来一点点笑意,有心说一句“谢谢”,到底还是没说,只是闭着眼睛点点头,连从鼻子里嗯一声的意思都欠奉。

  洗完澡之后,张文定很快洗干净了身子,默默地穿好衣服,在沙发旁站了两秒,对着苗玉珊,平静地说:“我走了。”
  “嗯。”苗玉珊温柔地望着他,点点头应了一声,没有抱着他搞吻别,也没有为他去开门。
  出门之后,张文定迎着风,不再纠结这事儿了。
  反正都发生了,了不起就是个生活作风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的重中之重,是要把工作搞起来,一个大男人,没精神、也没那个时间去为了这破事儿而不停地苦恼。
  多大的风浪没经历过?遇事做事而已!
  一夜无话,第二天,安青市却出了个大新闻,市住建局一名职工实名举报市住建局局长高建设受贿、包痒情人、以权谋私。举报人用的是手机打电话向安青市纪委举报的,并且,还向随江市纪委以及省纪委都实名举报了。

  在这个网络时代,那举报人还很紧跟时代的把举报内容搞了个网络公开,一夜之间,迅速传开。这个迅速传开,跟一般的官员桃色新闻还有所区别,因为举报人举报了高建设不仅仅包痒了漂亮女人,还有好几个男情人!
  这男男之间基情四射的传言,议论起来当然比男女之间那点人们早已耳熟能详司空见惯的事情有味道得多。
  这个劲爆的话题在微博和论坛上被炒得相当火爆,高建设一下就变成名人了。
  写日记的男官员不稀罕,可养男情人的男官员却不多见,好不容易冒出了这么一个话题,不管是真是假,许多人都要先尽情地表达一下自己对这个事情的各种感觉。
  人多嘴杂众口难调,各种评论之间擦出不少更过过分的火花,谩骂与讥讽共舞,口水同鼻涕齐飞。高建设以一种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到极致的生动形象在众多网友的脑海中翩翩起舞,众人拿自己和他一对比,顿时就觉得遍体生出一股难耐的寂寞空虚冷,更多的则是对他的羡慕嫉妒恨。
  这些情绪不仅仅只是存在于网络中,就连安青市各部门的干部职工,听到或者看到了网上的消息后,都在私底下议论纷纷,言语中不乏各种幸灾乐祸。
  有些人在幸灾乐祸之余,又想到了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把高建设搞下去取而代之的机会。
  而暂时还没有资格盯住这个位置的人呢,却也可以找上郑举说一说情况——谁都知道规划局完全地投入了张市长的怀抱,可住建局却没什么动静,这个时候,不趁机和郑举套一下近乎,那也太笨了。
  郑举把这些情况一总结,第一时间就给张文定作了汇报。
  听到这个汇报,张文定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个麦得福,干事情还真是不择手段,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但效果却是实打实的好。实名举报这种事情,只要后面有人在推波助澜,影响想小也小不了啊。

  这基层的干部,作风还真是野蛮。
  张文定暗自评价了一句,却又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时候,这种野蛮的作风确实是最有效果的。而且,这种野蛮的作风,多少还跟他有一定的关系——自从江湖传言他张文定实名举报搞下了一个正处级的住建局长、搞走了一个副厅级的组织部长之后,随江各区县都觉得这一招才是真正的大杀招,完全可以以小搏大越级挑战了。
  甚至张文定都想得到,外面肯定还传言,这种招数,就是他张文定指示让麦得福搞的,只不过,郑举听到了不敢告诉他而已。
  张文定觉得,这个事情,恐怕将要失去控制了。

  他想对高建设动刀子,只是想砍得高建设伤筋动骨,以便于他彻底掌控住建局,但现在这么一搞,就相当于一刀直接捅在了高建设的要害,事情大条了,那不是他想要的理想结果。
  如果高建设因为这个事情被搞下了,市委肯定会换一个新的住建局长,甚至这个住建局长的人选都不会征求一下他这个分管领导的意见——这种实权部门的一把手,姚雷肯定不会客气。
  以姚雷现在对市委的掌控力来说,只要不是大规模的人事变动,姜慈发出声音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能够守住政府这一亩三分地,姜慈就挺满意了,甚至这一亩三分地都不好守——常务副市长可是姚书记的贴心人呐。

  现在安青的这种格局,姜慈肯定是不满意的,但也只能无奈地接受。
  高配了随江市委常委的姚雷,真的比上一任安青县委书记难对付多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真不是说着玩的。
  人最大的无奈就在于许多事情不受控制,人最大的动力就在于对别人的控制。权力,就是一种最常见最明显的控制方式,或者说渠道更贴切一点。
  一个官员,如果对事物或者是下面人的控制出了问题,往往也就意味着他手上的权力可能也出了点问题,至少,在别人看来,他的权力应该会发生了一些变化。
  最起码,极有可能马上会发生一些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往往是向着坏的方向去变化。

  这是一个相当不好的信号。
  张文定坐在办公室,忍不住有点怀疑自己的能力了。
  难道真的不适合下区县?同样的级别,在区县政府干副职和在市里行局干副职,这差别真的太大了。为什么处理起问题来,总是困难重重呢?
  进了常委班子,又分管了建设口,今时的地位和权柄跟往日大不一样,可这个工作难度,仿佛更大了。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不管工作如何难,总得干,而且也比以前干得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